1

屈原生存之现状(旧作一篇应景端午)

五月 27th, 2014 / / categories: 品弹 /

(那些日子都久远了,日历也泛黄了,好在文字还在,闲来翻读下,似见旧日光阴。)

我是屈原,在人们的欢呼声中,我驾着一片云彩,重新来到人间探亲。我已经死过很多遍了,就是在去年,我还跳过楼。我对一些事儿已彻底绝望了,不愿再涉足人世,但我也实在看透了这人世,不愿再谈一些琐碎。只是近日有两位自称姓石的和姓苏的一男一女来采访我,说是《观世》杂志的特派记者,和我聊的非常投机,蛮开心,便情不自禁给他们讲了几个人生片段,谁知他们很是认真,做了整理,让我看了看,比较满意,便将其稍做改动,让《观世》杂志自由处理这篇稿子吧。这稿子主要讲述我在当世的生存现状,算是新时代的《离骚》,抒发了胸中久排不去的一些郁闷,有些地方还给一些痴迷人提了醒,以防重蹈我人生的覆辙。

当时我在现世复活,很是兴奋了几天。在那烂漫的青春岁月,我结识了无数令我心动的女子,她们不是嫌我缺乏阳刚之气,就是说我大脑中想的东西都很空,既不大路又不爱谈钱,须知钱才是美女们最喜欢的。加之我从来多愁善感,牢骚不断,又爱孤芳自赏,知己基本没有。婵娟是我惟一的情人,可碍于世俗,她迟迟没和我结婚,直到我死。我的政治生涯实在可笑。一路走下坡路,古代的时候,我开始是左徒,可以议论国政,发布号令。后来降职,官小到了三 闾大夫,只管着一些宗族事务,是个虚职。后来不但把官做没了,甚至还失去了自由,连平民百姓也不如了。现世我当过几天老师,搞过几天文化宣传,时间都不 长,领导就说我不会跟形式,赶时髦,借故让我种田去了。我写过几本书,想发表出来,可出版社还要我自己掏钱,我连房子都买不起,看病也看不起,父母也赡养 不起,自费出书,这可能吗?可见时运背到家了,有谁会愿意把终生托付给我这样的人呢?我的《离骚》早已没人来读。一些人只对这题目感兴趣,偶而还会笑上两声。我其实就是个风流不起来的乞丐。我痛悔过去的不知足和多嘴多舌,每当回忆起当年那段豪华的的宫廷生活,我特别留恋。那时至少还是个官,还有权,比现在的县长、局长都牛气。

人们年年在五月初五用粽子纪念我,可我没吃过粽子,我痛恨世人的虚伪。而且,市场上好多鲜绿的外表好模样,包的全是变质米!

因为凡事都过于追求完美,并且清高,以前郑袖背后攻击我,我却不会反攻,只好坐以待毙。我深恨自己,他能吃透我合纵的心思并破坏之,我怎么不会玩弄一些手 腕?思路不开,不能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在政治这条道上走,老是在楚怀王一棵树上下功夫,不吊死也得吊死。后来的百日维新已证明过了。这方面我是该向韩非 子等人学习。

因为苦闷,我也会像有的人一样,想过堕落,放纵,实际上也在利欲与理想之间苦苦挣扎过,只是嘴上不愿承认。现在承认,是因为我解脱了,无所顾及了,反正被人耻笑了这么多年,再被笑话一回也无所谓。

因为不满现世生活的困境,面对人世的不公平,本想再次跳江自杀,无奈始终找不到一片深一些的能淹死人的净水,最后还是选择跳楼吧,有民警苦苦相劝,我笑他们,他们怎知我这一去,是另寻出路去了,我还会复活的。我的自杀方式可能还会被世人沿续下去,但不再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