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4

这天空这么大

三月 27th, 2009 / 标签: / categories: 飞鸟语 /

这天空这么大
鸟儿却在屋里飞
这世界这么大
我们挤着走多累
昨天天气还好
晴朗朗一片
今天的天色灰
阴凄凄一片
管它天气好与坏
我心怎能受支配
这天空这么大
鸟儿还在屋里飞
这世界这么大
我们却总是突然相遇
你打扮得再好
可不是我的
我再怎样的好
也不是你的
管他谁是谁的
该咋的就咋的
这春天这么多
为何总在公园里转
这幸福这么多
为何总是盯住眼前
放开手,向前进
走也一生,跑也一生

0

偶得

三月 23rd, 2009 / 标签: / categories: 个人日记 /

早上一动弹,能顶一整天。中午一个盹,赛似活神仙。

0

三月 我放飞了那只风筝

三月 4th, 2009 / 标签: , , / categories: 别人的 /

1、
我放飞了那只风筝
漂泊挤满曾经的梦想
风 悬挂着思念
又在放牧着一些歌声
湛蓝中吟唱着割断的忧伤
那首歌在三月的窗前回荡
云隐藏了你的踪迹
我掬着枝头的翠绿
拒绝寒冷 试图读懂遥远的星光
飞吧 枝头的喜鹊穿着三月的衣裳
笑成了风筝的模样
羽翼下的绝唱
叠成嘶哑的诗行
梅还没有绽放
沿着思绪的小路
日记写满二月的彷徨
我的沉重
在蓝色的天空褪了铠甲
你读着飞翔
是否还会回味泥土中的草香
2、
或者你已经走过我的目光
飞吧 不管朝向太阳
还是随着风去流浪
雾锁住了灵魂的苍白
三月的雨淋湿你飞翔的翅膀
不知道那里有没有故乡
月色里你会不会迷失方向
飞吧 依旧不变的
是窗前那一丝灯光

0

项羽与刘邦再战于垓下

三月 2nd, 2009 / 标签: , , , / categories: 虎啸林 /

公元2007年,项羽与刘邦再战于垓下。项羽军三十万,刘邦军十万,两军对垒,十分激烈。项羽吸取以前不重视人才之教训,将范增、韩信、陈平等重要干将吸引在侧,加以重用,使得刘邦情势极为交迫。刘邦尚有萧何、张良等献计献策,且战地背依三山,均有间隙,守战逃皆宜。对峙已久,项羽始焦躁,欲一决战而后快。
此时有刘邦派郦食其前来说和:“不如两分江山?”项羽不应,郦食其回报,刘邦便附其耳边轻言几句,郦会意,翌日便奉绫罗绸缎、珍财异宝若干,复说项羽:“愿俯首称臣。”羽面有喜色,范增劝之:“必有诈。”不听。韩信复劝:“必当备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听,自言:“刘邦投我,必出无奈,勿复虑。”
复过二日,使者报刘邦率众投奔,候于五里开外之野。项羽大喜,令速迎。不时,项刘再会,相对而立,话语投机,接着一人跪拜于另一人足下,另一人捋须长笑。西风飒飒,军旗飘扬。项羽收编刘邦军伍。项羽封刘邦为相,并无兵权。如此过数日,项羽豪情满怀,与众将士对饮,以示庆贺。范增屡示眼色,令其戒备,项羽以为无虑。韩信知项羽旧性难改,终不可靠,便时有显露依附刘邦之势。忽然听得刘邦一声吼叫,把个项羽惊得快要晕倒。
你道刘邦吼了句什么,原是――项羽呀项羽!汝命当绝!拔剑而出。项羽渐平定,一阵大笑:“汝技平平,竟如此不自量力!”“哼哼,”刘邦狞笑出声:“世事难料。”说罢振臂一挥,从屋内窜出几个剽悍人物,上来便与项羽一场恶战。忽听得外边杀声震天。项羽果然厉害,力拔山兮气盖世,冲出重围,至一荒野,悲从中来。道是为何,原来刘邦颇有城府,先前早已暖热众将士之心,虽然无兵,但凡一声令下,人心皆是兵!且时时不忘拉拢可用之才,俾项羽之短暴于世人,谓之不可托。
项羽兵败如山倒,初有自刎之念,恐贻人笑柄,于是率零星之众,竭力突围,从刘邦前所驻扎之山间冲出,思改日光复江东,以报血恨。孰知刘邦竟在此窝藏着一支旧部,足足有五万人马,由周勃统领。项羽气急败坏,想:实有十五万军,谎称十万,用意竟在此!不由长叹:天要亡我!奈何奈何可奈何!
<div>

1

我为什么不说文怀沙不好?

三月 2nd, 2009 / 标签: , , , / categories: 品弹 /

我为什么不说文怀沙不好?
“人生就是住宾馆。你以为那个房子是属于你的。‘长恨此生非我有’这个身体也不是我的,我能住旅馆就很好了。”
“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两件事,一个叫生离,一个叫死别,这些年来,生离死别这种经验太多了,但是我还没有失去敏感,我还是同样的,我不止爱过一次,爱过一个女人,那是真的。我不是像梁山伯与祝英台,从一而终的,但是我每次爱都爱得很真诚,我觉得我没有用一个唱版跟两个女人唱过,但是变化有变化的,这个事情可谓知者道,难与俗人言也,也有很多牵涉到别人的隐私,合理未必合情,合情未必合理,在那个大年代里面,有很多道貌岸然的君子,我看到他们阴暗的一面,有很多人分明生活中有很多变化,他内心也有一片真诚的土地,这种事情讲不清。” “我说老实话,我开过小差的,我不是一个很忠实的丈夫,我有这一面,我看到美好的事物我会喜欢,我喜欢年轻的,年轻也有喜欢我的,但是我要替年轻人考虑,我说你要跟我的话,日子不多了,将来你太伤心了,你应该有个更好的前途,同时我对我的老伴不是爱不爱的问题,是个责任的问题,我应该为我的责任感放弃可能得到的某些幸福,我不能为我自己个人一些愿望,而抛弃了责任感。”
“烦躁,愤怒和忧伤都是催人衰老的暗器。人生下来早晚要死掉,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生命过得更正一点,更清一点,更和一点呢?人生就像一场盛大的宴会,每个人都是受邀的客人。我们走的时候也应该像参加宴会回家一样,吃饱了很舒服地回去。”
以上是百岁高龄的文怀沙坐客电视节目时的即兴发言。
破晓凌风去,莺儿许共飞。一丝悬碧落,日暮未言归。《咏纸鸢》 滴滴更丝丝,江楼听雨声。一灯红豆小,此夕最相思。《听 雨》 以上是文怀沙的两首小诗。
我好像是在北京卫视上见到这位老人的。当时感觉这个老人了不得,那么大的年纪,犹然风流倜傥,出口成章,真是人间少有。这是个访谈节目,我是一看到底的,看完了感觉这个老人不但有才,而且思想观念很超前,古典,脱俗,又能同步当今这个时代,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可没有几个月,北京的传记作家李辉竟然用笔炮轰文老,后边又有人跟着炮轰,这些文章我没详细看,我对文坛上的这些事见得多了,懒得看。我也不愿弄清谁是谁非,我现在只认定一个理,只要你这个文化人的思想观念很新,而且触及到我的心灵,而且我自认为差你很远很远,我就服你,就敬佩你,就向你学习。我才不操那么多闲心研究你是什么来头呢。历史上许多广为传颂的文人们,他们的品德就真的那么好吗?许多被说成是不好的人,真的就不好么?
还有的人说文老没有著作,借此发难,我想说,现在的人真是俗不可耐,要说一个人的水平,通过言谈举止明摆着不就看出来了,非要用作品说话,我看文老就是他说的那样,述而不作的多,述的就比一些假文人忸怩作态的文章就好。再说,我上网一查,文老是有著作的。 文怀沙是幸运的,有那样的博学,最终被社会认可和崇拜,在他的晚年,又能将自己的光亮投射到人间来,真是一件幸事。我们可从中感觉到人文光芒的烛照以及人生悠远的思考。这些文化氛围不是装出来的,是一辈子熏出来的,修出来的,不像那些明星们那般的低俗造作。可是偏有人说他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红起来的时候人们不说他不好?那是因为他现在身上有了各种“光环”,耀眼了,有人想利用他扬名了,发财了!还有的人嫉妒他,他是大师,我为什么不是大师?
我为什么不说文怀沙不好?一,我没见过他,我是年青人,他是老人,我们隔了许多,我不了解他,我只有学习他,我没有权利说他的不好;二,他是老人,我是年青人,我胡乱地鲁莽地对一个老人讲坏话,是大不敬,相信历史会作出正确的判断的。三,我不爱研究某个人的年龄和历史,那没多大意思。四,即使文怀沙老人是他们说的那样,可又能掩盖了文老的才艺了吗?人活到那样高的年龄,想不犯错都是不可能的。五,我们姑且不论各种大师级的光环套在他身上是否合适,那些是别人强加给他的,他并没有要.我从这位老人身上我们看到的只是潇洒,只是文化! 其实更多的文怀沙没有被这个社会发现,我们应该去发现他们,看到他们的异彩。文学就是文学,不允许有任何的分心,至于一个人的历史和人品研究,不应该是文学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