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银亚梦余》:夜猫也疯狂

六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余 /

木头原注:木头不知从哪听过一首诗,这样写:
我们都是纸老虎,你拿枪来我来棒,打死一个算一个,打伤一个倒一个,打不死,乐而乐。
我们都是夜猫子,你拿笔来我铺纸,边画边写累不累。累垮一个算一个,晕倒一个躺一个,晕不死,乐而乐。
在银亚医院,就出产这样一批人,第一类,就是稚气未脱亲善好动面对了电脑骂个不停说个不停的,第二类颠倒阴阳专伺夜里干坏事的人,第三类就是白日里做白日梦还不够晚上却要睁着眼做梦的。这三类人当中若不细细分,其实不可明辨的,非大智大悟者不能也。
这些人当中,木头崔当属何类?木子李当属何类?无可细分,但依木头对木头崔的了解,他该更侧重于第三类人。
木头崔做梦多时,神智当不清醒,受了他人蛊惑,竟然胡说八道,儿女情长,更显女性了。按木子李说法,就是,木头崔,你都快成了婆婆嘴了!有一回,她这厮竟叫了他一声崔大妈,吓死人也!后来经木头崔与之理论,方说以后让她家孩子叫我崔婆婆,崔大妈!
初,银亚医院的这些夜猫们,并不甚猖狂,一般夜间顶多不出子时,而今可好,竟夜夜非得熬到鸡鸣狗吠方止。
有一回,亦是六月的一晚,银亚医院的一班狐朋狗友竟然在外边小聚,有傻笑的乱说的梦呓的唱曲的疯语的,有指手划脚张扬乱踢的,闹个没玩没了,一直到凌晨一点半了。还好,这银亚医院是开放式建院,这般疯人回去,院里是无甚阻碍的。真个不顾了身体,不管了一切!疯狂到底!而这些疯人当中的疯杰则是木子李!这木子李其实是人间绝妙,容貌是花间月色,心灵似空谷幽兰,只是这嘴上常也胡说八道,蛮不讲理。你道这晚她何时回的家?半路出逃,刘邦作为,猫杰勾当,不提她了!
此篇充分印证了风水邪说当中谈到的道理。银院医院——出的就是夜猫子,人疯了以后就变猫!喵喵叫!

木头原注:木头我从来没有服过谁,但当弟弟木头崔把这件事告诉我时,我信了。我真的信了。
我相信中华民族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这样一个民族不乏故事。有说不完道不尽的离奇,有抽不完理不尽的爱恨情愁……有雄才,有巾帼,有泣人泪下的英雄,有各种风味的女子,有熊才,还有狗才。有骂人的鬼才,有熬夜的奇才,有装蒜的英才……
但木头就不行,木头其实想说的是木子李,她绝对是国家一级演员,可惜她没想过去找北影签约演戏,北影架子大也没来找她。木头为了说明这件事,竟然扯到了中华民族,引题这么大,天都笑出声来了。你说木头不木头?简直是枯木槁颜了!
人们形容会装的人叫装蒜,据其来历虽然是有很正确的说法,我还是有点想不通。其实应该是装算。能装会算,也就算了。要说装蒜,男的还好说,现在的男装设计了不少口袋,还能装得下几颗蒜,想吃就吃,臭就臭吧,要不叫臭男人呢。但女的就不好说了。现在流行时髦,女孩们的衣服口袋不是没有,就是极浅,就是设计了也不装一些累赘东西,都是手提一个时尚的皮袋子的。纵然是口袋里装了蒜,人们见了,问:“你装蒜干嘛?”这女孩将有何话说?多么尴尬的事!
本来这木子李是一级演员的装蒜水准,该叫李大蒜,但她年纪正轻,学苑级别,当他叫我弟崔大蒜的时候,我弟认可了。我们总是想着秋后算账,为时不晚。我弟弟也不傻,他不叫他大蒜,他叫他小蒜。我看是对的。一个小蒜,包含了多少柔情!
追根到底。话说这木子李到底在哪里装蒜了?唉,这个吧,就不能多说,许多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时嘛,在一些微妙的东西上面,人人是很会装的。不然就不会有人说很多人都是戴面具的。恩,戴了面具吃蒜,不方便吧。我见识少,大人勿笑了。
为了同情大家听我罗嗦了这半天,木头千辛万苦把在西天记录的一些妙物重新找了来(本来是遗失的),算做佐证,也看得具体明白。
这记录的引头是我弟和木子李的一个离别。将离别,简单送个东西是吧。怪的是,送了东西却说没送,便蹊跷了。这让我弟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直到现在,他说起这件事来,一副惶惑无知的样子。

     我叫木头,我那兄弟叫木头人,她叫木子李,我们都姓木,我们很有缘。
木头人是我兄弟,这家伙坏的很,暂且不表,日后自见其品性。木子李我不得不说。想说的不行。她,长得是何模样?有诗为证:

    咪咪之笑绽喜猫可爱,纤纤之手弹文字芳音。短发精干不乏稚趣,苗条青春可见温柔。

    夸过之后必贬。她,除了心地善良,除了好模样,其余是大大的坏,是李大蒜也是李小蒜,是云也是花,是猴也是猫,是李药师也是免大夫,是二流妹也是李小倔……

    附:免大夫出处:木子李在银亚医院做咨询,有一次和新疆的一个妹子聊,那家伙可以对汉语掌握得不太精通,问木子李:你贵姓?木子李答:免贵姓李!对方随口就称免大夫。我在旁,见木子李哭笑不得。遂又得一绰号。
二流妹出处:有一回不知从哪说到木头人这家伙是二流子了,哦,可能是说木头人这家伙不肖,因为这个,所以娶不到媳妇。木子李听言,随口说到她是二流妹。她说她想做妹妹。这家伙也很不肖。她笑木头人顽劣,一直想让他做弟。这厮,想来可恨!

   木头自思:在红楼卫校学习时,没人能比得我起绰号的功夫,不料在银亚医院碰到对手了!也活该有这么个词说的对:报应!
家伙底!一般这绰号可不是乱起的,起不好了,可就得罪人!你看人家红楼梦里人们的大名本来就不来,却常常还加一些幽雅事物代称,像什么潇湘妃子,枕霞旧友,史湘云因为有点咬字不清,林黛玉笑讽她爱哥哥。这绰号别人给起还不过瘾,有时自己还给自己起,妙玉就自称是槛外人。
木头自许给他人起绰号的功夫了得,谁知在银亚医院遇见了木子李却如同鼠见了猫,卤水点豆腐,被人降住了。非但遇到了起名大王,并且给木头挂了一身的外号虚衔,闹了一肚子的气,却也气得高兴。这就是艺术了。再自思木头给起名大王所起之名,无甚来由,没什么艺术可言,这正是木头三生愧赧之处。若说这起名大王的高明,转述不如现拿,木头那日去西天走了一圈,虽然没能取些经文回来,倒也有点成绩,把个木头人与她的心灵对话抄了下来,可让某人细细观摩,若有不妥,再一一删去,也无不可。
有人曾疑惑:这木头人、雨天的回忆等等,★★★到底何人?是真是假?木头不言。木头只微笑不言。可能与木头有些挂钩吧,有些事儿它也不甚清楚,只将清楚的做个注,是谓原注。

^^^^^^^^^^^^^^^^^^^

    木头备注:崔梦楼这个名字的起因最初来自于,五月份的一天,木头人先是让木子李看了一篇关于记写银亚医院的事情的文章,也即木头现在策划要写的这部无厘头拙作:《银亚梦余》之一章,或一节,她看出些味道和苗头,和木头崔再聊起时就自然了称他为崔梦楼。木头崔自知红楼涉猎尚浅,不得其味,托我这块木头醉读红楼,奈何我也是这般粗浅,难当此任。后自思,世上这占茅拉屎位素餐肿脸充胖之人多不可胜数,又不在乎多我一人。再者,红楼之味,百人百味,我自读出我木头的味道即可。这样想了,心中竟无丝毫羞愧之念,竟把个崔梦楼名号索了过来,顶在头上。呵呵,对不起木头崔弟弟了!

   忘了告诉大家,木头崔的祖姓崔。偷笑。

 

0

《银亚梦余》:风 水 邪 说

六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余 /

 

话说风水之学问,深之又深。木头虽不信也,奈何确有此验。比如,蒋介石他家的风水就是龙脉,可惜有点不好,据说出生溪口,溪多水而少石,天生的岛命,最终被逼到了台湾。曾国藩家的风水也好的很,湘乡的人们说,曾国藩之所以发家,全靠着他的曾祖竞希公的坟地的风水。据风水师的说法,曾竞希的墓地形为“金鸡啄白米”,有灵气,是块风水宝地。事实也是这样,他弟兄几个都成了大事,青史留名。所以这风水乃正二八经之科学,不可不信,木头为之正名。

木头本愚顽,多事本不关自身,自己若做了某事,也无济于世运,徒惹得心意彷徨,心烦意乱。唯亲身经历之事往往应验一些事情,使此块顽木生些枝叶,这些枝叶绿在心里,也是快乐也是忧,不得不表。

就说这风水之说吧,木头从前本是一棵古松,再说具体点就是一粒小松籽,长成古松后却扭曲难看,颓唐无青春气,且长在悬崖边,几番消磨,多受摧折,无芝兰之陪伴,无游鱼之朵颐,闲了无事只看看天边的云朵,低头与身边的小草互诉心事,倒也自在一会儿。有诗为证:

风携松籽入高山
高山崎岖又凶险
凶险也罢觅故园
故园竟是悬崖边
悬崖扎根空念远
远山不见莺和燕
莺燕移爱闹市喧
小松独与小草怜

 

这样如许过了若干年,上苍告木头:因你从前犯事,故有悬崖这般遭遇。而今日久,汝命亦苦,先前曾和你在山涧一同修炼的木头如今且去了人间,而红楼卫校欲招你入学,如能修成一块可用的木头最好,不知可愿意?小松听了,喜不待言,急说:可以可以!谢了谢了!

如许,在红楼卫校修练若干年,谁知竟对医学不感兴趣,整天是捧读着一些情书艳词邪曲,说些丈二和尚摸不着边际的混话,又时常给张三李四编个绰号,令同人哭笑不得。此间经过一笔带过。单说这小松修成什么模样?呵呵,这厮积习已久,劣性难改,上苍本欲造它成一块良材,或是红木为最佳,奈何它这般不争气,竟成了曲曲弯弯的一块灰木头,无所适用,唯质地稍可坚硬。同人皆谓之不肖之根据。而木头竟不以为然,自谓:灰木土心,但求无名;无才无德,但求有性;质地虽硬,倒也坚韧。山涧记忆,曾可记否?在这块木头的心里,永远忘不了在山涧的那段日子。

话说木头离开红楼卫校后,顺理成章的进入一家大医院。木头受尽了千般良好待遇,人皆谓他得了鸿运。哪知这厮烧包,平日里打打闹闹,跑跑跳跳,没见过他这般不沉稳的。且它还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一意孤行,极富个性,凡他认定的事情,别人若非说的千般有理,是改变不了的。这点它还比不得林黛玉呢,林黛玉倒听得进紫娟的劝说。其实,就连木头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的,可见其真是块倔木了。

木头不甘于在红楼卫校长期服务下去,遂于一个暗淡的黄昏偷偷离院出走,来到一座山林。因此时正是春光明媚时候,形单影只的木头倒也快活。忽见一树李花,花开正绚,遂忍不住上前与之搭讪:李花妹妹,我是木头,你来这里多时了?
李花妹妹说:云开月明,才不两天。
木头:才不两天,你就修得这般绚烂?
李花妹妹:错矣!你看我等何曾是在人间?此处一时,人间一天。
木头恍然大悟,继续问:枯木逢春,见着妹妹,不忍走了。
李花微愠:快走吧你!此处叫做石头山。前边狼虫虎豹的多的是。你一瘦弱木头,替你担心呢!
木头说:找的就是石头山。
遂留居此地若干年。

不知云开月明了几个轮回,木头逐渐修成人头木身,恍恍忽忽的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简直与山涧小松之命无异。后又辗转游过一处,无甚美谈。至牛年春朝,木头懵里懵懂的来到了银亚医院,陡然梦醒,见到一些花样的男男女女,时而想起前身诸多事情,时而又感觉完全不是,零零碎碎,不可胜记。后又凭借多年修成的异术打探了,方知这些事情早已是兄弟木头人经历过的,而自己又与那块成人的木头分体连心,故此零乱。原来如此。

此间木头虽则朽劣不雕,倒也有一些心得。大凡人间的事情,极是怪异,有的人一生追逐权势,变态发狂,土鸡谋凰,或经营名利,浪得虚名,万事皆空。有的人但求性灵作派,洒脱个性,亦自超然。像曹雪芹笔下贾宝玉之流,大凡古今皆有,都是因了风水不同,有了不同的作为。诸如银亚医院的事略,一个个人比石头都倔,比李白都狂,比祢衡都个性,比猫头鹰都能熬夜……木头已深深品到了风水给人的作用。

风水之说,不可轻矣。

0

《银 亚 梦 余》 引子

六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categories: 红楼梦余 /

此开篇第一回也。作者自谓一块松树木头,简称木头,是木头约略的将别人的一段故事隐约的呈现。

要说这块木头,不得不讲另一块木头。因其当年在山涧修炼的时候,木头我不幸遭了一场暴风雨袭击,树梢分叉处掀裂为二,半身不知去了何方,后经多方打听,得知现在的尘世有个叫木头人的,前身应该就是我丢失的那块木头。但现在既落了凡尘,与一些人形混世,所以他便是他,我便是我,木头便不是木头人,勿相混淆。因木头人曾与木头根脉相连,所以他的一些事情,木头约略是有见闻的。又因木头人在凡尘的经历到底比我有趣,所以此书单说这木头人怎样怎样,木头云云,其实也无可取之处,只是把一些愚顽丢落在了世间。

话说公元二零零九年,天下太平,万物条顺,星象清明,奈何争战之事日少,交通之祸不断;因苦得病似少,富贵之病剧增。凡交通之祸得病者,诸如骨髓炎诸症,往往西医治不果断,迁延难治,病人之痛,可谓深矣!又诸如风湿糖尿诸病,于胡温盛世,真乃有大暴发之态。呜呼!人间之疾苦,从来不得消停,此去彼来,此消彼伏,果苦痛之人生哉!

废话暂且略去不表。现在我们就讲讲木头人身边的故事,银亚医院里的人和事!银亚是何医院,乃骨病溃疡治疗基地。银亚多少人也!呵呵,木头不曾统计,不多。虽不多也,但要把这事儿一件一件的写下来,一缕缕地捻了开,却也并非易事。但又想写的不行,毕竟人事悲欢聚散,其见多少真情,多少感慨,多少见闻,不得不书,不书不快。但究竟怎样个书法,由何人来书,确实令天仙伤透了脑筋。一天,大仙想起孙悟空故事,想他当年愚石一块,竟也修得那般神通,宝玉一块拙石,回到俗世而有清眉秀眼,便作了非分之想,何不遣此木头到山涧修炼一番,看能成何模样,随它去吧!既有此想,便有此事,于是便有了开头所述之事,一棵小松的缘起,成就了木头我和木头人。之后我这兄弟就有如凡人一般游走在了世间,我们且称他木头人。木头人因是木质,凡与他有过交往的人事,均自然刻其身上,久不磨灭。但有记起他者,到他跟前,一看便知,如经一场梦幻,却总是不得完整。道是为何?因这木头人古怪,别人刻在他身上的,他都用了特殊感应或魔力将其变作繁体或梵文,令俗人不识,独独我能懂得。但凡感到一场梦幻的人,又觉得仿佛是经掠了一场小风小浪,像梦的尾巴,有点琐碎不堪,零乱无绪,故称梦余。

松树木头云:都说红楼痴,银亚亦多事,情梦多迷离!木头人与人,可信可不信,胡话有时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博君忽一笑!

2

一首好诗,想转得不行

六月 27th, 2009 / 标签: / categories: 别人的 /
你拿剪刀剪我的手
我还你一个好大的石头
跳个房子3.4.5.6 ><div>
我现在连一栋都没有
你一直对着我笑嘻嘻
我怀疑你的神经有问题
我一直对着你笑哈哈
长大以后变成双下巴
哥哥爸爸真伟大
妹妹和妈妈都待在家
爆的玉米却开了一朵花
两只老虎共用一条尾巴
他们是外太空来了吗
哎哟喂啊我听了好害怕
你拿渔网包我的手
我拿出剪刀剪一个破洞
偷偷摸摸躲在门后
吓你一跳你抓不到我
小甜甜的裙子蓬蓬
安东尼是否躲在里头
田暖花开不想做工
我只想当一条懒惰虫
芭比娃娃和玩具枪
哪个才是我真实的摸样
没什么好想没什么好紧张
因为我白天是一匹大野狼
晚上就变成了小绵羊
乖乖进来我温暖的梦乡

世外仙姝寂寞林(转)

    作者:依然一笑做春温

    林黛玉最苦。
 
 林黛玉身世凄惨。自幼丧母,寄人篱下。父亲又病故。但单就身世来说,林妹妹还不算最惨的。史湘云也是“襁褓之间父母违”但她“幸生来英豪阔大”所以也就不感到多苦。香菱更是凄惨,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但她逆来顺受惯了,比较善于满足现状。林黛玉的苦更多是对现实的不妥协性。如果她在贾府能够善于察言观色,博得上上下下的欢心,这对于聪明的林黛玉是不难做到的,但她就是不屑于这样干。在贾家的大小宴会上从来听不到林黛玉的声音。林黛玉的口才和机智只是在和姐妹们相处是才略露锋芒。在林黛玉结桃花社一章中,大家都在欣赏林黛玉的桃花行“桃花帘外开仍旧, 帘中人比桃花瘦。”,“若将人泪比桃花, 泪自长流花自媚。宝玉却泪流满面。并直接说这是潇湘妃子的手稿。宝琴逗他“这是我写的呢”。宝玉却说只有林妹妹曾经离丧,做此哀音。一句话道出了林黛玉的个中心曲。就是不经离丧,林黛玉也是属于悲剧性的人物。这种悲剧是骨子里的,就像她说天生喜散不喜聚一样,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
    林黛玉最美。
  黛玉是美的。“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但美的女子在大观园里太多了。薛宝钗就有和林黛玉风格迥异的美。宝玉就曾对宝钗想入非非“这对膀子偏生在她身上,要是林妹妹或可摸一摸”。林黛玉的美更多的是气质和才情。黛玉住在潇湘馆,得名潇湘妃子。黛玉喜洁净且很喜竹子,她喜欢竹林的那种清幽、淡雅与恬静,关于这点,在《红楼梦》第23回里有着确切的叙述,“宝玉问林黛玉:‘你住在那一处好?’黛玉正盘算这事,忽见宝玉一问,便笑道:‘我心想着潇湘馆,我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幽静。’”。竹子如同美人,遗世而立。 黛玉才比天高。她的才与宝钗不同,是那种与生俱来的。宝钗更多的是后天的学习。在红楼梦中黛玉的诗作最多。一首葬花词让多少后来者痴迷。最有代表性的是那几首诗社夺魁咏菊的诗,一咏、一问、一梦,含蓄浑厚中却清新怡人。借用一句话黛玉是偶然落入人间的精灵,她的美是让人仰望的。是那种人人向往的美。薛宝钗是尘世中人,所以她在美也终归是引起男人欲望的美。
    黛玉最真。
    黛玉一生追求的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容不得半点虚伪。她的真并不是单单对宝玉。也包括对身边的人。晴雯心高气傲,对于被视为完人的宝钗并不买账。但独独和林姑娘好。要不然也不会奉命给林姑娘送手帕了。相反地一向最会做人的袭人可不见得喜欢林姑娘,她是衷心的希望宝钗能够做到宝二奶奶的位子上,因为宝姑娘和她一样会做人。这可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晴雯和黛玉一样是真性情,她们都容不得虚伪和欺骗。林黛玉和紫鹃极好。注意不是“对”而是“和”。因为黛玉拿紫鹃当姐妹。在黛玉那里,没有了等级之分,有的是人间最真诚地朋友情,姐妹情。而紫鹃对黛玉更是肝胆相照,生死相随。这是用黛玉的真换来的。不禁感叹,当今世上,又有几人能拥有如此真的友情?至于和宝玉的爱情,更是至纯至澈。她所使得种种小性子在现代人看来是恋爱中的女孩最自然的表现。在宝玉挨打后,黛玉哭的和个泪人一样,全然不顾贾母王夫人等长辈在场。而宝钗呢只是眼睛微微红了红,她不是不难过,只是习惯于隐藏自己。在慧紫鹃情辞试宝玉之后,宝玉受不了刺激,如同傻了一样。黛玉呢,也是一阵猛咳后对紫鹃说“你不用捶,那绳子勒死我是正经。”这种真情想不感动都难。
    总之林黛玉属于世外之人 。她的性情是我们尘世中人永恒的向往,也是现代人所越来越难以企及的。
    呜呼,世外仙姝寂寞林。  文章出处:天涯社区书话红楼

     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06/530768.shtml

    PS:

尖酸刻薄不是林妹妹

木头崔

    无事游转到天涯社区读到此文,木头崔感慨万千。想不到这世间理解林妹妹的人还真不少!里面的几个观点我是赞同的。比如在分析黛玉和宝钗的美的不同上,很有见地。再比如说林黛玉的美更多的是气质和才情,她要想博得众人的首肯和喜欢,其实是不难做到的,但她不屑于这样做。这两个观点真是说到我心里头。还有关于林妹妹所使得种种小性子在现代人看来是恋爱中的女孩最自然的表现,这一观点也特别好。想想吧,人家林妹妹那时候才十几岁,我们那个年龄说不定更小性呢。
    黛玉是“灵”黛玉,书中第一回就写到她原是绛珠仙草集天地灵气而成仙子,三世后她来到凡尘是带着灵气的。黛玉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是为爱情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为爱情来献身报恩的,爱得如痴如醉,死去活来。她来这世上走一遭的目的就是要真实地书写自我,感悟一回人世的情丝万缕。她不会藏虚作假,那样会很不自在。而现实却不那样乐观,处处给她设障置绊:铺垫了形成敏感自尊性格的家庭背景,提供了世俗恶浊的社会环境,安排了以宝钗为代表的几个情敌,有意无意的给她心灵自尊的伤害,而她最在意的是宝玉对她的心思;当这种心思在黛玉看来因外界的言语行为有所改变时,她的“小性”就暴露无遗。
  
    史湘云有一个金麒麟,便惹得黛玉一片不放心,因为大观园里有个说法是金玉良缘,这又来了一个金麒麟,且和宝玉这般亲密,她的心怎不生出波澜?剖白心迹,宝玉掏出了心窝给她看:“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这些话细细琢磨,不难发现是与开篇招应着的。这里直接挑明了黛玉与宝玉的性格其实是一体的,相互牵扯的,密不可分的。二人皆因彼此而得病,心病,疾病。
    而除此之外的事情上,你哪里见得黛玉小性了?!她纵然是拿别人取笑,也是笑得那样可爱,说的那样巧妙,哪里因此真正招惹了人嫌!
  
    所以我说,黛玉不是天生的“小性”人,更不是尖酸刻薄。可能你会从书中找到某些尖酸刻薄的话,但细细想来并不是这个意思。   
    比如在“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一节中,宝玉闻得林黛玉袖中发出一股幽香,便拉住要瞧笼着何物,林黛玉说:“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宝玉说:“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的香”。林黛玉冷笑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香不成?便是得了奇香,也没有亲哥哥亲兄弟弄了花儿,朵儿,霜儿,雪儿替我泡制,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当宝玉识趣地避开话题后,她又说:“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害得宝玉一时解不下来,就问:“什么‘暖香’?”她却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后来还是宝玉解得围。大家都知道,《红楼梦》中有“冷香”的就是薛宝钗一人,而林黛玉说的那个“人家”当然就是指宝钗了。从这里林黛玉已表现出心思细密,敏感异常。为什么会这样呢?仔细一思量就可以知道,其实这也正反映了林黛玉那种强烈的自尊心。她生怕自己的知己恋人被人抢走,那样对她就太不公平了。
    多角度多棱角的看待林妹妹,会发现她的真实。虽然她存在尖酸刻薄的表象举动,但在大观园里,忠于黛玉体贴黛玉的紫娟就是明证。香菱学诗,黛玉教她,甚为殷勤。史湘云因把她比作戏子伤了她的自尊,她有点不忿,可一会儿便携了宝玉的“寄生草”回房,便又“与湘云同看”。……这些的例子多的很,兹不赘言。

    但是,作者用了几个“最”字,我就有点不敢苟同了。曹雪芹写红楼,不是非要把红楼里的人物一一做个好坏区分,作个程度比较的,也没法比较。比如说黛玉最苦,似乎也是,但细想想和她一样苦的人,在《红楼梦》中轻易都能找到几位,她虽然没爹没娘,但红楼里没爹没娘的也不少,她在大观园里有贾母爱,有宝玉爱,不愁吃穿住,相比之下并不苦。而且所谓的苦也是相对而言的,也分几个方面。比如说劳苦,冤苦,情苦。劳苦可理解为苦难,侧重于物质方面,冤苦则是蒙冤,比如金钏,晴雯,芳官等。情苦则是为情所困,所伤。
    情苦的人又分多个方面,木头这里单说爱情。《红楼梦》是一本情书,他的作者曹学芹把情上升到哲学的角度,写作初衷是借了红楼一班人马,以情说事,建立与儒释道相鼎立的美学理论,揭露人生的痛苦,表达永恒的情感,可见曹雪芹的野心。通过这个角度,我说,黛玉最大的苦不是身世之苦,是爱情之苦,是世俗下的爱情羁绊。
   
美也有多种,从各个方面来说,林黛玉都不算最美,论妖艳,最美莫过秦可卿,论大众情人,莫过于薛宝钗,论诗才,似乎是林妹妹略胜一筹,但也不尽然,其实那都是曹雪芹写的诗,只有入题风格的不同罢了。如果非要在评断人物时加一个“最”字的话,林妹妹是最灵,最痴。
   红楼里的性情人物多的是,男的像贾宝玉,柳湘莲,秦钟等人,女儿当中除了林黛玉,最明显的还有史湘云,晴雯等。反正就是无拘无束,比较随性,不违心思的。你能说他们,她们谁更真?只是选取了不同的角度,所以呈现出不同的真,是无法同比的。
   我读红楼浅薄,本无资本在此说三道四,所凭的是对曹雪芹的一片了解,因为他是石头,我是木头。

 

 

6

荷 韵

六月 24th, 2009 / 标签: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芙蓉含诗带笑开,菱瓣吐香薰风弱。

水托圆碧叶扶花,莫非观音宝莲座?

俗子呆立赏有间,谑称荷女下碧落。

无须胭脂匀自染,舒放心胸朝天歌。

奴盼郎来心神悄,郎君来时却落寞。

红颜短驻不敢疏,爱天爱地爱清波。

 

链接:关于荷女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柳树村有一个人家,只有母子二人,母慈子孝,世人称赞。英俊的儿子长大成人后,母亲终日盼望儿子有一个美满的姻缘,可总不如愿。母亲竟愁得重病在床。儿子得人告知采东山顶上灵芝仙草可为母亲治病。便历尽艰辛来到东山峰上,终于在险峰采到灵芝。没想到小伙子在险峰采药的身影被水边的荷女看到,荷女被小伙子的孝心所感动,就把他请到自己的家--荷花庄里,并为小伙子补好挂破的衣服。小伙子急着为母亲治病,匆匆谢过荷女回到家中。母亲吃了灵芝仙草,不久病就痊愈了。一天晚上,母亲做了一个梦,梦到儿子娶了一个朴实秀丽的媳妇。儿子听母亲诉说梦境之后,便把采药遇见荷女的事告诉母亲。没想到荷女的相貌竟与母亲梦到儿媳一模一样。于是母亲便让儿子再次去了荷花庄。奇怪的是荷花庄已经不见了,那里只有一湾一望无际的盛开的荷花。小伙子看到其中一朵最美最醒目的荷花在微风中不断弯腰,象在对他微笑,他大声呼“荷--女!”说也奇怪,果然那荷女在轻纱弥漫中踏着碧波向他走来。

  从此以后,小伙子、荷女把母亲接来,他们在荷花湾边盖房置业,栽柳种荷,建成了一个似梦似幻的荷花庄。一些人知道后,也想来这里居住。可从没有人找到这个地方。据说只有诗人杨万里在云游时偶然来到过一次。那欢娱祥和的生活使他永远向往,并谱写出描写荷花庄美景的动人诗句:人家星散水中央,十里芹羹菰饭香。想得熏风端午后,荷花世界柳丝长。 

 

我的相关日志:

2009-06-22 | 枫叶云
2009-06-22 | 灯笼
2009-06-22 | 灯与等
2009-06-22 | 西江月-批某人
2009-06-22 | 字描小李画像
2009-06-22 | 偶然

 

 

2

颦儿的心里没有恨

六月 24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谭 /

崔梦楼

人们都知道《》后四十回应是高鹗所续,其文采情理哲蕴明显跌落。在情节的织造上,高鹗是擅长的,但他不是曹雪芹,也没有曹雪芹细腻,所以出现不同的结局,与前边伏线暗示有一些冲突是必然的事。但是,有一个方面他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林黛玉这个娇小的女子,她虽然在世人眼里尖酸刻薄,但她的心里没有恨,至少对宝玉是不存有恨意的,自始至终都没有。至于说她的死,高鹗写的是很生动,但再生动也是与前面不谐的。因为,颦儿不会害别人,他只会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她压根就不会恨宝玉。

为什么这样讲?因为《红楼梦》开篇就写道,这个黛玉的前身是一株绛珠仙草,日日受者神瑛侍者的浇灌才得以成活,并续成后缘,是为红楼一梦。在红楼梦里,黛玉是用泪水还宝玉前世的情债的。因为是还债,所以还的是自自然然,不会有什么委屈存在。

再者,曹雪芹的本意塑造黛玉是“情情”的个性,就是说他对她喜欢的人和事倾注真情。这两个字里没有含着恨的意思。所谓的因爱生恨,是俗人的体验,是今天的人把一些感情体验嫁接到红楼里,是很荒唐的。尽管说爱情这东西是自私的,黛玉得到了宝玉的爱情,没有得到婚姻,但她没有因此生恨,在得到和失去之间,她会产生一种虚无感和哲学上的思索,应该会记起前世作为绛珠草的一些境遇,并且悟出一些什么,不会恨宝玉恨得吐血,还说什么“宝玉,你好……”,如果曹雪芹看到现在的人读到这样的《红楼梦》,会破笑为涕的。

曹雪芹是一个怪人,他喜欢通过一本书把自己的诗传下来,一举两得的事,甚至是多得的事。他有足够的才艺和自信完成这件事情。但他在写书的过程中,手抄本产生了很大的价值,边写边有人重金索取。曹氏虽也借此糊口,但这不是他的初衷。因为真正的文人,不会靠写书赚钱。他会觉得这样一种写作不太高尚。而且到后来,可能模仿他的风格写红楼的人越来越多,导致一些人不辨真假,甚至还有一些印刷全本出现,严重歪曲了他的写作本意,损伤了他的美丽情志。可能越到后来,他心力交瘁,病体不支,心想这无聊俗世,我纵然把个红楼写完,包含了世情百态,人模狗样,这世道也不会怎样改观。俗人明明多于雅士,谁会相信那些文章真假?莫若留得半部红楼,待无聊之士闲暇探佚,我却省却许多工夫,反倒有趣!这样想了,便决定不写。但后来却总是心痒手也痒,不经意间又随意挥毫过几篇,有的拟了题目却没写,更加的使此部红楼扑朔迷离。

曹雪芹是个凡人,他有爱有恨,但他又是分裂的,其中一个他非但传了诗,还把他的全部思想注入红楼。这个他没有恨,只有爱和悟。你们抢写我的书,盗我的版,我顶多骂你们两句,骂骂这世道,我恨什么?这世间这么多好人,这么多水做的女儿,我品都品不过来呢!

曹雪芹这个人极其复杂,他的身上应该有宝玉、黛玉、宝钗、王熙凤的某些个性,但他把这些真事都隐去了。因为他身上有黛玉的影子,所以黛玉和他一样,在红楼大梦里不会有恨,更不会恨贾宝玉!

从曹雪芹的著书过程我们不难想到,林黛玉的死肯定会像葬花一样充满诗意,充满淡淡的忧伤和深思,有一种深刻的大众的孤独,而不是恨。若是恨,这红楼就没有了意义。你想想吧,《红楼梦》本来不叫红楼梦,叫《石头记》,石头记下来红楼女子的大梦一场,所以石头是最有发言权的。林黛玉恨不恨石头,石头自知。林黛玉若是恨死了石头,还恨得吐血,石头岂有脸把些些往事细数出来给大家看!

其实黛玉是死在水里的。死也要随花一起漂流,死也要找河里有石头的地方!

哈哈,高兴!­在搜狐开红楼博客:

 

木头崔品红楼

 

先前的博客重点经营的有几个,已死了一个,因tom博整体关闭。目前重点管理的除红楼博,当属新浪博了。

一在自娱,亦在娱人;,一键情深。

博不厌多,贵在质量;­情不厌多,贵在真诚;­活不在寿,贵在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