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舟歌

七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舟 歌
词:红木船
轻轻的远歌飘楼
我听见一只小舟
携着荷香悠悠
凭栏杆近望你
一对善睐明眸
一脸如花娇羞

凝望你傻傻笑收
借机寻小理由
慢启你的桃口
你远远飘来
只为着还愿暂留
零落的笑语沁人如饮醇酒
嘈杂的内心顿歇宜会心幽

匆匆的日落崦口
无奈你总是要走
斜晖如丝难分如雨淋透
追上前我望你
一脸露荷轻柔
两弯含水转眸
杨柳岸,美无边
怎举起这挥别的手
杨柳岸,美无边
怎举起这挥别的手

大情寺遍寻你走过
总是再找不到你芳颜
轻轻的想把你忘记
却总是相思欲断
轻轻的想把你忘记
却总是若隐若现

轻轻的想把你忘记
却总是相思欲断
轻轻的想把你忘记
却总是若隐若现

WU~WU~WU……
听一首――
听一首舟歌眉间心头
风寄云笺载不动许多愁
听一首舟歌眉间心头
风寄云笺 载不动许多愁

1

舟歌(歌词)

七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轻轻的远歌飘楼我听见一只小舟携着荷香悠悠凭栏杆眺望你一对善睐明眸满面如花娇羞凝望你傻傻笑收借机寻小理由慢启你桃口你远远飘来只为着还愿暂留零落的笑语沁人如饮醇酒嘈杂的内心顿歇宜会心幽匆匆的日落崦口无奈你总是要走斜晖如丝难分如雨淋透追上前我望你一脸露荷轻柔两弯含水转眸杨柳岸,美无边怎举起这挥别的手杨柳岸,美无边怎举起这挥别的手大情寺遍寻你走过总是再找不到你芳颜轻轻的想把你忘记却总是相思欲断轻轻的想把你忘记却总是若隐若现轻轻的想把你忘记却总是相思欲断轻轻的想把你忘记却总是若隐若现WU~WU~WU……听一首――听一首舟歌眉间心头风寄云笺载不动许多愁听一首舟歌眉间心头风寄云笺  载不动许  多愁

    爱情是人类最美好也最纯粹的一种情绪,故也必然是古代乃至当下生活中人们最易寻觅到的主题。前边我们分析了宝黛爱情不是从一见钟情开始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一见钟情的意味,准确说来是前世宿缘带来的亲缘、情缘在初识时的一种心理折射。而他们初识发生在两小无猜的年纪,又是姑舅亲,不可能一上来就有爱情的感觉。
   
宝黛产生爱情是后来的事。这种爱情是需要一种最初的好感支撑的,这也是宝黛初识与他们之间爱情的联系。那么,宝黛爱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组合?下面我们逐条分析。

恩情难忘式的相许

    从根本上说,有了恩情的成分似乎难再有纯粹爱情,人们都觉得爱情是崇高的,神圣的,庄严的,哪里容得下什么其他复杂的诱因。其实不然,感激也许不是一种最好的爱恋基础,但却绝对是眷属终成的保障。因为感恩而成佳偶的例子最让人牵心的莫过于《》、《西厢记》、《聊斋志异》了。《》自是最为单纯的报恩之后衍生出的情感故事,而《西厢记》中除却一见钟情之外,恐怕也要得益于后来的白马寺救围之后的知恩投许吧。《红楼梦》则在继承前人艺术思想的同时,利用神话杜撰了一段神瑛使者与绛珠仙草的投桃报李故事,潜伏了宝黛爱情的心理基因,同时给作品笼罩出一种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真可谓独具匠心。更重要的是,为人物塑造埋线和后文叙事造影伏笔,并初步勾勒出人生的梦象,因其广泛运用,如同猜谜般虽未竞书,也稍可弥补。

 前世宿缘带来的青梅竹马

    无论是古典文学还是现代影视戏剧中,我们经常可以看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偶,这种爱情方式由于太过熟悉而往往成为爱情故事的肇始开端,而也因为其往往较为习惯而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因为故事往往是波澜跌宕的,一帆风顺总会如白开水一般失却爱情的本真味道,故事生动性往往需要打破这种“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李白《长干行》)的原定格局,其中的欢恰总会无故被外来的力量所冲散,重组。
   
宝黛爱情里有类似青梅竹马的因子。宝黛最初那种极熟悉的感觉直接促成这种情感,这是二人萌生爱情的现实源头。更深的源头则是前世宿缘。看似在讲唯心主义,其实是讲一种真实存在的心灵感觉,也即通常人们所说的缘分。关于缘分,难以说透,百说百厌。因为曹雪芹的思维独特,艺术独特,纵使写青梅竹马却也让人感到似是而非,仿佛是一见钟情却更像一见如故,有似亲情又略似爱情朦胧,这就是一部作品是否成功是否有创新的重要体现。

两情相悦式的爱恋

    情感是需要培养的。人们更希望通过这种情感的培养、延续、丰盈使其成为长长久久的厮守,这便有了《关雎》中两情相悦,有了《西厢记》中千叮万嘱,难分难舍,甚至不惜偷窥私情,也更有了《牡丹亭》中的一路跟随和《婴宁》中受挫后的愤然远去,笑声依旧,月亮下还在继续几段悲吟的故事,长久难忘。(包括《伤逝》《静女》)
   
通观《红楼梦》全书,我们不难论证出宝黛二人的两情相悦。且听他们那切切的私语,再听众人场合里的眉来眼去,或看黛玉小性里的是是非非,无不毕现二人的绵思浓情。并且,这样的一种爱恋在书中得到了微细展示,由最初的爱慕投缘到相知相爱,再到慢慢的误会生疑,再到彼此交心的肺腑之语,岂是现代的恋爱故事岂能比得?无须上演惊心悱恻的感天动地,只看内心的潮起潮落……

心心纠结的知己之感

    宝黛初见的似曾相识之感,此种感觉实对应“了解一段公案,下界还泪”之假语村言。但两人并未即刻倾心相爱,只是因为是同龄少年且为亲戚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故而“言和意顺,略无参商”。宝玉日后更因黛玉的“与别个不同”而敬之、逐渐爱之,“与别个不同”,不就是现在年轻人通常喜欢一个人的理由么?
   
黛玉的与“别人不同”,其实就是因为黛玉从不劝宝玉“仕途经济”,从不说那些“混帐话”。此处且不论这种观点做法是好是坏,也不说黛玉的出发点为何,事实是——毕竟是一种知己的投合。读者到此,莫不为宝黛欣喜。
   
黛玉听到这些话,当时也是“又惊又喜又叹又悲”,惊的是宝玉在别人面前不避嫌疑的赞她,喜的是“果然”是个知己,叹的是既是知己,你如何不知我一样对你之心?悲的是“自己命不长久”。读者到此,又是欢喜又是悲凉。初次读红楼者,怕也有种不祥的预感吧。
   
也正是这种“知己”感,成就了宝黛的爱情的滋长。在大观园的最初的岁月中,在那些联诗作对、赏花饮酒的雅事中,宝黛的爱情令人欣喜的增长着。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那种伴随着痛苦与甜蜜的心心纠结,欲说还休、近乡情怯的试探、高山流水的喜悦令无数人饭也不想吃了。

(备注:本文参考、裁接网络的东西较多,其中木头崔写到的只有三分之一,此文算是伪原创)

4

黑与白

七月 27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痛苦甜蜜的黑白
交织出白夜两端
烁烁的夸张的月
扑朔着地老天荒
山洼里掩藏着一个个伤
弯弯折折的小径如断肠
幻化出迷离的人字模样
另一端那缯辫儿女子
收拾起凡尘打坐静思
高耸的山头是也非也
心镜但似明月恍若隔世
简单的黑与白
无限的意趣畅想
笔头的木讷倾吐
竟也傻乎乎铺展出
一片迷离的树的图
一片站或坐的树的洋
和两面镜子的彷徨

0

看到了日食

七月 22nd, 2009 / 标签: / categories: 个人日记 /

大家久盼的日食天文奇观终于来到。试着各种方法看日食,都刺眼的很。后来同事拿了x光片上来,对着太阳看,看到了缺失,总算是没有遗憾了。
就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吃了就是好的,不必把整个过程都看完。一会自然天黑,我便知是全食来了。

PS:全食没来,南方有全食。

崔梦楼

在《红楼梦》当中,怎么形容宝黛二人初见的感觉?我选了一见如故。其实还有些亲情意味。忽然又想起一个最通俗的字眼解释,就是缘分。因为缘分,一见如故;因为缘分,好感甚浓;因为缘分,相知相爱。

既然宝黛初见不是一见钟情,那么一见钟情到底是什么?

木头崔以为,如果宝黛相见的背景不是黛玉初丧亲母,不是伴有孤苦的心境,不是六七岁孩童,而是进入青春生理期陌生的两个人,突然在某年的一天里遇见,正如张爱玲的《爱》,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恰好遇上了,四目相对,即能会意,有着宝黛相见的一些情愫,甚至有一种可以互托终生的归属感,这就是一见钟情。如果再有点来电的感觉,那便是理想中的理想了。 

当代人眼里的一见钟情,多指一见面就非常好感并且深深吸引,话机甚洽,一开始便如胶似漆的爱上,并且多把对方的身体都交付给了对方。这样的一见钟情有的包含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多的是身体的吸引,性的吸引,即现在所谓的有感觉或来电。而那些真正心灵契合的一见钟情着实不多,假以时日了解,心灵契合的又不在少数。真正既能实现心灵契合又能来电的,简直是罕品。

 

附:一见钟情有其形成的条件(转载):

眼前人符合你的爰之图谱

无论男女,都会把自己最满意的异性特征储存在大脑中,并不断修正和补充,随年龄增长越来越具体清晰,最终形成“爱之图谱”。一个偶然场合,你和他她相遇,第一次目光相触,你捕捉到的对方的身高、体形、眼神等信息,通过视神经传递到大脑,对方的特征与你所储存的爱之图谱越吻合,大脑的反应就越强烈,并最终给你一个明确的判断:“我要找的就是这个人。”

你们刚好“气味相投”

人和动物一样,能分泌一种外激素,从而产生具有个体特征的气味,这种气味和汗液混在一起,从人体皮脂腺开口处分泌出来。科学家发现,一个人的气味,有的人闻得出来,有的人就闻不到,有的人觉得好闻,有的人则相反。寻找配偶的过程中,味道起着十分微妙的作用,如果你突然间闻到了,哪怕只是微弱的气息,也会引起强烈刺激,并立刻改变你的情绪状态:如果觉得“对味儿”,就会产生“想靠近他/她、想在一起”的;中动,而这种一时的冲动,或许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映照现实

暂时相信一见钟情的感觉。这对于挑剔爱情和婚姻的现代男女来讲,并不是一件坏事。但也要相信自己的“第二眼”,因为“第一眼”附带了很多心理和想象的自发性,感性多而理性少,所以,有所保留的试探性态度,以及事后的观察和考验也很关键。

有些时候,“一见钟情”往往喜爱捉弄生活不是太尽如人意的人。如果你总在期待一见钟情的发生,说明你的生活圈子过于狭窄,情感生活单调或有所不满。这种一见钟情,很可能是“寂寞”或“发泄”的代名词。

而在生活状态或两性情感发生很大变化时,也容易产生一见钟情。不过,这种一见钟情,也很可能只是受伤后安慰自己的”心理补偿”,或只是想要报复对方而自觉可以接受的一个“借口”这时候,就需要平衡一下现实生活,冷静看待一见钟情的可靠性。

似曾相识

和朋友在咖啡馆高谈阔论,你忽然觉得眼前场景无比熟悉,阳光照进来的角度,桌上陈设的物品,咖啡杯摆放的位置,一切都那么熟悉。去一个陌生城市,来到人迹罕至的地方,突然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你脱口而出:“这地方我来过。”看!那个城堡就在那里。你好像原本就属于这里,莫非这是前世生活过的地方?

1符:“相同”与“大致相似”

大脑里有个叫海马回的组织,负责协调记忆要素。它上面的神经末梢,能帮助我们根据现在的经历,从记忆库中寻找相同的回忆。找到后,就将现在的印象认为是曾经发生过的“相同”。而海马回有时也会因疏忽而出错,当你置身于从未到过的空间时,它会主动寻找”大致相似“的记忆,让你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

2符:真正的真实OR虚假的“真实”

生活中,大部分熟悉感是真实的,如再见故友、旧地重游等,它们源白真实的回忆。但有些熟悉感是虚幻的,大脑有时并不需要依赖曾有的记忆,就能在内部制造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人的潜意识其实非常活跃,时刻都在组合、虚构各种情景,但这个过程你又意识不到,只有偶遇近似的情景受到激发时,才会呼应上潜意识中的虚构场景。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奇特,因为你之前从未见过,仿佛是前世的记忆,但其实,你的潜意识早已领略过了。

一见钟情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要想解释它,用得上诸多学科中已有的和未来的研究成果,连同我们全部的想象力。

0

马恩

七月 20th, 2009 / 标签: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昨夜梦到骑马驰于山间小路,路径宽不足二米,高低起伏,曲折绕突,马行处,尘土飞扬,心胸酣畅。
>梦中马事犹然如新。其初,不知于何处遇烈狗,穷追不舍,半途幸遇此马,方脱险境。烈狗犹腾跃疾追,吾亦牵马笼头,捶马肩,风呼呼,声嘶嘶,奇也!壮哉!
录以上,聊作纪念。不虚此夜一行。

崔梦楼  

  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 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宝玉又道:"妹妹尊名是那两个字?"黛玉便说了名。宝玉又问表字。黛玉道:"无字。"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问何出。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探春笑道:"只恐又是你的杜撰。"宝玉笑道:"<<四书>>,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不成?"又问黛玉:"可也有玉没有?"众人不解其语,黛玉便忖度着因他有玉,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 "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 还说`通灵`通灵!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玉。贾母急的搂了宝玉道: "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宝玉满面泪痕泣道: "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贾母忙哄他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 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心,二则你姑妈之灵,亦可权作见了女儿之意。因此他只说没有这个,不便自己夸张之意。你如今怎比得他?还不好生慎重带上,仔细你娘知道了。"说着,便向丫鬟手中接来,亲与他带上。宝玉听如此说,想一想大有情理,也就不生别论了。

 

此段旨在体现初见时的语语投机,处处可见新奇之语。重要的一点,铺开写宝玉对待所谓劳什子的玉的态度,实在是雪芹的良苦用心,遥应木石前盟。虽然脱不了三生缘的俗套,却因曹雪芹的匠心独运,百思百味。只见那一段段天然文字,从贾宝玉本性出发,不疾不缓的托出,却是纠人心弦,想要看众人作何处理,他又最终如何平息。这才是宝玉日后打情骂俏、爱恨情愁的性格基础。

分析以上,我们深入思考:曹雪芹描写宝黛一见如故的真实意图何在?

所谓意图,是从写作手法出发的,雪芹的头脑中应该是没有这个概念。武学中有个提法叫无招胜有招,说的是功夫练到一定境界,招在心中,出手皆招,灵活万变。《红楼梦》诚然是这样的。

木头崔以为,宝黛一见如故就是因为前世因缘所带来的一种心电感应。虽然多少有点唯心,曹雪芹却是不顾忌这个的,他就是让红楼这本书好看,有品味,有气息,有浓聚着的情与思,痛与念。让你痴,让你迷醉。

曹雪芹写宝黛一见如故,实在是冒了被人误读的危险,硬是拓出一片新意来。这是浪漫主义抒情手法的艺术衔接之需,埋线伏笔,这是曹雪芹在创作当中惯用的呼应手法。

更重要的是,通过宝黛二人相见前前后后的细密描写,创造一种独有的描写爱情心理的文本思路,以便为以后的文本叙事烙下感情印痕。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态度是相当严肃的,他暗心里有司马迁式的伟人情怀,《红楼梦》一书该怎么写,不直他思考了多少。这部书,倒不怎么像个故事家的讲说,更是一个艺术家在丹青挥舞,一个心理学家在娓娓诉说。

曹雪芹写二人的一见如故,其真实目的不是给后人提供一个一见钟情的样本,更不是时下人们体会的所谓的来电感觉。细细读来,书中有情人的相见还是不少,一次描写一个样本,绝不类同。宝黛之恋跳出了牡丹亭的旧圈,跳脱了梦中之恋,人鬼之恋,人人之恋,描写爱情更加的现实,更加的生活化,细腻化;加之确有原型人物的存在,使得红楼一书更加的有可依附性,完全能经得起时代的反复冲洗和学人的推敲。

从这些我们已经看出,曹雪芹笔下所写到的这一切是非常有思维逻辑的,他写《红楼梦》的初衷就是写真实的人性和人类叵测的情感。

崔梦楼

一般论者认为,宝黛爱情开始于林黛玉进贾府,其实,二人当时连一见钟情都谈不上,哪来的爱情?
那么,到底什么时候宝黛真正相爱二人相爱的过程具体是怎样的?因本人学识微浅,不得不借助一些很有见地的成说,录如下:

宝黛爱情开头还有点儿‘一见钟情’意味,到了共读西厢,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感情明确为男女恋情。”共读西厢是二人情感的一次质的飞跃,是二人相爱的开始。

“从严格意思上说,意绵绵静日玉生香的情节不是描写爱情的情节,而是爱情萌发的情节。宝玉和黛玉互相非常亲热、体贴、关爱,亲哥亲妹般一点儿没有男女之别的界限,又一点儿也不越轨,但是爱情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悄然生长。”

“宝黛爱情从两小无猜到感情越来越融洽,越来越密切,第二十回‘林黛玉俏语谑娇香’,林黛玉和贾宝玉都说出‘我为的是我的心’。这类似于爱情表白的话是怎么引出来的?吵架吵出来的。”

当林黛玉再一次误会贾宝玉的时候,贾宝玉说了这样一句话:亲不间疏,先不僭后。

林黛玉说:宝哥哥,你跟任何人或亲或疏,我都不管,我的心已经交给你了。

贾宝玉回答: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

贾宝玉和林黛玉都说是“为了我的心”,为了我的什么心?谁也不说,但谁也明白。

这是爱情表白吗?只能叫“近似于爱情表白”。

——《马瑞芳趣话红楼梦》

 

当或明或暗的爱情在黛玉心里渺茫不定时,宝玉就要给她吃定心丸。
笔者在《尖酸刻薄不是林妹妹》一文中曾提到,史湘云有一个金麒麟,便惹得黛玉一片不放心,因为大观园里有个说法是金玉良缘,这又来了一个金麒麟,且和宝玉这般亲密,她的心怎不生出波澜?剖白心迹,宝玉掏出了心窝给她看:“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

说热恋的开始,确切时间不是黛玉吟诵葬花辞就是宝玉挨打这段时间左右。

崔梦楼

黛玉亦常听得母亲说过,二舅母生的有个表兄,乃衔玉而诞,顽劣异常,极恶读书, 最喜在内帏厮混,外祖母又极溺爱,无人敢管。今见王夫人如此说,便知说的是这表兄了。因陪笑道:"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 小名就唤宝玉,虽极憨顽,说在姊妹情中极好的。况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同处,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岂得去沾惹之理?"

……一语未了,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鬟进来笑道:"宝玉来了!"黛玉心中正疑惑着: "这个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心中想着,忽见丫鬟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 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 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贾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姊妹,便料定是林姑妈之女,忙来作揖。厮见毕归坐,细看形容,与众各别: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贾母笑道:"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

当林黛玉进入贾府时,贾宝玉对林黛玉“”,其理由是“这个妹妹我见过”。

林黛玉进贾府与宝玉初识就有熟悉的感觉,但是还谈不上一见钟情。如果非要给二人初识定义一下的话,其实是一见如故人们常常把自己的体验假设到古人身上,是不正确的。凡事都在变,就是同在一世,尚有千差万别,别说隔了几百年,他们那时算是贵族,我们却很平民,不可同语。

受了电视剧影响,人们感觉林黛玉出场大约是十七八的姑娘,其实是不对的。据相关考证说林黛玉进贾府六七岁,两个几岁的孩子,又是正经的姑舅亲,两小无猜,根本谈不上一见钟情,更没有什么恋爱感觉。

直到薛宝钗进贾府,他们也都是十二岁光景,仍然不具备谈情说爱的身心条件。加之,林黛玉进贾府的时候,刚好没了母亲,来到舅母家,自是感到陌生,怯场,还有向往之情。最初也只是想找到几个能谈得来的,心里也好有个寄托,并不会考虑太多。两人的好感来自于前世因缘,来自于容貌的吸引。

贾宝玉是另类的,林黛玉也是,两人初识,必要细细观看和揣摩一下对方,心里自是有个简单的感觉和评价。科学一点来讲,二人身上的反叛思想及个性心理,使得二人容易亲近。容貌之美又使彼此的观感多了一层吸引,但这种心理不是爱情心理。

一见如故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距离产生美。黛玉未见宝玉时,早就听别人说起过这位哥哥,免不了在心头进行一番想象。别人的评价虽是说这宝玉不肖的,在她听来却更是引发了好奇,陡生悬念趣味。当真人出现时,免不了有很多意象重叠之处,更加深了这种熟悉感。

林黛玉初进贾府后,曹雪芹却没有加紧过多的着墨点染二人的相处,反倒让黛玉在一段时间里动响不大。直到薛家因为吃官司等事,薛宝钗在她母亲的带领下,也进了贾府。随着几个公子小姐一天天长大,贾府间公子小姐们的情事才日见眉目,立刻生动热闹了起来。

宝黛爱情更多的是知己之恋,是后天的感情培养使然。比如:第二十八回,写贾宝玉要看薛宝钗左腕上笼着的一串红麝串子。宝钗因肌肤丰泽,一时褪不下来。宝玉在一旁看着那雪白的胳膊,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

这是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细节。它不仅真实地表现了贾宝玉在爱情生活中,那种合乎贵族公子身分的心理和习性,更重要的还在于它说明了贾宝玉爱林黛玉绝不是一见钟情,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比较和选择;他的爱情追求更在于心灵的契合与认同,还有一种性灵统一的完美主义理想含在里面。

其实,人与人的交流的途径非常复杂。我们以为,我们是在用语言、肢体和眼神等方式在沟通,但可能还有更复杂更全面而且不为我们所知的沟通方式。不知各位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常常感到自己的一些事情前世就经历过。一些经历故事结束之后反思,竟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是前世的重复。另外我也相信人与人之间是存在心电感应的,但这种感应决非性感来电之说。不知宝黛二人一见如故的感觉是不是存有这种因素。总归来说,他们那个年纪无关爱情,只是一种好感和心理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