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小麦

九月 23rd,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

月花湾建村已有五十多年了吧。那时候,月花湾并不叫月花湾,是个小庄子,庄子南北皆山,中间斜斜的一条土路盘绕东西,贯穿了山脚和县城的通路。曾几何时,这里只稀稀落落的住着几家人,鸡犬相闻,鸟鹊扑落,由是雅静。一直到人民公社建起,国家组织实行大锅饭,庄上庄下的人们每日凑在一起,劳动,吃饭,聊天,颇是热闹了一阵,转接着从山西大槐树底下迁来了一些人到现在这月花村的地皮上,历经多年的风雨,几辈人的繁衍,已是一个大村子。
土生土长在月花湾的人对村子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我出生之前,我的父母是老百姓,过着穷人的光景;在我出生之后,我的父母还是老百姓,加上我我们家是三个老百姓,我在父母的呵护下所谓的健康成长,于岁月的刮痕中,由最初的稚嫩渐染沧桑,从开始学着感受以至感悟这个世界,几十年的变化是很大的。我的苍茫的一些回忆,像诸多的同龄人一样,总是脱离不开家乡,离不开学校,离不开那多姿多彩的童年时光……
村里一群拙劣不堪的孩子们,是我童年里最亲密的玩伴。这些孩子们,爬高上梯,没一会“时闲儿”, 顽皮捣蛋,掏家雀,逮松鼠,凫水,爬树,抓坏蛋,“发费”的很,经常闯祸,让家人担心,就连表哥这样的在大人看来是很文静一些的大男孩,竟也沾染此等“恶习”。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生活快乐而精采,甚至还有点惊险。时过境迁,所有这些挂在嘴边时竟也不是很顺畅,一切印象都开始模糊了。
——但一个人的名字却总也忘不掉,她就是我的同学小麦,我们也同是月花湾人。她本名叫小梅,那时我们上学,有个叫揸不唧的同学爱给人起外号,他本身发音不全,常把小梅呼作了小麦,有好事之人就以此传了开来。
记得那时候,我也给同学起过好多外号,而且非常流行,让当事人哭笑不得,诸如马二屁,二八,揸不唧等等外号,都归功于我的口碑,想来当时的想象真是丰富且厉害。
表哥的名字叫依辰, 他比我和小麦大一届,是相隔一里地远的王村人。同龄人当中,表哥很出众,高大粗壮,不多言语,每说话却干脆有力,同龄人中间看起来相对老成,走路时听得风飕飕响,人都跟不上他。我们学校里四个年级,在我们上三年级的时候,人们都常错以为他是四年级的老大哥。在当时那个年纪,小孩们的脾气就像小驴,喜怒无常,你大人看还不知怎么的,就叨(捣)打起来了,但没人敢和他打,他倒是经常深入打架场合“处理纠纷”。我记得有一回是揸不唧和小麦的一个堂哥龙龙在校园里因为一支铅笔嚷起来了,这个说是我先发现的应归我,那个说是我先发现的应归我,最后讲不和,竟扭在一块撕打起来了,同学们在一旁有的喊加油,有的劝别打,有的叫老师,当时乱作一团。
龙龙也是王村的。龙龙和依辰很要好,因为他们双方的爸爸是老同学,家离得近,他就经常找依辰玩,玩打元宝, “转胖牛(木陀螺)”之类,很开心,但有几次依辰被别人叫去玩了,龙龙就扑了空,很失望。
眼下这次龙龙据了弱势,依辰欢跃顽皮的童心本想去帮他一把,正好龙龙见依辰来,也忙喊辰辰,揍他!那揸不唧听到响声就顺势一扭头见是辰辰,嘿嘿傻笑了声。依辰也冲他嘿嘿傻笑了声,说,停下吧。龙龙一听,有些惊诧,但早已疲阵,顺着依辰的话说,揸不唧,停不停下?不停让辰辰揍你!反正我是先停下了!揸不唧于是有些留恋的松了手,那龙龙一翻身挣脱出来,从揸不唧后背猛锤一下,跑了。
这一切我和小麦都看到,直至龙龙挣脱出来,我不由得哈哈笑出声,小麦却哼了一声,转去教室里,闷闷的看了半天书。
在平时,小麦上课的时候都会朝我这边看上几眼,我也会很关切的看她。可那天她就是低了头,课间也把嘴封得死死的,不说一句话。平时下了学,小麦都是和我一块回家的,这次我照例过去叫她回家,她仍是一声不吭。
龙龙下学时脸上还打着霜,只木木的喊了小麦一声,说我走了啊;又冲着我喊声,记着带她一块走!就走了。心想,反正不是一个方向,就不上伴,你走就走吧。
我说小麦,你再不走我可就走了啊。小麦说我不走,接着拿起笔和一个尺子了,在纸上沙沙地写什么。等了会,我有些不耐烦了,就说,小麦,你不走我可真要走了啊,丢下你喂狼吃!小麦听到我这样说,就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我说小麦不要哭,有我在呢,不怕不怕。小麦又哼了一声,侧转头,泪珠子像掉线般的掉。我说不要这样嘛,路上没狼,我一时说错了嘛!小麦就又开始说话:谁是那个意思!妈说狼不吃好人,我没做坏事,才不怕狼呢!我说那是为何呢?小麦说,说,我哥被人打,你为什么不拉开他们,末了还吃吃笑?我,我……我张嘴说不出话来。
小麦就又摁住头连着又写了几个字,写好了就拿起来拍的一下贴在我胸前,拿好仔细一看,上面的字整整齐齐,却是一律向左斜着,几个字很大,是一句话:小松你是个松包!就提起书包跑出去了。
我叫小松。那时的我懵懂无知,但对于小麦是偏爱的。这种情感如何解释?我不知道。而自从打架事件之后,小麦变得似乎大咧了一些,私底见了我就说:松包!松包!羞得我满脸通红,红过几次就不适应了,不再红。倒是小麦也有害羞的时候,比如走在路上,有人开我们的玩笑,你们看好是一对呢!这时,小麦的脸上就像扑了粉,羞红了远处的杏花。
我们那里的杏花开起很美很美。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沉醉。那些杏花坐落在枝头,悠闲自在,放着香,让路人享受,让村人享受,让一天天悄然成长的女儿们也染了心香。所以呀,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们那里的女孩子就如这杏花,远看是古代美人返临到了山村,近看那水做的皮肤微漾春色,未施粉黛却自然甜香。
杏花藏落到别处之后不久,就有杏果子上树了。黄杏枝头闹麦夏,红果扶摇逗屁孩。等不及礼拜天,我,龙龙,依辰,还有揸不唧就相邀了去一棵杏树下摘果吃。我们一致认同了有一棵树上的杏子特别好吃,它不像有些杏儿过于甜腻,又不像一些杏儿偏于寒酸,这种杏,吃起来你没法形容,说甜里微酸不是,说酸里带甜不是,反正吃起来就是爽,一直能爽到你的眉间心上。
小松我从小似乎欲望比他人过之无不及。每次禁不住猴子似的馋劲,我会独自来到杏树底下,望那诱人的杏儿,眼珠子先滴溜溜转半天。一般都是上树边摘边吃。有上不去的树,但看那杏实在好吃的,有时用长竿子挑,有时用石子直接砸,最后装得裤兜里满满都是。见了熟悉不熟悉的人,有些做贼心虚,脸上火辣辣的烧。
每次摘了来,我都会捡些好的给班里同学尝一些,还偷偷给小麦多几颗。小麦这时会很开心,每次她说好吃的时候,便意味着我下次还会去摘杏,而且很快。我们班里有个女神探,但凡别人有什么新鲜事情,都会被她知道,有一回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说,小松,你偷的是哪个沟里的杏呀?怎么看起来怪熟的。我说你可真厉害!谁家的杏长什么样你也知道呀?女神探一笑,朗朗说道,不说就不说,看我给你嚷嚷两声,嘿嘿,喂——小松是偷杏贼哦,偷了杏,还偏心,总是给某人多留着几颗!我一听,心里乱蹦蹦跳起来,说,女神探你别胡说!服了你了!好好好,我告诉你是哪个沟的杏,你饶了我吧。女神探说,你说。我说是胡涂沟。她说不行不行,你让我费了劲的问出来,谁知你说的是真是假?下次再偷了杏来,也要多分我几颗。我说好好好,你这死丫头,真是栽在你手里了!
这个时节,麦子亦如杏子一般,渐渐垂着丰满的身子,炫耀着成熟的果实;蝴蝶和蜻蜓时不时的携了花香飞过来,于是幽幽的香味便溢满了整个麦地。这样幸福的时光,迎来一个个太阳,承接了溶溶的月光。在不知是哪一个崭新的黎明,农人们似乎是商量好的,便开三轮车的开三轮,推车的推车,家家男女老小,皆挥着镰刀上阵,蹭蹭的割着麦子。天还是很热很热,汗珠儿滴嗒嗒直冒,忍不住拿手去抹,一抹,手上的麦叶弄得人脸痒痒。不过每一份劳动能立马看见收获,农人是满心欢喜的。当最后一垛麦子站起来时,夕阳就把灿烂的晚霞赠送给了村庄,使世界有了和麦子一样的光芒。夜晚的村庄昏昏沉沉的,西山上的天空残余着太阳的痕迹,一颗比爱情还永恒的星孤独的悬在墨蓝的苍穹上。
麦子终于收割完了,我们这些顽皮的小男孩也的确帮过家里不少忙。望着日渐堆高的麦垛,有着我们的一些汗水,心里竟比吃了蜜还甜。可是有一天,小麦说,下了学,天还明光光的,我要去捡麦穗。我说麦穗值几个钱?家家户户捡麦穗的可不多了,再说你上着学,还是偷了懒吧。说完我就朝她做了个鬼脸。她却不买账,说,姥姥说了,麦穗丢在地里怪可惜的,你不捡它,它就成孤魂野鬼。把它们收起来,产下麦粒了来年一起种下,它们又能站成一大片,好壮观好伟大吔!
我后来发现,田里捡麦穗的人果然不少,主要是小孩和老人为主。小孩当中又多是女娃。但当时我不知为何,总是预感到这捡麦穗的事儿迟早会不再有人去干。也许是有了这种担心,我就愿意体验一下,至少在心里也是一种补缺,小孩子总是容易被新奇诱惑的——再说,小麦说去捡麦穗,我岂能不去?
小麦央告了龙龙也去,龙龙说不去,小麦说那你叫依辰和我们一块去。人多就捡得多。依辰说我妈叫我打猪草呢。小麦就有些欢乐不起来。她找到依辰,说,依辰哥,你就依了我们,和我们一块拾麦穗吧,那麦穗呀,横躺竖躺在地上,别着了凉呢,那麦穗呀,拿在手里,麦芒加麦粒,看的真是顺眼啊!摸起来真是舒服呀!
表哥依辰就从了小麦,几个人一下学就像兔子奔到了田里。这时的小麦,俨然换了一个人,最是爱说话,一会给大家说,这个麦穗好看,那个麦穗饱满,一会对他说看你出了汗,脸上成了大花脸,一会又对我说,你手头慢,半天也捡不了几根穗。大家在一边或顺着她说,或起哄,哈哈笑。我撇撇嘴说,小麦,你就是小麦,你是捏在我们手心里,吃在我们嘴里头了!小麦就故意懊恼,说,依辰哥,小松欺负我,你给评评理!依辰哥就打马虎般的哈哈笑,还是略带些傻意,说,小松呀,你欺负小妹妹可就不对啦?咋办呀?小麦见依辰帮自己说话,心里撒欢,也顾不上捡麦子了,伸出手指着依辰和我,说,我弯着腰捡累了,就你们俩逃滑,不实在,得有个人背我回去,你小松给我们提上篮子,算是惩罚,好不好?我说不好。小麦说,那怎么算是好?我张口结舌,说不出一二三。小麦就说,就这么定了,依辰哥哥背我回去!你给提篮子!依辰哥你说好不好?依辰稍加动了一下眉眼,坏笑着说,好!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腾腾的声音,原来是田边土路上驶来了一辆拖拉机,司机旁边坐着揸不唧。揸不唧正好看到我们,大声喊,小麦小麦,小麦小麦!小麦就朝他喊:揸不唧,揸不唧!揸不唧是我给他起的外号,于是我也嘻笑着喊开了揸不唧,揸不唧却一点不恼,接着说,对了依辰,老师留的几道题我不会做,我一会找你去抄抄!依辰看看他,憨憨一笑,轻声说,好啊。小麦瞥了他一眼,转接着冲揸不唧冷嘲热讽,真是个揸不唧,不好好学习!光抄别人的,有什么用?!揸不唧嘿嘿一了几声,说了句什么,没听清,被行驶着的拖拉机声掩过去了,只听到几声“小麦!小麦!”的远去的声音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时光真是个魔术师,可怜我所遇的故乡的一花一木,现在想来都不见的不见,更新的更新,长高的长高吧。我们家搬离到了一个叫核桃沟的山村,而旧故乡不种一束小麦已多年。这两个地方的气候大致是一样的,温凉舒适,适合土豆、玉米之类成长。因土豆和小麦的成长时间有重迭之处,土豆便取而代之。曾经的打麦场便荒而不用,长出了各色的小草,还有较为值钱的药材,石础上就常会钻出星星草,开蓝紫色的花,医书上叫做远志。
时光改造着我们的生存、生活方式,同时也将童年的玩伴拆散,并放逐到了海角天涯。我随父母到了别处,小时候的玩伴,好多都失去联系了。不过,因对小麦的偏爱,她的事情我大略还是知道一些的。她一直被我关注着,不知我又被谁关注。常常的想,人长大了就会很复杂,小时候的情景,多好!
表哥上完高中后,因各种原因,就没再往上考,后来在市里学过一年手艺,之后由朋友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嫂子。他们现在在家里开着个商店,生活过得很平淡。据表哥讲,他曾在考县重点初中时落榜,补习过一年,便和小麦成了一个班。第二年,他们两个一起考上县重点高智中学,又恰好分到了一个班。这样一直到初中结束。表哥说小麦在班上的学习一直很棒,那个班主任老师总是在班上点名夸奖她。表哥还说小麦真是个好妹妹。我说是呀,那你怎么不追她呢?表哥无话。两年后,当我们再次谈到小麦时,依辰哥却变得有些伤感,他说他错过了一个好姑娘叫小麦。接着是一阵沉默。
有一年的秋天,我们那里捞铁沙很发财。铁沙来自于山间,由雨水冲击进入窄细的河床,经年累月,便产生了蓝莹莹或黑墨般的铁沙。当时的价格是一吨能达到三百多块钱,摸准这行情后,山里人就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买了雨鞋和磁铁,将磁铁绑在镢头上,弯腰用镢头在河沙里刨,沾满了铁就用水抹掉,再吸。最初的收入是很喜人的,一人壮劳力一天就能捞到近二百多块钱,真正是捞金子呀,喜得穷老百姓牙都合不上。慢慢这好景就下去了,哪有那么多的好铁供他们尽情挖?!可是这铁沙产量是日渐下降,而价格却日益看涨!所以人们的干劲很是保持着,于是有人开始狠下功夫,将河里的石块硬是掀开,绝对有你想不到吃不了的苦!石块下的铁沙真正是绝货!有的纯粹是铁蛋,纯度我看可达到百分之九十几!
终于到后来,河里的铁沙实在是没有多少捞头了,人们开始进攻山上。说起这件事来,父亲堪称发现“新大陆”的先驱。他与山石打交多年,我们的生计大多就是依靠山上的矿产来的。早些年父亲在外边刨铁矿,生产不少却没赚钱,行情不行,并且是承包,除去成本,所获无几。虽然如此,却给了他丰富的探矿经验,那水平不用科技设备,对铁矿的估测不亚于一个地质员,以致于乡亲们都找他探矿。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故乡人也打听着一些山区的矿产情况。揸不唧自是好动的主儿,不知他怎么打听到我们的住处的,有一天腾腾着开着三轮车来到了我们村。正好那时我上大学,暑假在家,他找到了我们,说是收铁沙,并且听说我父亲很能探矿,也想包个矿刨来着。他很健壮,古铜色的肌肤,一看就知道几年里卖了不少力气,吃了不少苦头。熟人相见,自然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我硬是拉他边喝酒边谈话,讲了足足几个小时。我们没有更多的讲铁沙价钱和矿山的事,反而是家长里短的说了个遍,
“我?嘿嘿,上完初中就不干了,家里给买了三轮车跑跑搭搭挣俩小钱。很快就结了婚,媳妇就是你们从前喊着的小神探,嘿嘿嘿……”
“咱们的李老师后来当了校长,他家的小孩也都上了高中了。这小子就是像他爸,学习贼好!”
“咱们山上的铁含量还不错,山上天天过‘红军’,人们用小机子选铁,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中午吃随带的干粮,很发财。你们要是别离开该多好!”
“咱们那儿按政策统一在一些坏地里种了国家发给的核桃苗,虽然死的不少,但也有很多成活下来的,都结了果子了,每年也能收入一部分钱。”
……
过一会会,揸不唧的酒劲儿也就上来了,说话很搞笑,没个正经样,一经我问起小麦的事,话就更没完没了:
“小麦至今没结婚,据说上着什么外贸大学,响当当的本科!平时也见不着她一两回。”
“听人说小麦在初中和你表哥依辰很要好,亲密的很,人们风言风语的说他们俩有不正当关系,嘿嘿。可是后来不知为什么,大约是两年前吧,这关系就冷下去了。听龙龙说,小梅在这段时间里脾气特坏,还喝酒,骂人,完全变了一个人,再不像小时候那样听话。”
“要我说呀,依辰也是个花花肠子,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据说他谈的对象不下十个。要是我,再怎样也要把小麦搞到手!”
……
开学后,我很快给小麦去了一封信,信中我问起了她的一些情况,委婉地表达了对她曾有的一份爱恋,但不深切,都是童年的感觉。小麦的回信却简短:
小松你好,来信收到。首先,上学时我喊过你松包,这里给你说声对不起。在一起时未觉得时间快,现在回头看却是一瞬间的事。十分想念,多次想念,梦里想念。但不知你们家去了哪里,竟有十年没有你的消息!
我的情况很好,无非就是经历了一些感情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对于你当初对我的好,我深记得。我将永远的珍藏这份记忆。
小麦 2006年夏至
致.礼
这信一来一回,不在于说了多少话,对于我来说,重要的在于得到了小麦的联系方式,而且,小麦的手机号也一直没变,这为我联系她提供了方便。我发现,小麦除了心里有些阴影之外,还是从前那个小麦,纯真,善良,活泼,有趣。小麦也对我说,小松你除了比以前不好动外,其他都没变,还是那样的善良体贴。我听了心里暗自欢喜。
这样的联系过了几个月,我们的心灵再次打通,两个人可以说无话不谈。我几乎把我浅薄的经历都讲给她听,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她也一样。她曾在电话里给我讲起一段段过往: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就暗恋了依辰。初中时我们在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一个班。因为是住校,每次回家,我们都一块回去,一块来。每遇到难题,我第一个想到让他解决,可他似乎对我不冷不热。我以为他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就一如既往的喜欢他,通过他身边的朋友,他的发小,时刻关注他,没向他表白过,但许多朋友同学都知道,村里人也知道。直到上高中后分开,依辰开始有意疏远我,有时我给他去信他也不回,后来我找到他学校,发现他喜欢上了一个叫珊的女孩。毕竟暗恋了他多年,我不甘心,于是找了个机会,鼓足勇气,表白了对依辰的暗恋之情,他竟然拒绝了我。我只有在墙角暗暗哭泣。表白后的那个晚上,我哭过之后,就打电话找了个同学陪我,来到一家饭店,向他诉苦。那天我喝了5两酒,一口喝下去的,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朋友说我咬了他的肩膀,我这才知道他背我时我撒了酒疯,哭闹来着。唉,毕竟喜欢了很多年,所以当时很放不开。
小麦稍微停了一下,接着讲:
我为一个人苦恋了多年,经此感情失败,大学里坚决不谈恋爱,直到毕业前的聚会上遇到了李大河。他很爱我,并为我不断付出努力,我被他的真诚感动。大河木讷实在,但心眼极好,很善良,很关心我,而我经历多年的波折,也确实想安稳下来了,我要求不高,只想过着普通人的相夫教子的生活。我与大河谈了一年半,但终因各种原因分开,这些原因我就不想说了。分开时我哭了三天三夜,大河也落了泪。李大河后来与别人结婚,我心里总是放不下他,本来说好永远的忘记他,却还是管不住自己,在他举办婚礼的当天我出现在他和新娘面前。我不知道送他什么礼物好,而大河以前说我笑起来最美,我就尽力想象他对我的好,绽露给他一个最美的笑,接着急转身跑入人群当中,心底里是最落寞心酸的泪。我听见他在喊我,但我当没听见。我的心,真的是时时刻刻希望他们幸福。
一个个彷徨失落的夜晚总是那样漫长,有一次我又流浪落魄在在酒廊里,这里大厅里正放着刘德华演唱的《忘情水》,我的心一阵酸,泪水就刷的出来了。
讲到这里,我说小麦呀,你小时候唱的《采蘑菇的小姑娘》很好听的,我当时就想你将来定是个好歌手,你且在在电话里唱一曲?她竟然很爽快自然的答应了,说是唱《忘情水》,就唱了起来,那歌声多么优美动听,却也满是哽咽忧伤:
曾经年少爱追梦
一心只想往前飞
行遍千山和万水
一路走来不能回
蓦然回首情已远
身不由已在天边
才明白爱恨情仇
最伤最痛是后悔
如果你不曾心碎
你不会懂得我伤悲
当我眼中有泪
别问我是为谁
就让我忘了这一切
啊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夜不流泪
所有真心真意
任它雨打风吹
付出的爱收不回
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生不伤悲
就算我会喝醉
就算我会心碎
不会看见我流泪
唱完之后,小麦就哭了,电话里听着她哭得很厉害。,唉,都说读了一些好书,本以为想开了,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么的不争气。
现代科技的发展,日益丰富着人们的生活,也使得交流方式也有了巨大变化。书信交往和家乡的麦子似乎都一同消亡在历史里。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诸如电邮和QQ这类沟通方式使我对小麦的一些事情更加了解,也使我的一颗牵挂的心稍可宽慰一些。小麦告诉我,虽然在这些年里她经历着伤痛,但终于明白了爱就是细节的照顾和体贴,就是责任心,就是平凡的感动。她说她十分喜欢一部电影叫做《小麦》的,让她看得神迷,看得落泪,一口气看完。她说最初打动她的是剧幕拉开时的画外音:
麦子熟了,我的麦子熟了,咬一颗在嘴里,我想起了小麦的故事。
那长长的麦田,有方形的,有三角形的,那土的颜色和形状,远看像老人脸上的纹。田还是那块田,人还是那些人,这时才摇耧播种,转眼就挥镰收割,一遍遍的轮回。
我们这老地方种冬小麦,据说有些地方暖,春种夏天收,老人说它有微毒。有微毒的麦子怎么吃?唉,无论人还是麦子,没有足够的风吹雨打,是不健全的,或者说是不健康的。
麦子呀,我的麦子熟了,我要到田里去收割,去看我那曾爱恋过的姑娘……
小麦现在很爱读书。她很喜欢《红楼梦》,她说《红楼梦》让她的心灵更加真实,并且沉静。她还通过QQ给我推荐了两本好书,一本是张爱玲的《红玫瑰白玫瑰》,另一本是张德芬的《遇见未知的自己》,她说里面的很多文字能让她一定程度上能够从容面对过去。她最爱听的歌曲,不是什么“超声(超级女声)”,是一曲《》。
小麦常常和我一起回忆起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她说那个时候是她最快乐的。要是人不长大该多好?!我说,唉,别胡思乱想了,你就是情绪波动大,一会看得很开,一会就是个小孩子脾气。
转眼前又是两三年过往。我和小麦都在这社会上混过了几年。一直以来,小麦承受了依辰哥带给她的心灵创伤,压抑,苦楚,心酸,无处释放,曾多次想过自暴自弃,但事实证明她是咬牙挺住了,并且学了很多东西,长了好多技能。想必她一定是一次次的颠倒着想来想去,在折磨中成长,在矛盾中斗争,不管怎样,总还是挺了过来,像小麦一样健康挺拔。她的口才和交际很出色,虽说谈不上女强人,倒可以称之为知性女子。我平日里闲着没事就和她聊,因她的思维、个性和观念自是与众不同,。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一些艺术界的朋友。其中,谢宛平是我一位很不错的朋友,他是一位画家,对艺术极为投入,曾在市里多次举办画展。有一回,我们聚在饭桌上,我向他隐晦地谈起小麦的一些事情,并要他帮我作一幅画,就是关于几束挺立的麦穗。他感动于小麦的故事,并答应迅速作好。小麦看到了题名为《麦穗》的写意画,心头升起一种久违的温暖,她说要见见这位画家。一来二去,小麦就结识了宛平,两个人很是谈得来,并且小麦也开始热衷起绘画来,渐渐地画得也实在好。我这里就留存着她用QQ发过来的几篇作品,真的很好,很喜欢,我由衷的感到高兴。
宛平的《麦穗》后来在省里拿了大奖。画里的麦穗不只小麦喜欢,我也尤其喜欢,真像小麦当年在麦地里捡过的一样。在画的留白处,宛平还了题一段字:
奢侈挥霍的岁月,
穿过崎岖蜿蜒的山道,
绿的浪波一波波翻成金黄,
那时刻让人激动!
那饱满的沉重的颗粒呵,
每一个捧起它的人,
怎不热泪满眶?

小麦对我说,她现在什么都想,又什么都不想,凡该去的都去吧,该来的都来吧,敞开胸怀,欢送你们,迎接你们!她的脸上写满了幸福,写满了成熟,写满了憧憬。
…………
小麦的故事似乎没有讲完。说真的,我真不会讲故事,这真切的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我竟然讲的生硬磕绊;而且对于小麦,她的许多特质我是没有讲出来。就这样吧,我也如小麦对李大河的祝福,我真诚的祝愿小麦一生幸福。唉,我总是在闲下时,烦忧时,忍不住怀念童年时的欢乐时光,以及那美美的朦胧的情感。
创作前的主旨构思:
本小说旨在唤起童年里最美好的东西,以及对人世爱恋的体味,还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要写出小麦个性超脱世俗,表面的大气,内心的忧郁和波澜起伏,追求幸福的主动性,活泼善良,青春气息及诗性,性格的成长,改变,山里人特有的淳朴,山风的浓郁。

0

人 种

九月 16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播些麦子肾水浇,开夏丰收满心欢。
送粒瓜籽到肚里,逢秋结出瓜儿圆。
拿颗枣核培脾土,人上果来树也馋。
拈些枣皮包左心,红心更红枣更甜。
捉颗红豆放右心,花开相思人缠绵。
捏粒扣子手里攥,一个变俩一线牵。
2009年.9.16中午由种豆到肚里的灵感引头写成。

2

木头人

九月 16th, 2009 / 标签: , , / categories: 别人的 /

你总是 埋怨我的沉默寡言
羡慕别人都有玫瑰
幻想着 我们走过浪漫的街
总是被我不经意的实际摧毁
你说 我对感情 像个木头人
不会蜜语甜言 不懂温柔体贴
我总是 忽略细节
好多话在脑中来来回回
也好想 给你安慰
拯救感情中的意冷心灰
不想说 虚假的话
想在你心中拥有地位
像一盏烛光 可以去抵挡 夜的黑
我会付出 为了爱我会全力以赴
当你脆弱而无助 为你守护 日日夜夜
我可以 试着改变
把心底的爱说明白一些
也愿意 把梦改写
未来的日子有你多一些
只希望 爱我的你
不必去担心漫长黑夜
把自己点燃 好让你明白 木的美

0

人 种

九月 16th, 2009 / 标签: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播些麦子肾水浇,开夏丰收满心欢。

送粒瓜籽到肚里,逢秋结出瓜儿圆。

拿颗枣核培脾土,人上果来树也馋。

拈些枣皮包左心,红心更红枣更甜。

捉颗红豆放右心,花开相思人缠绵。

捏粒扣子手里攥,一个变俩一线牵。

 

 

2009年.916中午由种豆到肚里的灵感引头写成。

0

秋寓

九月 14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秋之精为菊英—————-屈原为餐。
秋之气为朔风—————-浸心流转。
秋之神为农夫—————-一笑尽欢。
秋之形为黄叶—————-欲残欲换。
秋之声为寒蝉—————-意兴阑珊。
秋之情为阴雨—————-思绪绵延。
秋之色为蓝天—————-明洗如钻。
秋之香为山果—————-飘溢浮悬。
秋之味为石榴—————-亦涩亦甜。
秋之诗为木桥—————-净思念远。
秋之韵为田野—————-声情并现。
秋之梦为冬雪—————-经霜迎酽。

小雪

东风破

月牙湾的泪光

牡丹江

闲心闲情好听茶(疏香皓齿有余味)

你的方向

般若波多蜜多经

0

哥哥为何这样瘦

九月 8th, 2009 / 标签: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哥哥为何这样瘦
都是想你想得慌
为何陷得这么深
只因妹妹好心肠 

哥哥为何这样丑
只因妹妹俏模样
就算哥哥变周郎
不配小乔才貌双

 哥哥为何锁眉头
都是你呀不理我
虽然哥哥瘦又丑
一颗真心燃似火

你问哥哥啥了得
告你说呀学五车
不嫌哥穷嫁给我
我逗妹妹天天乐

有人抛眉又弄眼
偏对你朝思暮想
不嫌哥穷嫁给我
合铸幸福万年长

0

小崔说事:造反有理

九月 4th, 2009 / 标签: , , / categories: 个人日记 /

木头崔最近读文革故事上瘾;对造反两个字甚感兴趣。古代宫廷的造反故事多矣,要一一讲来,即使我有精力去学了再给大家看,大家也没工夫听我闲唠叨。所以能简的就尽量从简,能不提的,尽量不提。

木头印象较深的造反当属三国的魏延,但这是诸葛亮给他定的性,至于是不是这样,也无从可察了。

历代农民起义均属造反。东汉末年,政府称反军为贼,可见统治者面对前辈董仲舒发明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时失效,曾是何等咬牙切齿!太平天国时期,曾国藩指天平军为长毛,我觉得失之以明智,这反而助长了太平军的威信。
>鲁迅本人及笔下的阿Q也是很有造反精神的,但阿Q因为蒙昧的“造反”被杀了头;鲁迅是幸运的,幸运的生在了那个时代,时势让他成了英雄。

老毛是很有造反思想的,于是创建出一个共和国。这就是造反的意义。

文革时期,造反派这个词为大家熟悉且极为触目。这到现在应该还是个敏感的话题,至于更多一些议论,就不再发了。但造反派的精神面貌似乎很容易想见,就是一大群人,怒睁着眼,赤膊上阵,要打人的样子。或者,翻箱倒柜,找莫须有的罪名。但我总觉得这些造反派不可同日而语同一而论,应该是有区别的,正如一大群坏人里头,还是能再分出好人坏人的。至少有些造反人物,那种活跃的面貌,那种冲锋在前的劲头,还是很值得现在一些麻木了的人学习。

其实,木头崔区区小人物竟也这样认为,造反的思想,人人该有一些,不然都成了平庸之辈。造反的思想首先得从逆向思维着手,决不能人家说什么,你当跟屁虫,人不愚人人自愚。

来燕赵上班,经历了一件事倒有捉摸头。我单位先前的食堂老板,是个老头,因饭菜、服务、价格及各项指标均不能使病人、职工满意,终于有人被逼迫着找回了久违的叛逆,策划起来实行集体罢饭,使其难以经营,卷了铺盖回去。这些日子,我们这些职工的吃饭问题提上了日程,天天流浪着去外边――唉,这交通真是闭塞!也因此原因,那食堂才垄断可为。

木头崔感慨,中国的垄断事例多矣。在利益面前,地方保护主义显然就是一种垄断,房价持续抬高就是一种垄断,医院药价不降反增就是一种垄断。人的贪欲是无法拦住的,回到我们的小圈子来,假若那老头和大家亲善友好,把服务提上去,我看他还是很赚的,总觉得离欲望目标远,不知足,那结果只会让自己偏离欲望目标更远。

大家苦心罢饭得来的成果终于来了!换了新的食堂老板,头一天明显与以往不同,饭菜质量、价格等各方面均以大的改观。大家明显有喜悦之情,这喜悦更多是来自于打败食堂旧老板的一种成就感。但是,随着日子一页页的翻过去,我看这食堂老板的经营也就那样,价格比以前便宜不了什么――而相比以前,显然是进步了。所以,木头崔感言,造反有理,造反还是起作用的,但不能仅指望造反就把意愿达成,那是不可能的。

喜欢有反骨的人,反骨也是一种骨气;讨厌异口同声和世俗的表情。反骨,希望是自己长起来,不要让别人给按一块凸出,那不叫反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