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回家三日(资料)

十月 14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2000.4.21 星期五 晴
我手中的钱已花光,姐也将面试,需要一部分钱。不得已,我搭上了返家(灵寿)的公交车。
回到家,日头也将落山。爹娘仍在平山忙他们的活计,还没回来,我决定当日翻山越岭回去见他们。
大约两个小时,我抢在夜幕拉下之前,回到老家平山县顺草沟。
门锁着,问过大伯,说爹当天回灵寿了,至于娘,则在山上干营生呢。于是我就寻她。半路,一张和蔼而比以前略瘦的面孔扑入我的眼帘,是娘!我忍不住跑前去几步,喊道:娘!娘高兴地接应着:“真想不到今儿你回来,看着老像你……”
天着实不早。我提桶水,娘已开了灶,一会,爹的那位伙计也回来,和我侃开了。唯有娘的步调是最有响头的。又一会儿,桌上就端上了满是猪肉块的面条。娘说起爹,说他刚走你就回来,走了两岔子。
2000.4.22 星期六 晴
一大早,她就起来为我做饭,说是赶早回灵寿,说不定爹在家等我。娘硬是让我饱饱的吃了顿肉菜,上炕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包饼干,娘忽然想起来似的说的:“瞧我这记性,你三姑给你爷爷上坟时拿来的,我都忘了。”
又说起我上次回家,一个人孤零零怎么吃的饭,我就说吃你给丢下的烧饼哩!她就扯了好多话出来:“青青看人最亲,我去你大姑家,她这问那,临走时硬把五个烧饼塞给我,回咱家时想你们爱吃,就搁罐里了,你还真能找见。”
我终于再次迈出家门。
回去,却并非和娘料想的一样。爹没有回家。我和姥爷就开始絮叨一些话。思忖学费,说姐姐的学习面试,爹他们所从事的活计如何,等等。可不知爹究竟去哪儿了?
下午,老远听到有人招呼谁,遂跃出门――啊,爹回来了!
和爹就谈起别后的情景。爹问我为什么总是瘦,想吃饭不?姐姐的学费尚未筹措齐全,这使他很内疚。爹说,文革还欠100元钱的蛭石钱,说好了明日去要,他给。
2000.4.23 星期日 晴
我们搭车去了文革家所在的村庄,苏家庄。他却不在。和他老婆说了一大通好话,一点用都没有。爹干皱的脸愈显苍老。他忽然冒出一句:“诺孙子,躲了!”爹懊恼,看看我着急无奈的表情,又急忙缓和下来:“几日内把货卖了,我给你俩送钱!”
“爹,你不必自责,相信姐姐更体谅你。保重!”我说。
对面一座大桥。东西向的公路恰与之交成“T”形,这个“T”正是我和爹将要分离之处。东边是爹要回去的平山,往西七里有一个小站,我可在那里乘车。
七里地步行起来还是很累的。爹考虑了这些,非要给我截辆车。
许久,飞来一辆三轮,爹起身招呼,那人竟头也不回,狂驰而去。又来一辆,那人却说不到车站。我就对爹说:“往平山的三轮车正多,你先搭上走吧,甭管我,我都这么大了,我也会截车!”
“你能吗?”爹说。他总是不相信我的能力,于是我无话可说。
还算有一些运气,有辆三轮车看见了爹打手势就停下了。我就如鱼得水,猴一般爬上去。回头见爹正满意地朝我笑笑,我也强装了笑颜回他一个笑。
“走吧!”他吆喝一声,脸上看不出什么留恋的表情,但这声音听来总是让人苦涩。他用一双困乏的眼睛默默的望着我走远,我看了他一眼,低下头不敢再看他。再抬头看他,车已经走远了。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看着过去记下来的东西,百感交集,有些事情的细密处还是忆不起来。于是抽空录入电脑,是为纪念。

陈泓题上句:

爱江山,打江山,创开元,守开元,安禄山反叛成祸乱,玉环之死千古冤 

自对下句:

思倾国,果倾国,爱江山 ,更爱美人,江山美人可双赢?英雄美人总关情

崔对下句:

上梁山,建梁山,打天下,夺天下,朝廷一纸招安令,宋江晚节不能保

0

风游记(2002年作)

十月 6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空气在湿地上凄凄的涌
于是就生出了风
风儿愉悦了
就嬉戏高高的山林
山林哗啦啦地乐一阵
就说风儿呀你爱闹的很
爱闹的很
风儿又趁兴
忙拉住了云天的衣裙
云儿忽而浅笑忽而忿忿不平
“风儿风儿你轻点
跑得也不要太猛!”
后来风儿碰着月亮和星星
还拜访了黄帝尧舜
月亮上的嫦娥正在弹琴
柔弦细语弹一回高山,弹一回峻岭
黄帝尧舜,言语谆谆
“大千世界,五彩纷呈。
无枯旱兮润润
无雨涝兮丰丰
一看天,二看君。”
风儿想盼一年丰收何易
天地相助雨露恩泽我作了甚
想着想着愣了神
醒来原来是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