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6

几件事

十一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categories: 个人日记 /

游抱犊寨,与同事登南天门山顶。

新浪《李学鳌》文被新浪博客读书栏目收录。

无语。

0

客 天

十一月 26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客到黄州,或从夏口西来,武昌东去

天生赤壁,不过周郎一炬,苏子两游

                                         (清 郭朝祚)

2

脂砚斋真相

十一月 16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谭 /

  脂砚斋是杜芷芳和曹雪芹的合名!

——《红楼梦》“”姓名考

 

    研读《红楼梦》,不可不知脂砚斋。那么脂砚斋究竟何人?各路名家经研究得出不同的结论,比如史湘云说;叔父说;堂兄弟说。

    2009年的一天,木头崔和朋友聊起红楼,忽然突发奇想:“脂砚斋”似乎是两个人,应该是曹雪芹和一个红颜知己的合名。“脂”是女性的一方,“砚”是男性的一方,“斋”是合作一家的意思。这是猜想,不知道对不对?于是便参考一些既定论据,展开分析:

(一)由既定成说“史湘云的人物原型是脂砚斋”推断出“史湘云的人物原型即‘脂’”

    《红楼梦》很大程度上是一部自传体小说,是身世和感情的寄托所在,书中的好多故事情节都可以找到原型。所以,凡参与各种形式的创作者都视其为生命,甚为用心,但从评点的内容和风格观察,脂评体现出男性和女性两种特征,最好的解释就是脂、砚二人合评。

女性味评点:

    脂评甲戌本第一回上有两条颇似”临终绝笔”的批语,写在作者所题“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首诗的眉端:“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瘌头和尚何!”

    第回: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甲戌侧批:意真辞切,过来人见之不免失声。“过来人”体现原型之意。而女子爱哭也自是天性。

 

男人味评点:

    脂批中有不少牵涉到全书结构和寓意的特点,除作者外别人是不可能批出的。例如:开篇讲到青埂峰下顽石时,就有一系列脂批,表明"青埂"实为"情根""落堕情根,故无补天之用""高十二丈应十二钗,方经二十四丈照应副十二钗,三万六千五百块照应周天之数",这种类似的比喻是只有作者才有可能加上去的。

    红楼处处设迷,脂批处处揭密,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是作者在唱双簧戏!

    提到庚辰本,庚辰本二十一回的回前批语更值得注意: 

    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唯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

    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

    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

    是幻是真空历过,闲风闲月枉吟哦,

    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

    凡是书题者不少,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

    在这里批者提供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失其姓氏”的读者题诗。按照一般思路,既然批者很欣赏此诗,继而就会希望了解作这首诗的人,对诗大加介绍,而对其人却声称忘却了姓名,难免让人怀疑此诗是作者(批者)的迷惑之笔。

    鉴于影射政治和艺术创新的某些关系,主创者曹雪芹连用迷惑笔法,使读者深感其妙的同时不得其解。而一部《红楼梦》如果仅仅是因为隐笔手法的大量出现而让后人不得破解,书中的真趣还是要大打折扣,曹雪芹于是想到自解红楼。司马迁写史,蒲松龄写鬼故事,通常在末篇辅以简洁感言,于是曹雪芹仿而作之,推陈出新,是为脂砚斋评点之组成,成红楼一书不可分割的部分。而另一部分脂砚斋评点则兼具多重意义,一为通融全书,作注细节之需要,一为寄情托爱,缅怀亡人之凭借。这一部分的脂评该是多次回评,寄情于雪芹生前与死后。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认定史湘云的人物原型是脂砚斋。他还是把脂砚斋当作一个人看待的。而脂砚斋的评点文风兼具男女特点最确切的理由就是两人合评。既然脂砚斋是两个人,那么,由既定成说“史湘云的人物原型是脂砚斋”推断出“史湘云的人物原型是‘脂’”,脂其实就是史湘云。

 

(二)曹雪芹的续弦夫人是杜芷芳

     几年前,北京一位张姓工人家里曾发现一对旧书箱,那上面不仅有“乾隆二十五年岁在庚辰上巳”及“题芹溪处士句”,而且书箱背面还有“端庄凝重的章草”写着:

 

    为芳卿编织纹样所拟歌诀稿本

    为芳卿所绘彩图稿本

    芳卿自绘偏锦纹样草图稿本之一

    芳即自绘编锦绞样草图稿本之二

    芳卿自绘织锦纹样草图稿本

 

    据披露,除以上提及的内容外,这对书箱上还刻有恭贺新婚的吉庆词、“拙笔写兰”等字画。另外还有一首七言悼亡诗。经过一番鉴定、考证之后,认为这是“二百年来的一次重大发现”。那五行题签是“曹雪芹笔迹”,一首七言悼亡诗则是“曹雪芹夫人的墨迹”。论者的结论:芳卿就是曹雪芹在南京续弦的妻子。

    吴恩裕先生考证出史湘云原型就是曹雪芹后来的续弦夫人杜芷芳,并有相关人士做出以下推理性描述:

    乾隆二十五年间(1760年)曹雪芹从北京西郊独身一人去江南,在江南不仅重温了旧梦而且找到了梦中人。她就是新妇杜芷芳,1760年三月初三他们喜结秦晋之好,随后杜芷芳跟丈夫一起回了北京,可惜的是好景不长,三年后1764年春节因饮酒过度一代大师曹雪芹溘然长逝,曹雪芹一去杜芷芳是极其悲痛的,她整理着亡人的遗物,睹物思情,凄然命笔,在她们结婚用的红木乡里层留下了哀悼的诗句:

    不怨糟糠怨杜康,乩诼玄羊重克伤。睹物思情理陈箧,停君待敛鬻嫁裳。织锦意深睥苏女,读书才浅愧班攘。谁知戏语终成谶,窀穸何处葬刘郎。

    诗的大意是:
   
你我恩爱不计贫寒,谁料想竟是烧酒将我们夫妻拆散。似乎是命中注定我们要分手在玄羊之年,(1764年是未年),看见你的旧物引起我哀伤的回想,为了安葬你我不惜卖掉了嫁妆……我定要学那替哥哥班固续写《汉书》的才女班昭,完成你未竟的事业,怎料想你生前的戏言竟会应验?!

    借助既有论据,体会遗文所含的意思,木头崔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感觉:帮助曹雪芹成就《红楼梦》全书的,杜芷芳是第一功臣!但是,据(一)所述,参与评点的“脂砚斋”应为两个人,“砚”字拆开为“石见”,即指石头自见,所以另一个评者便是曹雪芹自己。“脂”就是杜芷芳,“砚”就是曹雪芹。“脂”在参与编校评点《红楼梦》一书上用力最深,至于是否续书,以及续书结果如何,不在今日讨论当中,但可以明确一点,杜芷芳应该就是人们通常认为的脂砚斋。

 

(三)脂砚斋是杜芷芳与曹雪芹的合名,同时也是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合名

    以曹雪芹对文字隐喻的才艺表现力,是大大的会在自己和知己爱人的名号方面及《红楼梦》主人公的名号方面大做文章的。而《红楼梦》当中的贾宝玉与史湘云正是套用了雪芹自己和杜芷芳这两个人物原型。如果我们细心留意的话,可以从曹雪芹的写作心理和隐喻艺术出发,可以找到一些揭开“脂砚斋”之谜的突破口:

    砚-贾宝玉-

    砚,文房四宝之一,而贾宝玉名字当中有个“宝”字,暗合。

    砚与玉均由石出,与《石头记》书意暗含。贾宝玉即是青峰边上的石头,曹雪芹也是石头。

   “砚”的右半部是“见”,”贾“的下半部是“贝”,字形关联,且与“玉”意通,绝非巧合。

 

    脂--杜芷芳

    脂与史、杜谐音。“脂”与“湘”形似。

    芷通芝,是一种香草,芳若芝兰,谷梦云致。湘云,即远水飞云,动感轻灵。均是空灵脱俗之物,略合史湘云与杜芷芳之品性。

    史湘云的故乡为金陵,即今南京,与杜芷芳一致。

 

    芷,香草名,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粗大;茎叶有细毛,夏天开白色小花。

    芹,多年生草本植物,夏天开白色花,茎叶可以吃。亦名“水芹”,古名“楚葵”。又有一种旱芹,有特殊的香气,俗名“药芹”。

    从色相上讲,芷、芹、云、玉均属白色。而曹雪芹自名“雪芹“,可见对天然之白色情有独衷,应该蕴含着自己对人生梦幻的深刻体悟。

    从贾宝玉与曹雪芹的字形字意关系看,又有着一种天然的关联。

    曹雪芹原名曹霑,又名芹圃、芹溪,从字形结构或字义上看,与“芷芳”两字相比,除了草字因缘外还有很多相通之处。

    “脂砚斋”中的“脂”字,其实并非“胭脂”之意。以曹雪芹及唱和共随者的学识,给自己起名决不会取浓艳之意。据【抱朴子·仙药卷】记载,有一种植物叫玉脂芝,生于有玉之山,常居悬危之处。“芝”同“芷”,即,玉脂芷。这种解释将“脂”、“玉”、“芷”联系了起来,更加佐证了曹雪芹与杜芷芳的关系(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关系)。

    “脂砚斋”中“斋”的意思,我倾向于理解为书房。脂、砚二人是书心相通的红颜知己或爱人。这就进一步证实,两人很可能就是曹本人和新妇杜芷芳。

 

    曹雪芹笔下的文字意象中,关于仙草、雪、药、石、玉、幽谷、白花等,比比皆是,甚至于道家空无思想,缕缕浸透,将包括杜芷芳在内的几个红颜知己的深情浓缩为一个个具体的意象的物景,正所谓: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历来红学论者都倾向于脂砚斋就是书中的史湘云。经过我以上研究分析,木头崔大胆判断,脂砚斋就是史湘云和贾宝玉的合名,也是现实当中曹雪芹和杜芷芳的合名,这不但有确实的依据,而且有缜密的分析,使得《红楼梦》作者的种种疑点顿时薄雾见晴天(前八十回主创仍为曹雪芹,脂评是曹杜二人合作,以杜评点居多。曹生前死后,杜都参与整理文稿,进行编辑)。

0

转载篇:中秋戏作

十一月 11th, 2009 / 标签: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天上有个月亮
    地下有块月饼
    你抬头望月
    我低头吃饼
    你说月亮很圆
    我说月饼很香
    你轻轻叹息
    我一脸迷茫
    唉
    这月亮之上
    人生的怅惘
             (微雨江南)

                                     我与微雨江南并不相识,今晚搜得此佳诗。
1

2009年的雪

十一月 11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个人日记 /

我想,如果说石家庄的80后所见的有哪一场雪印象最是深刻,那么我要说是2009年的雪了。

只说昨天下的这场大雪吧,整整下了一天一夜,到现在,天空仍有细细的雪花在飘落。现在,雪下了足足有尺半深,预报说今天还有暴雪。以前在山区老家,最爱积雪,最厚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厚,而且印象中,市里头的雪是边下边化的,谁料想现在它竟不想化了!

听来的人讲,路上的车极少,就是昨晚曾坐过的公交也大都停了。踏雪而来,无论多远。本来白雪茫茫,这又人行其道,咯吱咯吱,深雪陷膝,一步一印,这是何等的壮观!我在单位住,没能领会在路上行走的感觉,只在院内外稍加领略,想来是一件憾事。

这场雪又好又不好。好的,自不必多说了,除现于笔下的,还有更多内心的感触尚不会表达。不好的,就是从客观意义上讲,它几近一场雪灾。中国尚有吃不饱穿不暖的大批苦人们,不知这样的雪天他们如何度过?

0

木兔本记

十一月 8th, 2009 / 标签: , / categories: 红楼梦新 /

 

有一只兔子,忘记是什么颜色了,也不知来自哪里。不是月宫,就是山野。

它现在二十几个月大,平日里闲着没事就眼珠子左转右转,可有意思了。兔子转眼球的时候,许多风物和灵思便从她脑中飘过,时而苦时而甜。


这只兔子有时还很爱玩,这一切皆缘于十足的好奇心。在山上玩了,在庄稼地里玩,在树上玩,一天到晚的玩。她跑到村庄里的时候,认识了许多家兔。

她有许多话,藏在心里好久了,可家兔们不懂。这一切直到兔子遇到木头得到改变。

 
而木兔的相遇相识,据崔梦楼调查了,主要有两个版本,闲着没事,便涂鸦这段真实故事,他审校这些过往情缘故事,竟不知哪个版本才是真实。白天夜晚,感觉不同,逻辑倾向便不同,真是没法裁夺此章节。无奈便都收了进来,以读者之境遇具体判断,料想如此更好。遂见如下:

 

缘遇版本一:

有这么一天,兔子游玩至一木头处,见其默然无语,孤独一木,顿生怜惜,不愿离去,遂伏在木头一侧静看云卷云舒。

木头说,兔子有神力。兔子说,木头有灵性。

木头又说,兔子是水,解木干渴。兔子说,木头是木,水得施展。

木头说,你不要过谦。兔子说,你太客气了。

木头和兔子说,是呀,我们都太见外了。

后来木兔都不说了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里的话变作各种表情,一会笑,一会恼,一会慎,一会怨,一会乐。

一位老大爷路过,看到此情景,点评道:这也是一种幸福。

就这样日复一天,月复一月,平淡中倒也有几分真趣,木兔心下自是满足。更可喜的是一个春天,枯木逢春,灰色的生命冒出嫩黄的芽儿,夏天一到,绿意浓浓。兔子欣然卧在木头的绿荫下,与木头共同感受着生命的喜悦。          

 

缘遇版本二:

有这么一天,兔子在山上待的寂寞,就下山走走。忽然半路遇见大灰狼,大灰狼穷凶极恶,要把兔子吃掉。情急之下,兔子从半山腰来个纵身一跃,一下子落到了一大块草地上。

天上掉下个好兔子,正好落在了一块木头身上,木头顾不上疼,问,谁家兔子走路不小心,摔疼了没?

兔子说,有只大灰狼要吃我!

木头说,嘿嘿,不怕不怕,它果真要来,你可举起我一棒打死它!若图息事宁人,你只管藏到我身下,暂且一避。

兔子说,切!你的话我敢信吗?我可不能拿命作赌注。哎唷,疼死了!

木头见如此,忙关切的说哪里疼了?可能是震着了心肺了,来,我帮你揉揉?说着就要动手。

兔子微嗔道,坏木头,傻兔头!不疼了又!我的肚子岂是你随便揉的?哼,不和你玩了!

木头接过说,兔子慢走,小心大灰狼!

兔子回过头一笑,说,我这当兔子的心急慢不了!回头要记着给我写信!

一溜烟窜到××某学校,呵呵,原来是个学生变的!

兔子给木头的这一撞击让他连日茶饭不思。这是怎么了,是被她碰疼了?疼不疼,但还不至于吃不下饭。那是为什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喜欢?软绵绵的兔子呀,乖兔子呀,你弄痛了我反倒对你说不痛,为何不说真心话?我也不知道。啊,我是爱上你了吗?兔子!

自思,兔子让我写信,还有那最后的回眸一笑,果真不讨厌我呢,她的心里也定是波澜壮阔!她也会喜欢我吗?管她呢,赌一把再说,想到啥就写啥,看她到底是何心思!

风信子把木头的心事传到××,兔子收到,偷偷笑,心想,木头果然坏!虽如此,到底是块通灵木头!想当初,我说心疼,原是心疼碰疼了他呀,他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搞不清,呆头呆脑的木头!

兔子把信回过来,木头满心欢喜,又回复了一封肉麻的情书,如此木兔往来甚频,后来终至于花前月下,柔情蜜意,良宵苦短,直叫世人羡慕不已。

 

过河

木兔偶遇,先已表过。一日,兔子去外寻草, 见一小河漾漾可心,且有小船浮动,船夫放歌,惠心畅怀!于是回返,非要木头也河上一去。木头在此处久呆,原本修行,经不住兔子再劝,且对河水也心向往之,于是答应过去玩。

可是如何才得过去?兔子说,我推你吧。木头说好的,就把身子紧缩了一下,让兔子推,兔子费尽力气,竟不能推动。木头呵呵一笑说,兔子,我有个妹妹叫风儿,以前信善积德,现在专管风事,我呼她一下,她就能把我带到河边。

真的?兔子不信。木头就吹口气,果然一阵大风来,木头在半天空飞呀飞,飘呀飘,兔子在下边只是追,不一会就到了河边。

兔子来到河边,船佬已不在,空渺渺一片。兔子有些害怕,说,我们如何到这河上玩?会不会被淹死?木头笑说,不会,有木头在,你怕什么?兔子还是怕,说,可我不会游泳呀!木头说,有我在,自有办法!

木头让兔子伏在木头上,兔子犹豫不决。木头再说,兔子同意了。木头又朝天空吹了口气,又是一阵风来,把木头刮到了水里边,兔子可真被吓了一跳,不过还好,兔子抓得木头够紧,木头也小心负载着兔子,就这么的在河上漂游过一程。天色渐有些暗了,兔子心头忽然涌上一阵莫名的担忧,并且她发现,这条河并非她想象的那般美好,就说要回去。木头答应,把兔子送到了河畔。

兔子说,木头,你再吹口气,把我送上岸吧。木头说,不用了,我本是一只修行的白狐,在山野里等了你千年。可是上天告诉我一个兔死狐悲的秘密,说要我在你出现的那一刻变作木头!我答应了!现在,我没必要再瞒你了,我且以狐狸的双脚和脊背负你上岸吧。

兔子听了木头的话,眼角的泪水就簌簌的落下来,木头经泪水一激打,煞时变作了白狐,转眼间负着兔子上了岸。兔子还没来及再认真看一眼白狐的样子,白狐已消失在深密的山林里去了。

 

 

 

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