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8

也说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

十二月 26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谭 /

    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被专家们都快嚼烂了,木头崔本来无须再烦嗦,可偏偏脑子一时很活跃,于一晚上灵思突发,欲把它打压下去,无奈法力甚小,遂由它冒出来,是为我现在的胡说。

 

     在红楼一书中,木石前盟通常被人们认为是宝黛之间的夙缘,金玉良缘指薛贾之间存在一定感情且符合封建秩序的姻缘。前者本无异议,对后者我却不敢苟同。刻意打造金玉良缘的是薛姨妈人等,与宝钗无关。曾经听过名家的讲解,自然就先入为主,不能有新的见解;曾经对黛玉的了解大过宝钗,以至于犯了一个通病,就是分析人或物,这个好那个就不好了,这个人不好就是坏,不坏就是好,非此即彼,不是驴就是马,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说黛玉好不能说宝钗不好,说木石前盟好也不是说金玉良缘不好。宝钗是封建时代拘限下的女神形象,在她的身上,我们几乎看不到她的丑恶,甚至可以这样评价:她端庄处圆(不是城府),她正统高贵,她稳妥自然。至于有人说她不小心听了两个丫头的紧要谈话,临场喊颦儿是陷害之语,我想没那么严重,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时之急哪会想许多?!
     对木石前盟的理解,我发挥一下:为什么作者将其定性为木石前盟而不是金玉前盟?就因为这一木一石都是天然本色的东西,且现实的自然距离特别相近。结合红楼旨意,我归纳为:木石前盟是积两情相悦知己之恋、恩情宣照下的天然本色的爱情,它超越世俗直达心灵的最深处。作为木石之一,黛玉是一种精神面的理想标本,在现实中又真实存在。
 
    金玉良缘呢,我想贾薛之间的情缘只能是金玉缘,宝钗虽然完美,但与宝玉谈不上金玉良缘。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薛宝钗的个性是经过封建社会雕琢过的,而贾宝玉是假宝玉真石头,和薛宝钗自然不是真的金玉良缘。一个切实具体的证据就是贾宝玉反感薛宝钗的经济仕途思想,心灵不能交融,在人们看来“都道是金玉良缘”,其实未必尽然。

    全书明着写的是金玉缘,暗伏着金玉良缘。不论是哪种缘和盟,都演绎成了一本“怀金悼玉”的《红楼梦》——当然,良缘不等同于爱情,宝黛之间才是真的爱情。那么谁和谁才是真的金玉良缘呢?我看就是史湘云和贾宝玉。为什么贾史之间就是金玉良缘呢?

     第一,我要说,贾宝玉对湘云的好感不亚于甚至大于薛宝钗。

     全书主人公宝玉,所居的地方名曰“怡红快绿”,简化为省绿留红的“怡红”之院,其间是“蕉棠两植”,蕉即绿,棠即红。“红”象征史湘云,“绿”象征林黛玉。黛之所居一片绿色,而湘所掣酒令牙筹,以及许多其他暗示,都是海棠的诗句典故。
     上面这段话是红学老前辈的看法,我赞同。不过我补充两点,第一我认为史湘云可用来指代的还有芍药红,此处略过,只为求证红意。第二,薛宝钗的性格有牡丹之态,也有牡丹之红——但这只是稍带,红还是侧重指史湘云的,甚至于扩而大之,还包括晴雯等人,后话表过不提。

     先看一段话:

    在宝黛刚平息拌口之焰后,天真的湘云走了过来——
   湘云:爱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玩,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理儿。
  黛玉: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上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

    再看一段话:

    坐着,就有人回:史大姑娘来了。一时果见史湘云带领众多丫鬟媳妇走进院来.宝钗,黛玉等忙迎至阶下相见. 青年姊妹间经月不见,一旦相逢,其亲密自不必细说.一时进入房中, 请安问好,都见过了贾母因说:天热,把外头的衣服脱脱罢。”史湘云忙起身宽衣王夫人因笑道: 也没见穿上这些作什么?史湘云笑道:都是二婶婶叫穿的,谁愿意穿这些。”宝钗一旁笑道:姨娘不知道,他穿衣裳还更爱穿别人的衣裳可记得旧年三四月里, 他在这里住着,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倒象是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

     两段话,一个说湘云吐字不清,黛玉故意将其揭示出来,是爱哥哥,即爱宝玉。第二段话,让湘云穿上宝玉的衣服,为什么不穿别人的?这些都是暗示,暗示宝玉和湘云后来的关系。真正是天真无邪的人,自由散漫的一处玩,一处说笑,心情何等放松,何等舒广!和史湘云这样的人一块玩耍,连心里都像开了花,或有一种“荡胸生层云”的感觉。
  曹雪芹写有关史湘云的文字看,也是相当轻松和随意散漫的,他和贾宝玉一样特别喜欢这个人物,喜欢她的性格,喜欢她的快乐。到后边大量的描写湘云的故事的文字,大约在黛玉去世之后。如果说宝黛之间是刻骨铭心的爱情的话,贾史之间就是投合与相知,两人落魄后再相逢,本已有意又经搓合终能相守,日子虽然艰难,也同样美好!

 

    第二,物象的对应。

   《红楼梦》一书经常出现用金玉、巾囊的对应关系牵扯人物的因缘。这是一种暗寓。从这一角度思考,史湘云的麒麟在现实中子虚乌有,正如龙一样,虽然人们知道它的形状,但没见过真正的活物,所以是空的。贾宝玉是假玉,一空一假,谁也甭嫌弃谁是真玉还是假金。进一步分析,湘云所佩戴的金麟麒是金与自然之瑞的融合,比金钗自然多了一点灵动感,而与本色的石头更亲近了一层。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红楼梦一书一直在突显的是人类精神层面的东西,追求人性的本色。贾宝玉是什么人我们心知肚明,而史湘云的性格也是本色天然的。不仅如此,而且大方有趣,有女人妩媚之态,有男儿倜傥之气,俗世中难得有此等佳人。

  
   反观我们生活的现实,结了婚的男男女女,真正相爱的有多少?性灵相通的有多少?能坚持到白头到老的更有多少?王安石写了一篇《褒禅山记》,讲的是越往深处,到达的人越少,爱情和婚姻何尝不是?所以婚姻是一半爱情一半磨合。把所有的不合适磨掉了,那么婚姻围城之内,照样是香融融的芍药芬芳!

    宝玉听说湘云来了,瞧他那个欢喜劲,拔腿就去那里看她,林妹妹当时还吃醋呢。不是平白无故的,原是有心电感应和预感的。
    宝玉和湘云最终走到了一起,我看这观点成立。可惜高鹗给错写了,也误导了大批人,怪不得张爱玲骂他骂得非常狠!可望而不可即的木石前盟诚然完美,却不易得,我们不如守候一份像贾史之间的金玉良缘。照样会明快动人!

0

为什么会有真假宝玉?

十二月 17th, 2009 / 标签: / categories: 一品红 /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这首诗不用说,是写贾宝玉的。

贾宝玉和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之间有着不可回避的情缘,贾史情缘当在下部中重点描写的。还有一个甄宝玉,给人的印象似乎是虚笔带过,没有多少故事在。凭直觉,曹雪芹设置这个人物大有深意存焉。

女娲补天时余下的一块无用的石头,无材可补天,后来变成了假宝玉,幻化人形即成贾宝玉,徒有光华的外表,其实败絮其中,《西江月》一诗就是传承了石头情状并有发挥。

贾宝玉是个什么样的人?除却外在事实所体现,我们发掘他深刻的内心,既有封建社会公子哥的部分残余,更有旧社会人性当中最光辉的一面;他既有文弱书生的姿态,也有桀骜不驯的反骨;他崇尚深入骨髓的知己之恋,但同时也会为尘世俗欲所牵动;他以广远的情思博爱美好的人和物,可也造成过像金钏之死这样的悲剧。他,,自私而高尚,多情又无情!

这个贾宝玉,他活的那样真切,那样生动,就像无稽崖下的那块石头,种种个性积于一身,让人为之萦思不绝。想当年曹雪芹写他应该是最轻松的,该打该骂由他,随笔而来,落拓不羁,自成一体。他对书中主人公从没有第二人像批点宝玉一样直露,而且又是欲批实辩,似贬实褒;这个宝玉身上太有雪芹的影子了。

而那个甄宝玉呢?不错,他是真宝玉,可是他的价值在哪里?半部残书无处寻找,高鹗续笔尚还凑意。关于甄宝玉,《红楼梦》第五十六回说,江南甄家遣人来送礼请安。甄府四个女人一见贾宝玉,说两人模样性格均极相似,然后宝玉对着镜子睡觉,梦中见了甄宝玉。第五十七回也交代了甄家家中形景,自与荣宁不甚差别。高鹗续书中有二人对话,反映岁月变迁后的性格差异,大意是说甄宝玉走了一条仕途经济之途,贾宝玉说他“不过也是个禄蠹”,与之“冰炭不投”。按照曹雪芹的真假逻辑,设置甄宝玉意图即在此?可能是,也可能是想借此点出一些与贾宝玉不同的真人真事,而又不便于直白,只好假借传影。

人名及地名撰写上,曹雪芹常常赋予其和扑朔迷离的隐寓。甄贾宝玉也不例外。甄贾宝玉其实就是两块玉,一真一假,真的不真,假的不假。假作真时真变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清周春《红楼梦约评》:“甄贾两宝玉,从《西游记》两行者脱胎。” 俞平伯在《读红楼梦随笔二则》中说:“如甄贾宝玉,一式无二,即《西游记》之真假悟空也。” 先人对此早有发现,木头崔此处是略补新识,稍有发挥。

因为红楼梦是残缺的,我们不得而知曹雪芹最终将两个宝玉统一起来,又安排他们怎样的结局,真了又怎样,假了又如何?还不都是人生一场?据此我推想,这个甄宝玉是宝玉原型真实生活中的另一个影子。

《红楼梦》一书充满了辩证思想,真与假,无与有,美与丑,清与拙,阴阳论,意淫与滥淫等,均有涉及和阐发。不但有真假宝玉,还有清拙宝玉。

宝玉曾说女儿们是水做的,男子是泥做的,但实际当中,宝玉的原始形象,正好可以用清拙二字形容,既清又拙。因为贾宝玉是真石头,沐受了天地之气,阴阳之精,所以又是清的,而后来因在红尘中经历了梦幻一场,又含拙了,反映在书中就是既清又拙的宝玉形象,而借甄宝玉之笔轻轻点过,虚虚实实,诱人入思,妙不可言。

人的性格绚烂多姿,变化万千,大部分人多重人格,有的还有棱有角。或者可以这样解释,甄宝玉的身心里藏着一个贾宝玉,贾宝玉的身心里藏着一个甄宝玉,甄宝玉理性大于感性,世俗大于朴真,贾宝玉感性大于理性,本真多于世俗。所以,我归纳为,人的一生,就是真假两个宝玉互相打斗的过程。

是否也可以这样理解?贾宝玉和甄宝玉代表了人的两个结构?一个是灵,一个是肉,贾宝玉是灵,甄宝玉是肉。类推之,钗黛是否合一?钗黛看似两个人,其实是一个人的分身,正如真假宝玉?还有脂砚斋,看似一个人,其实合了两个人的名姓!

曹雪芹不仅是文学大师,还是一代寓言大师,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借人物对话故事揭示出人性的庞杂和多重人格的争战。他能够做到将人物假设,用故事生活的演绎自动推出人生的结局……

通过《红楼梦》,曹雪芹给我们展示了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动态的人,我们在解味他人解味名著的同时不妨多解味一下自己。

4

红楼寓言

十二月 17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谭 /

曹雪芹的头上已罩了许多光环,当他得知这个事的时候,可能会高兴过,但现在肯定是太累了,太烦了……可是我却还想再给他加一道光环,因为别人没有这样提,而他若得知我这样吹捧他,可能会又突然兴奋一下,在未来若干年后我可能遇见他,他若提拔我做个小官,便于我好管管文学界那帮混混才好。

 

入题。

曹雪芹在《红楼梦》一书中写了不少寓言故事。像开篇富有神话特征的石头故事,真的是细节丰富,生动可观。其中又包含诸多小故事,像木石前盟,僧道对话,警幻一游等,无不让人欣叹!

这些寓言一方面是有寓托,一方面又有着丰富的情节,充满着灵思,悄悄的引人入境,入情,悄悄的动人,忘我,深思。

他笔下的寓言着实很讲究。比如木石前盟,“木”是谁?就是绛珠仙草,就是含着泪珠儿的芝兰。草木有情,受人雨泽,是为林黛玉,都脱不了一个“木”字。“石”是谁?是神瑛使者——即佩玉石的使者,还是提到的大荒山无稽崖无材可补天的石头,不论哪一个真正代表贾玉玉,但都脱不了一个“石”字。

曹雪芹编故事,常常赋予其深刻的情缘意识,凭借着看似随意实则严密的浪漫想象,用了严密的逻辑寓托现实,自圆其说,往往使故事有了一种苍茫的厚重感,有了恒远的意味。

 

偷香芋是最像寓言故事的,但它脱开了一般寓言最末总要扣个帽儿的套路,像剥葱般把个黛玉逗笑了,也让读者在笑声里时时想起。

  扬州有一座黛山,山上有个林子洞,林子洞里原来有群耗子精。那一年腊月初七日,老耗子升座议事,因说:“明日是腊八,世上人都熬腊八粥。如今我们洞中果品短少,须得趁此打劫些来方妙。”乃拔令箭一枝,遣一能干小耗前去打听。一时小耗回报:“各处察访打听已毕,惟有山下庙里果米最多。”老耗问:“米有几样?果有几品?”小耗道:“米豆成仓,不可胜记。果品有五种:一红枣,二栗子,三落花生,四菱角,五香芋。”耗听了大喜,即时点耗前去。乃拔令箭问:“去偷米?”耗便接令去偷米。又拔令箭问:“去偷豆?”一耗接令去偷豆。然后一一的都各领令去了。只剩了香芋一种,因又拔令箭问:“去偷香芋?”见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应道:“愿去偷香芋。”耗和众耗见他这样,恐不谙练,且怯懦无力,都不准他去。小耗道:“虽年小身弱,却是法术无边,口齿伶俐,机谋深远。此去管比他们偷的还巧呢。”耗忙问:“何比他们巧呢?”耗道:“不学他们直偷。我只摇身一变,也变成个香芋,滚在香芋堆里,使人看不出,听不见,却暗暗的用分身法搬运,渐渐的就搬运尽了。岂不比直偷硬取的巧些?”耗听了,都道:“却妙,只是不知怎么个变法?你先变个我们瞧瞧。”耗听了,笑道:“个不难,等我变来。”毕,摇身说“变”,竟变了一个最标致美貌的一位小姐。众耗忙笑说:“错了,变错了。原说变果子的,如何变出小姐来?”耗子现形笑道:“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小说将灵动有趣的故事自然的融于大小说当中,天然和谐,相得益彰,回味无边。这还是表层的东西,曹雪芹写香芋其实是写香玉,是要点出故事外的一些东西的,题外话,点到即止。

 

    用诗词借取推背图的神秘思想,暗示人物命运,也是曹雪芹惯用的手法。这在宝玉随警幻仙姑游太虚仙境一回及红楼女子结社作诗中最有体现。兹不多言。

 

    借开药方猜谜语的活动暗寓人物的命运和情节的发展,这在薛宝钗常服用的冷香丸和张太医给秦可卿开的药方当中找到佐证。

   《红楼梦》第七回里说,薛宝钗因为喘嗽,一秃头和尚便给了一方,此方除了一不知名的药末子做药引子外,另配方如下:

    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开的白芙蓉花蕊十二两,冬天开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药引子一处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瓷坛内,埋在花根底下。发病时,拿出来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这丸药就叫“冷香丸”。薛宝钗打小从胎里带来一股热毒,病发时只不过喘嗽些,吃下一丸药就好些了。有著名红学家称,这幅药就是解她的性格之毒。

    张太医给秦可卿开的方子是:

    人参二钱 白术二钱土炒 云苓三钱 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酒洗 白芍二钱炒 川芎钱半 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制 醋柴胡八分 怀山药二钱炒 真阿胶二钱蛤粉炒 延胡索钱半酒炒 炙甘草八分 引用 建莲子七粒去心 红枣二枚

    方子科学,足见雪芹之多博学多才!但也确实寓示了好多东西。见仁见智,点到为止,不更多言。

 

    生活处处皆寓言,在雪芹笔下运用自如。像刘姥姥的故事,击花传鼓的故事寓言,秦可卿盛筵必散的预言,风月宝鉴、元妃听戏之类的警世寓言,史湘云醉卧芍药圃和宝钗扑蝶和黛玉葬花的性格寓言(比如说,这三则关于花的故事情节,写的是那样美,那样有意境,然而却是对人物性格的一个大展示。有些细节还有许多暗寓。通过分析,还能分析出好多东西来,这,不是寓言么?),装点了红楼里一种别有风味的大观园。《红楼梦》寓言的多种多样,触手可及,小至用人名、地名,用了谐音技法,寓含另一深意,大到将近半回篇幅,直面生活的艺术,没有多少玄奥的东西,却让人思之万千。

 

击花传鼓讲故事第75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

  这次在贾赦手内住了,只得吃了酒,说笑话.因说道:“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即死,如何针得?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甚远,怎么就好?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众人听说,都笑起来.贾母也只得吃半杯酒,半日笑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贾赦听说,便知自己出言冒撞,贾母疑心,忙起身笑与贾母把盏,以别言解释.贾母亦不好再提,且行起令来。

 

 

    第三十九回 《村姥姥是信口开河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那刘姥姥虽是个村野人, 却生来的有些见识,况且年纪老了,世情上经历过的,见头一个贾母高兴,第二见这些哥儿姐儿们都爱听, 便没了说的也编出些话来讲.因说道:"我们村庄上种地种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风里雨里,那有个坐着的空儿,天天都是在那地头子上作歇马凉亭 , 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不见呢.就象去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天雪,地下压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的早,还没出房门,只听外头柴草响.我想着必定是有人偷柴草来了.我爬着窗户眼儿一瞧,却不是我们村庄上的人."贾母道:"必定是过路的客人们冷了,见现成的柴, 抽些烤火去也是有的."刘姥姥笑道:"也并不是客人,所以说来奇怪.老寿星当个什么人? 原来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梳着溜油光的头,穿着大红袄儿, 白绫裙子____"刚说到这里,忽听外面人吵嚷起来,又说:"不相干的,别唬着老太太."贾母等听了,忙问怎么了,丫鬟回说"南院马棚里走了水,不相干,已经救下去了. " 贾母最胆小的,听了这个话,忙起身扶了人出至廊上来瞧,只见东南上火光犹亮.贾母唬的口内念佛,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烧香.王夫人等也忙都过来请安,又回说"已经下去了,老太太请进房去罢."贾母足的看着火光息了方领众人进来.宝玉且忙着问刘姥姥: "那女孩儿大雪地作什么抽柴草?倘或冻出病来呢?"贾母道:"都是才说抽柴草惹出火来了,你还问呢.别说这个了,再说别的罢."宝玉听说,心内虽不乐,也只得罢了.

    刘姥姥便又想了一篇,说道:"我们庄子东边庄上,有个老奶奶子,今年九十多岁了.他天天吃斋念佛, 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你这样虔心,原来你该绝后的,如今奏了玉皇, 给你个孙子.’原来这老奶奶只有一个儿子,这儿子也只一个儿子,好容易养到十七八岁上死了,哭的什么似的.后果然又养了一个,今年才十三四岁,生的雪团儿一般,聪明伶俐非常.可见这些神佛是有的."一时散了, 背地里宝玉足的拉了刘姥姥,细问那女孩儿是谁.刘姥姥只得编了告诉他道:"那原是我们庄北沿地埂子上有一个小祠堂里供的,不是神佛,当先有个什么老爷. "说着又想名姓.宝玉道:"不拘什么名姓,你不必想了,只说原故就是了."刘姥姥道:"这老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茗玉.小姐知书识字,老爷太太爱如珍宝 . 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岁,一病死了."宝玉听了,跌足叹惜,又问后来怎么样.刘姥姥道: "因为老爷太太思念不尽,便盖了这祠堂,塑了这茗玉小姐的像,派了人烧香拨火.如今日久年深的,人也没了,庙也烂了,那个像就成了精."宝玉忙道:"不是成精 ,规矩这样人是虽死不死的."刘姥姥道:"阿弥陀佛!原来如此.不是哥儿说,我们都当他成精. 他时常变了人出来各村庄店道上闲逛.我才说这抽柴火的就是他了.我们村庄上的人还商议着要打了这塑像平了庙呢."宝玉忙道:"快别如此.若平了庙,罪过不小. "刘姥姥道:"幸亏哥儿告诉我,我明儿回去告诉他们就是了."宝玉道:"我们老太太, 太太都是善人,合家大小也都好善喜舍,最爱修庙塑神的.我明儿做一个疏头,替你化些布施,你就做香头,攒了钱把这庙修盖,再装潢了泥像,每月给你香火钱烧香岂不好?"刘姥姥道:"若这样,我托那小姐的福,也有几个钱使了."宝玉又问他地名庄名 ,来往远近,坐落何方.刘姥姥便顺口胡诌了出来.

 

    上面列举了几个故事,其实有好多好多。贾赦的故事点明了贾母偏心,倒是这么回事,估计还有隐喻,但在贾赦却是无意讲出的,这是作者行文之巧。写刘姥姥讲茗玉故事,我觉得寓含了好多东西,比如,“茗”同“铭”,是要人们记住她,记住谁?我想是黛玉,因为这个茗玉和黛玉的命运是略像的,虽死不死。点到为止,如有机缘,日后详谈。

    炉火纯青的艺术 ,让我们难辨他写的是预言还是寓言,是寓言还是故事。直接写人物,寓示人生,预言人生,预言爱情。

    《红楼梦》一书所写的人物爱情可分多种类型,除宝黛爱情外,还有像尢三姐和柳湘莲的错爱,贾蔷和龄官的真爱,贾瑞对王熙凤的畸爱,妙玉对宝玉的暗恋,贾芸和小红的俗爱,秦钟与尼姑智能儿的狂爱,等等,这些爱情在现实面前均能找到对应,可谓几百年前的爱情预言。以后可能会专门分析这个问题。

    其中,宝黛钗的爱情预言是最亮的一笔。三个主人公的故事预言了人世扑朔迷离的情感。那么,宝黛钗的爱情预言到底是什么?

    答:灵魂在物质面前的被打倒。精神的桃花源难以成立。爱情的不可能完美……经过了几百年,他笔下的爱情故事仍然能应验于俗世,能时刻引起人们共鸣,反复思考。

    红楼梦虽然是悲剧,但她所表现的是真实生活的真善美与假恶丑,所描写的是充满情趣的人的生活。一个寓言故事除了直接透露出来的哲理以外,广远的意趣和美好,也是很可能感召人的。

    翻看红楼梦篇篇精彩无废话,品读宝黛钗段段奇巧有文章。曾经因为后半部没有前半部的诗词雅趣充盈而说高鹗才力不济,同样也会为曹雪芹没有单独出一本寓言故事集而惋惜。如果这本书真要出现了,我想可就了不得了。因为相对长篇的劳心伤神来说,寓言本身的可读性及故事的独立性,再加之老曹的艺术才干,定能超越安徒生童话的成就,并会引来全世界一大批关注红学寓言的读者,到那时,红学研究会将会偃旗息鼓,取而代之的将是世界红学寓言协会。

 

附题外话:

    “大家想一想,如果曹雪芹出寓言集子,会起什么名字?

 

4

路过东坡

十二月 15th, 2009 / 标签: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浩浩烟波千里一江隔,隔不断相思两边你和我,闻草香路过东坡。谈笑间,遥想赤壁当年诗与火!

    风声入耳喜乐如在侧,情依依倏忽两日过,心云暗转漫无着。东坡还在,朝云离歌。龙王山上对无语,一个拥抱,几多心碎,堪与人说?­

   

6

佳人织巾

十二月 10th, 2009 / 标签: ,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灯下读静心,篇篇相思句。漫夜如大河,潺潺忘更鼓。粗针对毛绒,扑绕何迷离?心猿时念君,针线何所似!织巾渐有形,笑意染翠竹。竹报远人知,寸心尽可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