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碾碎爱

三月 22nd, 2010 / 标签: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在路上漂泊了很久

                 直到遇见你

                 遗爱湖边

                 东坡赤壁

                 暗携酥手索桥暖

                 玫瑰红心荡悠悠

                 此一别

                 多番起落

                 恨不能一处

                 听春雨细细说

                 一种相思,两地闲愁

 

                借一车之载,木兔缘续

                顺春风之意,心创可愈

                往事历历寥可数

                缘来不惜自搁浅

                红楼一曲可断肠

                彼乃时运之不佳

                今事可为而不为

                灵犀无力实堪伤

 

                韶华偷换草绿

                春光明媚心云

                车声鼎沸演虚浮

                滚石轮回碾碎爱

                空留肉壳慢老

                漂泊啊漂泊

12

红楼札记:《南华经》

三月 20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一品红 /

《红楼梦》读至第二十一回,有宝玉读《》的情节。

录《南华经.外篇.胠篋》部分原文:

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掷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绝钩绳而弃规矩,俪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

 

上面这段意思大体是说天下之所以有鸡鸣狗偷盗,都是聪明机巧和金玉名利造成。比如为防止小盗,把箱子封得死死,而大盗一来,正盼着箱子紧固呢,正好连箱子都盗走!表意如此,看似荒诞,却隐含着对伪学的抨击。有文化的人和没文化的人不是一个层次,过多的教条没有用,要想这个社会没有盗贼,唯一的办法是消灭文化武装的假圣人,返归天真纯朴。

宝玉读到此文的心境正是和袭人有点小小不快。原是袭人有点争风吃醋或小性的意思。宝玉将南华经作了发挥,意思却别开生面。

 

焚花散麝,而闺阁始人含其劝矣;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减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彼含其劝,则无参商之虞矣;戕其仙姿,无恋爱之心矣;灰其灵窍,无才思之情矣。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罗而穴其隧,所以迷眩缠陷天下者也。

 

宝玉的骨子里是天真纯朴的,因为他本来就是石头,是假的宝玉。所以读见《南华经》能有此深心之感,不在意外之中。而宝玉的创造者曹雪芹,从他的个人行为和作书风格来看,也是反对儒家的一套腐朽无用的东西的。他主张人性自由,随意为之,旷放无羁。

但具体到这个续文来说,我看却有更深次的意思:

这段续文大致是说,没有了花麝钗黛等美好之物,世间的美丑善恶便没有什么区别的。这段话我看很矛盾。前边好像是赞美世界诸如花麝钗黛等美好之物,因为他说没有这宝钗的仙姿,便没有了恋爱之心,没有了黛玉的灵窍,才思之情无可发。可最后突然笔锋一转,说这四者都是迷惑纠缠于人世间的怪种!

这不奇怪,在《西江月》中,老曹都将宝玉贬了个够戗,其实还不是在夸?他这种手腕用的多了。而宝玉之所以最末来这么一句,也是因为心气不顺。因为女儿们和他的纠结。此时与袭人之间仅仅是导线。

由此可见,此续文与原作根本上是不相同的。所反映的性情是一样的。而续文运用的语意双关,更是值得反复捉摸。宝玉有意将花、麝、钗、黛等物象与眼前的好人做了个对应。四者都是世间美好珍奇之物,对它们的体悟可直接通达对四个人的体悟。而且,续文似有意将四个人归为人世间四类美好的人物。

还有宝玉将袭人与宝钗黛玉同比,还有袭人的名字可是宝玉给起的。还有更多关于袭人的精采描写,比如袭人说要离开贾府,宝玉那个情急劲儿。都足以说明,袭人在贾宝玉心中的地位。麝月突然冒出来也比钗黛,我却有些不理解。不过,麝月这丫头也是红楼里相当重要的一个角色,可惜我对她还不是很了解。

我的理解是,这个麝更多的指向史湘云。因为当时的情节是史湘云也在林妹妹那里,贾宝玉急于见她们,袭人不愿。史湘云有男人之豪气,有女儿之俏皮。当然了,李宇春离她还差得相当相当远。史湘云的雪天啖鹿肉都是精采之笔。她还有金麒麟,人们一般认为长颈鹿就是麒麟的原型。麝是什么?也是一种鹿。

曹雪芹挺重视《南华经》的,他托它言了不少志。后来史湘云无意把黛玉比作了戏子,黛玉朝宝玉生气,宝玉一时无着,私下占有一偈:

     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并填了一支《寄生草》: 

    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

 

后来黛玉宝钗几人见了,黛玉挖苦宝玉之后,思悟遂续偈文: 

    无立足境,是方干净。

 

并借宝钗的口,说出偈文的意思,正同“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此意。

具体何意,大家理解,我不懂。手机读红楼,凭感觉臆猜,见笑大方之家。

0

插上翅膀去找你

三月 9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这一时刻刚好遇见你
    眉间心上都看作知己
    从此明白爱不远千里
    日出日落的朝夕
    我们的相思
    我们的惦记
    夜深深弹落烟语
    恨悠悠两处分离
    插上翅膀去找你
    梦里你还是那么美丽
    
    这一时刻刚好遇见你
    高山流水千年的希冀
    从此明白爱来之不易
    月牙儿寂寞的偷觑
    我们的哭泣
    我们的甜蜜
    夜深深弹落烟语
    恨悠悠两处分离
    插上翅膀去找你
    梦里你还是那么美丽

0

心魇

三月 9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两颗心偶然碰到一起取暖,
    虽然看出你对我不是很喜欢。
    回到肉身你不在身边,
    我真的是很想念很想念。
    我愿倾其所有战胜万难,
    你为何不肯和我再取暖?
    经不起熬煎我冒险再现,
    你说我不再殷红不再鲜艳。
    皮肤的隔断岁月的冲淡,
    你说我不再是你感觉的暖。
    
    两颗心偶然碰到一起取暖,
    虽然发现你对我不是很留恋。
    想让你开心让你灿烂,
    可你蹦跳着我手忙脚乱。
    我愿剖心把真心来鉴,
    你为何依然变幻万千?
    爱情为什么经不起考验,
    你怎么忍心让我的心枯干!
    皮肤的隔断岁月的冲淡,
    蒙住了你的脸遮住我的眼。

0

瓷爱

三月 9th, 2010 / 标签: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寂寞的稀土,烧制成爱的花瓶,纵然多么的精致华丽,经得起多少磕磕碰碰?那痛彻心扉的裂骨之痛,几多断肠几多飘零的梦!

    

0

除夕

三月 9th, 2010 / 标签: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苦也不如黄连苦,乐也不过花一瞬。转季由天不由我,我主心晴何迷尘?

君之苦乐皆感知,原是我忘还君魂。除夕堕心思奋起,明春共看花无伦!

作者:韩松落

       明亮的星啊,但愿我能如你坚定――
>  但并非孤独地在夜空闪烁高悬,
睁着一双永不合拢的眼睛,
>  犹如苦修的隐士彻夜无眠,
凝视海水冲洗尘世的崖岸,
>  好似牧师行施净体的沐浴,
或正俯瞰下界的荒原与群山
>  被遮盖在轻轻飘落的雪罩里――
并非这样,却永远鉴定如故,
>  枕卧在我美丽的爱人的酥胸,
永远能感到它的轻轻的起伏,
>  永远清醒,在甜蜜的不安中,
永远、永远听着她轻柔的呼吸,
>  永远这样生活――或昏厥而死去。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 thou art—
>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      Of pure ablution round earth’s human shores,
Or gazing on the new soft-fallen mask
>      Of snow upon the mountains and the moors—
No—yet still ste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      Pillowe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To feel for ever its soft fall and swell,
>       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
>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in death.

 

――约翰・济慈《

 

 

在罗马著名的西班牙广场的大台阶东侧,有一座粉红色的两层小楼,这座楼是英国诗人约翰・济慈最后生活过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为“济慈―雪莱纪念馆”。在纪念馆中与济慈有关的遗物里,可以看到一个戒指和一缕头发,以及济慈写下的情书,这些物件的主人,是济慈的未婚妻芳妮・勃劳恩。

时间回到1818年。那年3月,济慈的弟弟得了严重的肺结核,济慈赶去照顾他,却发现自己也患有同样的病症,他于是搬到朋友布朗位于汉普斯泰德的一所房子里休养,那里有着典型的英国田园美景,野水仙、薰衣草、蓝钟花、风信子依次盛开,秋天森林璀璨,冬天白雪深埋,济慈说,“我好像总飘浮在开满花的树丛上。”

他在一个花园中遇到了芳妮・勃劳恩。那时她十八岁,在一个富有的家庭长大,性格爽朗,富有创造力,在那个年代,她的理想,竟然是成为服装设计师!她穿着自己设计制作的衣服,在任何地方都显得非常抢眼。

花丛中的相遇并没直接引向爱情,起初,约翰・济慈认为,芳妮・勃劳恩是个只知道追逐时尚的轻佻女子,况且,芳妮对文学并无兴趣,对济慈投入全部身心的诗歌也没有太多感应,但她天性善良温柔,一旦知道济慈有个生病的弟弟,就主动要求提供帮助,随后,她又向济慈请教如何鉴赏诗歌,由此走进了济慈的世界。她学习写诗,她接济济慈,她把与济慈的爱情当做事业来经营。蓝紫色的薰衣草为爱提供了背景,从森林里吹来的秋风为人间的快乐提供了温床,这段时期,成了济慈创作的“奇迹时期”,他的六首《颂》(包括著名的《夜莺颂》、《希腊古瓮颂》和《秋颂》)陆续问世,《圣亚尼节前夕》《冷酷的妖女》《拉米亚》等长诗,以及多首十四行诗喷涌而出。

但是,你要知道,“在英国的大诗人中,几乎没有一个人比济慈的出身更为卑微”(曾翻译过大量济慈诗歌的著名翻译家屠岸语) ,芳妮的母亲一旦发现两人相恋,便开始竭尽全力进行阻止,济慈的朋友们也劝他放弃,但两人终于私定终身,芳妮戴上了济慈的婚戒。见面变得困难了,就书信来往――那些情书至今也在隐约传颂。从那些情书里,可以看出芳妮的聪慧,也可以体味出济慈那种深沉的、过分敏感的爱――他嫉妒她和别人的说笑,担心她在舞厅和社交场合流连,甚至故作决断地提出“除非你的心能像冰雪那样晶莹,否则就不要给我来信。”

更悲哀的是,济慈的肺病也越来越严重了,雪莱等人把他送到意大利疗养,在那里休养了四个月后的1821年2月,济慈在罗马的那所小红房子里去世,终年二十六岁。去世前,济慈说:“我真愿意我们能够变成蝴蝶,哪怕只在夏季里生存三天也就够了,我在这三天得到的快乐,要比平常五十年还要多。”

知道消息后,芳妮异常悲痛,身心俱陷于崩溃,很长时间才复原。但此后三年,她一直穿着黑衣为济慈守丧,尽管他们并没正式成婚。她和济慈的姐姐住在一起,终日沉浸在回忆中,翻阅那些书信,在他们去过的地方徘徊。思念一直蔓延了十二年才稍稍平息。1833年,芳妮嫁给了一个银行家,但她始终没有摘下济慈求婚时候送给她的戒指,也从未向她的丈夫透露她的过去。

2009年,第62届戛纳电影节,曾执导过《钢琴课》的女导演简・坎皮恩的新片《明亮的星》(Bright Star)作为主竞赛单元的作品在电影节上映并获得普遍的好评,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济慈和芳妮的故事。

他们永远停留在那里,在故事里,电影中,在薰衣草和蓝钟花之间,头上有明亮的星星照耀他们的一生。

3

元宵雪夜回寄佳友

三月 1st,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个人日记 /

元宵雪夜回寄佳友

                  霰雪无垠夜蒙胧,春梦难进炮嗵嗵。遥望去岁许愿灯,何时照我摘玉瓶?

 

附友诗:

                 本应鱼龙舞一夜,更添月上柳梢头。多少诗情千年漏,思君不见孤灯久。

                                                                                              ――友新乡微雨寂寥之夜遥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