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山杏

五月 30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红木船
>昨晚LXT问我杏杏长的是不是像桃啊,我打开记忆的匣子看了看,是略像,但其实是不同的。我们从前的老家遍地是杏,有大有小,味道各一。那的杏儿很秀气,有手指肚大小的,有板栗大小的,不同的树棵,不同的风味,就是一棵树上的,旱涝年景不同,采摘的时候不同,味不同。越熟的酸味越少。吃起来除了酸和甜,果味深浓,在喉咙里传得远,直达心肺。这些果儿不好吃便罢,好吃的,诱着人总放不下往嘴里搁杏的手。
>
市面上的杏,个儿大,青中泛红,或红中泛青,中看不中吃。问了问还还五块钱一斤,吓我一跳!现在不花钱买不到好东西,就是花钱也不见得能买上好的啊。LXT说买的杏不好吃,很酸,买亏了。我又一次打开记忆的匣子,想了想,是,我也吃过这种杏,园子里生长的,应该是与桃嫁接过,所以像桃,是“假杏”。这种杏味不野,不鲜气,纵然熟透了,也只是寡寡的甜,不值一品。就是有好味道的,经了一路运输颠簸,味都跑了。
>
她这一问,我这一回答,倒勾连起一些回忆。总觉得对杏有所亏欠。这么多年,竟没有讲讲她。
>
我记得小时候,杏树带给了我不少欢乐。东风吹来时,远看万山苍茫中尚未脱去冬的影子,杏花初上花蕾,飘逸红染,多著梅韵,煞是迷人,待春越来越像个春时,果真红杏枝头春意闹,真的是一树一种风味,一天一种气象。慢慢的,那红扑扑的杏树渐趋淡染,却不失苍白,让人神思遐想。
>
当你还不觉,花已开过,杏儿招摇枝头,青绿点点。你又不注意,杏儿就开始涂了黄的红的颜色,开始成熟了。这个时节大药是阳历六七月份。因我们那里是山区,别处的红杏则在五六月份就上来了。
>
我那时候上学,杏儿快熟的时候,心里早惦记了。有时在星期天去,有时则在下了学跑去。那时并没有欣赏果与绿叶的闲情,总觉这些好是自然存在习以为常不会失去。小小肉身先只顾着抱住一个甚至两个碗口粗的杏树爬上去,然后看好哪枝上的果子好,就努着劲攀至目标处,一个劲儿的往裤兜里装呀装,装不下了就将上衣挽个结,放里边,贪婪的很。你想想,这些杏儿若不好吃,我也不会这样了。但说句公道话,山杏有不好吃的,但真正好吃的,真的很让人惦记。
>

>我们家有杏树,大队里给分的。那棵杏树长的很好,大约两个碗口来粗,主躯干很直,上面分开枝杈,,远看略像蘑菇,更像花折伞。她开的花就是我刚描述的,她结的果就是我说的那种好吃的,所以我很喜欢。她每每结果,结的满满当当的,似讨人的欢喜,但隔年就似有些累,不结,下一年竟又满满的带来一树红杏。这杏树好,所以不到熟时早有大人孩子用石头击打了不少。当我们去摘时,所余无几。

>有一年我和娘打杏,我上树用杆子打,打着打着做了迷梦,竟致从枝上掉了下来。娘看见,连忙扑过去看我,口里连着喊:我的狗啊!到跟前了,看我稳稳的跌坐在长草的旱渠里,只长胡须的地方被磕出点血,娘稍可放心,抱了我一会儿,让我站起来走走,我怕她担心,腿略有麻木但硬是扎挣着走了两圈,还高兴地说,娘,一点事儿没有!娘连说菩萨保佑,并带我去河沟里洗了唇下。

>山杏一身是宝。吃罢果皮,留下果核(我们叫做huier),也很有用,可做药材卖,也可用碾子或手工磕出杏仁做杏碴饭吃。这种饭很有健康作用,饭店里吃不到,初吃没多想望,吃多了就越感到香,越惦记。
>
我当时上学的时候总要路过一棵杏树。树干底部常出一些叫粘粘蕉(胶)的东西,我很是记得,将它们弄来和了水可粘连破损的书页。你取了这一回,下一回看就又生出了。为何她体内会出这种东西?或是相思汁也说不定。
>
山里还有一种真正的山杏,不同于我方才说的,它是一种药材。树干要细很多,结的果要略大些,熟的晚,吃起来苦味浓。这一棵棵杏树啊……

0

你的颜色

五月 28th, 2010 / 标签: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你静默的思考

就像一只茄子的颜色

穿上那件粉色的大衣

就更像一朵芙蓉

你微嗔的样子

带出了诗经的古韵

你甜甜的微笑

如雨冲洗着树上的尘霾

已久不见你的颜色

我依然怀念一只动物的眼神

0

萋萋一园芳草

五月 27th, 2010 / 标签: , , , / categories: 虎啸林 /

从来不曾想过,一个小孩子居然这么快长大成人。迷离的童年遥远不再,一份份记忆种在心间。
若干年前这男孩才八岁,由姐姐带了来踏入校园之门。他望着她进了一间沉闷的教室,感到很茫然,在一个古朴苍老的戏台前兀自站立。之后老师同学发现了这个怪孩子,招呼着把他引进教室之门,从此男孩一直以我和学生的名义存活了十多年。
刚上育红班的时候,老师出了算术题让学生写答案,我抄了题目就说是答案,老师同学哭笑不得。当时还有一种奇怪的心理,每次想尿泡却不敢给老师请示硬是憋呀憋,所以尿过不少裤子,不知什么时候才开窍没了这档子事。
三年级的时候,我潜在的智慧爆发,老师和同学看我格外讶异。我对自己也十分惊奇,如此拔萃该是何等荣幸?老师上教育课的时候爱对学生说你不笨,每个人的智商差别不大主要是看你用功不用功。我承认这一点却又怀疑,因为我也爱打爱闹为什么学习就好?而父亲是有文化的我该是继承了若许。这样想着一边感激一边自豪,慢慢的就开始骄傲和暴躁。
分明是个古怪的孩子,冥思苦想成为一种习惯。不知苍天为何造我这样一个生命。问过上帝一回回,何必让我思维,换成他人未必不很轻松。
我的出生绝对是个错误。父亲生活的年代真是美好!父亲却耐心地给我说:孩子呀孩子,我小时候上学被你爷爷撵着躲进茅厕,屁股上大片的红肿是他咆哮的佳绩。好不容易考上中专,文化大革命却闹得轰轰烈烈,我戴着“走资派的儿子”的帽子,与深造无缘。我开始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我知道父亲并没说谎。可是奇怪,父亲何必像个孩子对学习念念不忘?像我,在与学习热恋了六年,我干脆将它抛弃,这令苦苦卖命的父亲很是伤心。我却时刻眷念父亲生活的那个时代。
父亲患有严重的精神衰弱,这令他遗忘了不少欢乐,以及痛苦。搜罗他口头上的语言残余,我找到了一个个生动快活的驿站。
一个冷风习习的早春,那个年轻的父亲和一群伙伴们,手脚并用爬上爬下,经过几日辛苦的搜索,黄鹂、石鸡、野鸡、鸽灵,可怜巴巴地成为他们日后重点跟踪捕获的对象。我曾不啻一次地羡慕父亲。
掏鸽灵的一次灰色记忆足以令人胆寒,接着是憧憬。那是田野的黄昏,枯的草尚未吐绿,正在复苏的动物地下成长。父亲和村里的弟兄正在通往鸽灵老家的小路上。飕飕的风吹着,大家想象着每个人手里逮了松鼠一样的幼崽——鸽灵。现在父亲的手已伸入鸽灵的老窝,父亲说着摸着了然后说呀怎么没毛?掏出来惊惧地大喊:呀是蛇!
父亲抓到的蛇并没有伤害他,这令他倍加感激却也后怕。穷苦年代的饥饿同时也催生着人们发达的食欲。父亲讲同辈人吃老鼠的事令我目瞪口呆。可听他说鼠肉的确很香,我竟也有了一种低贱的欲望,我想吃老鼠。
繁富的经历总是让人羡慕。每当听他用一种别样的神情侃谈他的创伤及幸福,我却萌发一种与生俱来的自卑,我为我惨淡的人生感到遗憾和懊悔。
想起我的童年。那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位唱《采蘑姑的小女孩》的小女孩,她和女孩们一起舞她并在中间唱,唱的很入我心。上自习课的时候,她会比着尺子写出齐齐的一行行字。遇到不懂的问题她会找我解决。她依偎在我身旁的感觉简直美妙之极。别人嫉妒我学习好的时候她却牵着我的手去她家玩。有一次我和她表哥为一件小事打了起来,她居然数落了他哥一百个不是。我中午不回家吃干粮被她看到,竟然拿出仅有的五角钱说你买包方便面吧,我兴奋得我几日几夜茶饭不思。
走出腼腆幼稚的孩提岁月,采蘑菇的小姑娘甜美的歌音梦回不断。思旧迎新的旅途,从此与呆板的书桌相依为命。七尺讲台,老师雄心激昂的传导他们的智慧和心得,并从站着看天花板的男孩身上获取自信和威严。一声狮(师)吼,台下做着迷梦的十几岁的少年忽然震醒,恐慌之余支起脑袋,练就着一种令人称奇的做梦的功夫。
站在尘土飞扬的城市,心儿如纸一样飞翔。再也没有束缚,没有监狱,这里我是我自己,我仍然可以,可以回想,回想父亲的少年。
父亲上学的年代偏爱劳动,劳动在那时是一个漂亮的名词。我的爷爷勤劳一生,田间苦苦劳作,后来效力革命殁于“文革”。家人在八十年代末方可体味得出爷爷的光荣,可又遗憾。我的爷爷没有死于田间。
父亲接过爷爷的接力棒很是激昂,十几岁小伙居然独自上得驼梁。勤工俭学的伟大实践令他倍受青睐。炎炎酷暑,巍巍青山,药材、槐子一刨一捋在他手上亦如玩熟一套牌。伟大的劳动价值最后变现人民币归属学校,因为淳朴善良的孩子羞于谈钱,表彰先进的舒坦至今难忘。
父亲有过卖苹果的经历,百感交集一生难忘。那时的他是个又瘦又矮的山娃,可他的姐夫也就是我姑父硬是干起活来像拼命。父亲眼觑我姑父的口粮这样才不至于挨饿,于是在一个秋天的早上和我姑父一同出发。道道山梁,沉重背篓,简直就是压制孙行者的五行山。以至于后来父亲背上摁住了那么大个包,到现在还存在。这是个磨难记忆。两人分开卖苹果的时候父亲变得聪明,一篓的苹果片刻卖光,原来他吃苹果的人们是少给钱或不给钱的大人和小孩。
我对父亲有过的对“文革“的怨恨深深不满。我宁可做一个被艰难压扁了的人,也不愿被时代的浮躁和颓废俘虏。因为我的生活圈子好像只有学习,其它一概不知——这是一个盲目的孤独的失魂落魄的孩子。
村里的男孩女孩一起捉迷藏(又叫藏没没),我往往能出奇制胜,让他们寻不见我或者被我一下子抱住死死不放。我所藏的去处你绝对想象不到,一不怕远二不怕跑三不怕憋,即,躲避时在有限的时间内往最远最偏的地方跑,然而藏起来大喊:“开始!”然后长时间在这个地方半屏了气息不出。秋天的玉米秸躺倒在麦场,小孩们便盯上它,不怕痒和脏,来到这麦场,继续藏没没。有一次我藏在秸垛里竟然睡了半个钟头,老是不见动静,出去一看他们早就走光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后来我的“机关”也多有被识破的时候,开始觉得不该这样,后来想想自己又不是仙家被逮住很正常,算了吧。
孤独的夏夜,蚊子嘤嘤的叫,青蛙呱呱的鸣,这声音一直从夜晚响到梦里。回忆少的可怜的童年的梦幻,想着那个关心我的采蘑菇小女孩,我畅想未来并时时担忧。
初中的三年,那个班主任教数学带有娘们声腔,由此引致我泯灭阳刚之气。虽然如此,我以我的余勇摆平过“坏人”。有一次,操场上一个假书生弄了个足球踢倒了我却不搭理我,我上去就给了臭小子一拳。记得还有一个富家子弟好像很蔑视我,有一回又为着小事情吵闹起来,我上去把他的一副眼镜打跌在地。那家伙跌了眼镜不能接我的招,自然成了炼拳的麻袋,于是在失败的苦恼和羞辱中度过一天。而我也得到意想不到的惩罚,班主任在班上点名批评我并要我赔那家伙的眼镜。我高兴地写了一份检查然后在班会上声情并茂地念了,那种喜悦无以言表。
看了我的暴力故事我想你也很关注我的情感生活。现在这社会早恋如同吃饭司空见惯。可我除了对一个采蘑菇的小女孩产生过较多的好感外,说实话初中三年我就没遇见过谁谁谁让我怦然心动。男生照例和男生玩,女生照例和女生玩,井水不犯河水。当然谈情说爱的以地下工作者方式出现的居多。因为我的偏僻固执,与女生的交际极其缺少。我悄悄地对自己说过:如果你没有勇气和她们说话共事,你会后悔的,这话果然应验。我对女生的内心世界了解贫乏,像地球人总是看不到火星上的风景。而当我看见一大批伏案夜读的苦行僧做算术求几何执迷不悟,尤其他们聚在一起为三角方块争执无休,我心里乐成一片:这群傻冒!他们对“火星“的了解并不比我多多少。
似乎一段人生就是一天,只能记录一个事件,分分秒秒迷失在过去,我的我不断的死去活来,高二的时候,我心中的她果然出现,翩舞成天空一只轻盈的飞鹤。有诗为证:
苍天孤傲的一瞥
落下鹤轻盈的脚步
迈过的苍茫
飘舞的羽翅
飞成了一朵花
有梦恩泽的夜
流星擦过
我走过一个世纪
世俗的山鸟告别从前
飞往异国他乡
……
曾经故弄玄虚弄了个笔名叫曩人,当时的意思应该是明白每个现时的自己总要成为过去。曩人生活在一个罗曼蒂克气息浓厚的高中,他在见到鹤的第一眼时便喜欢上了她。通过旁搜一切有关鹤的消息,他知道她的名字,了解她的脾性,看到她美的身心。
曩人与鹤说过的话几乎可以背过,一句是:“你叫鹤吧!”一句是:“你好吧!”一句是:“你也是板报报组的?”一句是:“我写诗是偷懒的缘故。”一句是……他和鹤说话的时候很紧张,但每次看到鹤灿烂的笑颜突然绽放,他就能欢乐上一整天。他常常地想,鹤何以如此安娴幽然?而自己何以如此呆痴?
课堂上他再也无心听讲,但有些话却被打在心里疼疼的记住。老师说:“爱情孕育在高中的土壤,发芽率不高。”与其酝酿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不如及早撤离。可他实在不忍斩断对她的依恋,他和鹤之间有着一个人的自卑,于是谁也不愿向前迈出一步,只时时煎熬着芳草肝肠。
后来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鹤离校几次,终于在人群中消失,像一只鸟试飞,飞了几次,终于飞走。之后鹤又来过几次,终于再不回来,像鸟儿因了相思,探望故人,最终困于现实,一去不返,却给他留下伤痕累累。他捶打自己的胸部,责骂自己倒退:年龄数字一下子变大,可勇气霎时全无。鹤第一次回来,他问:你还会在这里吧?鹤说:噢,呃,——不了,我在县中办了转学手续。
鹤转学了。无语。后来他收到鹤几百字的回复后激动得涕泪横飞。他第二天就去找鹤,偏偏鹤像鸟儿一样飞向遥远。于是两人错过。回忆变成苦涩而甜蜜的忧伤。
曩人走过高中便开始死亡。他踏入大学校门的第一天是他的忌日。他后来又有了新的名字,这里我且继续用我这个字眼来陈述。
任贤齐的《小雪》还在上空回旋,缠绵悱恻的歌声听来使人感动。遥对了扑朔迷离高中生活,我用力的挥挥手,然后冲开梦的突围,来到久违的大学校园。
夜色朦胧中,我想着怎样制作未来。可我突然发现,荒唐的过去不给我半点情分,我的我局促如热锅上的蚂蚁,飘忽如天空的流云。成群结队的男男女女游走校园,呼吸草坪散发的浓郁的草香,心情无比舒畅。他们都在《牵手》优美动听的雅乐中找到满足,接着付诸实践,最终在牵手的时候再度回味《牵手》,庆贺他们织就的辉煌和美丽,而我除了听说和回忆之外,两手空空。
我父亲在他卖苹果的那个地方认识了我母亲。父亲以其豁达的胸怀、超人的智商一下子吸引了母亲。带着“文革”的影子,父亲以其爱的行动让母亲尝到了爱情的甜蜜。碾子骨碌碌的转动不再是重负,一个人的陪伴、关爱和帮助足以使苦难变得渺小。常常的,我那从小失去娘亲的母亲变得矜持,对于父亲的甜言蜜语无动于衷。她会偷偷看父亲,看他沮丧而有耐心的模样,又是心疼又觉得好玩。
母亲在一个孤独的深夜辗转反侧,为着一个终生的决定彻夜难眠。父亲得到母亲之后雄心勃勃,早一批下海的人当中就有他。通过贷款的方式,父亲白手起家,赚了钱成为乡邻们追捧的对象。父亲的弱点是轻信,总觉得每个人都很厚道,有一回重重受了欺骗,一败涂地。可我的母亲依然爱我的父亲。从东随到西,从南跟到北。
我为父亲感到自豪,因为父亲不能以我为骄傲,恰恰证明了他的伟大,我的渺小。空虚的感觉时时侵扰心扉,我不知如何遇见,遇见另一个令我痴迷的女孩。
喜欢独自逛街,看街上一个个飘游的陌生人,想象他们这些年来如何走过青春年少,以及如何驶向未来。望着他们忧郁的、希望的眼神,我尝试着从他们身上发现我自己。车辆嗖嗖地疾弛而过,常常搅乱思绪,使我久久懊恼。
漂荡中慢慢失却对爱情的感觉,盼着着像鹤一样的女孩出现却担心其闯入打破精心布置的格局。二十岁这个年龄却是个妖魅,蛊惑你对漂亮女子产生迷恋,表面却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头脸。一个人的时候喜欢举起镜子端详自己容颜,然后狠狠将胡须一根根拔掉,自己欺骗自己说我还是个孩童。
空旷神秘的黑夜,局促在网吧,吱吱地按着鼠标,两眼对着屏幕痴痴地发呆。父亲血汗换来的金钱于是哗哗地流失。骑上车子在大路上飙,野性的呼喊使我找回一丝童年的英勇。当我撞倒一个可怜的盲人老头,听着他痛苦的呻吟,我埋怨他为何不躲开我。路上买一个水杯,回去先喝一气水然后再装满把盖儿拧紧,使足力气“砰”地摔到地上发泄。看着它安然无恙我哈哈大笑,说,这货买的值!
我挥霍父亲的血汗的时候,一次次愧疚,一次次自我原谅。慢慢认识了自己的卑鄙和父亲的伟大,父亲的过去充满故事,我深知不能返回重演他的历史,只好正视现实,我渴望遇见一个鹤一样的女孩,希望她能为我消除迷茫。
月白风清的夜晚,杨柳柔柔地动。平原上情语缠绵的红男绿女,搂抱的举动和充满诱惑的心语足以使我悸动。女孩的绺绺长发包围男孩的脸,潜在的冲动,令我想入非非。越来越浓郁的肉香让我陶醉让我充实然后空虚。长大的过程竟如此空洞,而一旦富裕起来竟如此荒诞。
从前那个痴情大胆的杜丽娘游园产生了情欲,我不知道现代的女孩怎样怀春。一个个青春飞动的心灵与我近在咫尺,而转瞬远隔天涯。那个能和我厮守一生的女子,我能发现她她却看不见我存在。
一场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从古唱到今,其实真正完美的不过几篇,如同犹疑着写一个宏篇巨制的开头,我的她迟迟没有成为我的主角。我所知的父亲母亲,那场爱情走到现在已然成了恩情。他们毫不浪漫的相处令我大失所望。我不想让一段爱情结束在没有分手的时刻。我曾经以我的放浪预支过美好的韶华,我要保持对一场爱情的绝对吝啬。裴多菲的《自由和爱情》虽然多过多遍,可不敢苟同。事实上,我对爱情充满神往,并且预感得到爱情方可自由解脱,涅馨重生。
忙里偷闲的片刻学会涂抹些文字,读着戴望舒《雨巷》,感觉那意境真美。要是上天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在渺渺雨丝中遇见一位打着花折伞的姑娘,我会与她搭讪进而让她对我倾心。她可能会骂我流氓,我会狡黠地对她说:“某年某月某日某地,噢,你也在这里吗?”我想她胭红的嘴唇会笑的很灿烂很灿烂,也可能会因我的无赖很生气很生气。
但这一切终归是假如,假如是一种幻想,一种奢望,很灿烂,很迷人,但很遥远。我的雨巷姑娘如果永远不来到,我会终生不再寻觅。但这些都说不准,我不仅仅是我自己。我也可能在父母抱孙心切的眼神里屈服,不再对人生虚构,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我也可能活的很狼狈,索性自暴自弃,找个像梅里美那样的女人,她有着迷人的身段,硕大的臀部,野性的目光,轻佻而妖治,足以让我迷乱、堕落。那个时候,我会不顾一切地把女魔搞到手,然后抚摩她袒露的胸背,在她的脸上狂吻不止。编织着梦儿的男孩探索高远的人生和神秘的爱情,可他脆弱的心灵不能自由地呼吸。当飞到一定高度,总会重重地跌下,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如同古希腊的伊卡洛斯,被定格在一个半空飞行的状态,凭了蜡封的双羽,飞向高空接近太阳,羽翼会着火;往低处飞,羽毛沾了海水沉入大海。伊卡洛斯忘记法则,只管高飞,太阳强烈的光芒融化了他羽翼上的蜡,伊卡洛斯坠入大海被淹死。
当我把一些心得说给小时送我上学的姐姐时,姐姐居然赞赏我几年之间变得成熟。她读了我的几篇涂鸦之作也连连叫好。而姐姐有限的兴趣会被我无限的虚荣击碎,当我一下子给她看一大堆小说看时,她失却了精品细读的耐心,草草翻阅我的苦心孤诣,让我的虚荣不能落地。电话里给她读过一篇关于她的散文,她听了很欣悦,说着“好好好”,可实际上空话连篇。
我姐姐当年长得还漂亮,她的他在高中时没有把姐姐追到手,或者说当时他就像我一样,因为自卑没有勇气去追。进入社会之后,他时时念着姐姐,并肯于为姐姐花钱,把真心袒透无遗。充满故事的大学校园,姐姐把别人的爱拒之门外,对他的爱却是若有若无。实习时突入其来的“非典”把两个人拴在了天津,从此难以分散。“非典”的时候姐姐得了感冒,那时得个感冒是很可怕且夸张的事情,有了姐夫的细心照料,姐姐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姐姐从此爱上了一个人,直到我改口叫姐姐的他叫姐夫。
我有时会发呆,静静的想着姐姐和姐夫在高中的一起走过。想着想着就空虚,我更想念那曾和我经历忙乱品尝苦乐的高中哥们。一起玩闹,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上课时我们交头接耳,午餐相依相偎,晚上开始胡言乱语。哥们们对于女人高深的见解至今令我记忆深刻。
女人是祸水——一个瘦的尖鼻子小子说。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高个子阿D一下点破男子本性。
女人是月亮,围着男人转,保守的男孩小快在一个月夜大发感慨。
我的记忆回溯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初中。初中时我的那样难兄难弟们,想当年我们都是多么的优异,转眼已各奔天涯,从此再无联系。那是个张狂的充满激情的年代,那个姓李的家伙说他将来要当国家主席,那个姓温的高才生说要当总理,好好的治理一下国家。那个时候我的梦想是什么?忘了。我记得很早以前就说过当作家,但内心里想的又不全是这样。走了文学这一路也是阴差阳错,主要是各种大考小考把我逼的。多少年过去了,作家值几个钱?呵呵,岁月可真会捉弄人。当年的雄心壮志变得苍白无力,早已随风飘散,实实在在的我们只想要一份简单的幸福,一个家庭,一座房子,可这些东西究竟还是奢望。
二十多年来,我像奥涅金、毕巧林、卡夫卡等一干局外人一样孤苦零丁地活着,看不到夜空中几颗星星的光亮。直到有一天,不知从哪得来的果敢,我直直的站在父亲跟前,恨恨地大声问他:“为什么要我来到这个世上。”
父亲却很冷静,他点着我的额头,理直气壮:“因为你是我的寄托和延续。”
“你的需要得到满足,却让我背负沉重。”
我的父亲任我无理取闹。他待了半天,说:“好的人生自己去找,何苦沮丧悲观?”
“哪里去找?”
“在你心里,在你足下。”
父亲像个哲人,令我懵懂的心思豁然开朗。这么多年了,我以我宽广的忧郁遮掩了一切美好,包括童年,包括爱情。我以我的无知付出了惨重的代价。(2006年写于平大,2010年五月末改毕)

0

采莲曲

五月 26th, 2010 / 标签: , , / categories: 别人的 /


>――王昌龄

>荷叶罗裙一色裁,
芙蓉向脸两边开。
>乱入池中看不见,
闻歌始觉有人来。
>

0

晚间小雨偷偷的下

五月 18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绿豆雨,
>^^^^^^^^^
>^^^^^^^^^^^^
>^^^^^^^^^^^^
>………………………………………………………………

     读《红楼梦》,分析人物特征,时有猜度。前八十回再次看完,感想颇多。其一:疑黛玉、、晴雯三人中有一人是虚构(即无人物原型),最有可能的是晴雯,其次是黛玉,再次是湘云。

    根据曹雪芹老到含蓄的象征手笔,分析三人的名号,黛玉为潇湘,潇湘何意?最贴切红楼的意思,潇湘为湘江的代称。探春有一段话说:“当日(舜帝死后)娥皇、女英洒泪在(湘江边的)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她住的是潇湘馆,她又爱哭,将来她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以后都叫她作潇湘妃子就完了。” 

    关于湘妃故事,屈原曾作《湘夫人》一赋: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

  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澧浦。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湘云两个字意指为湘江的云。有诗为证:湘江水逝楚云飞。由此说来,黛玉和湘云都是湘女了。

    晴雯何意?就是色彩斑斓的云,也可指飘飞的彩云,与湘云名字意象暗合。

    晴雯和黛玉比较,晴雯具备晴天的性格,黛玉具备雨天的性格,云乃雨之前身。且名家指称晴雯为黛玉之影,极为赞成。

    看红楼前八十回,至晴雯被陷,落魄贫病,宝玉私下看望,其让人心酸场景,总是让人可以联想到黛玉临终前宝玉会怎样待她。《芙蓉女儿诔》一文中,黛玉后来提议改动字句,都是将二人联为一体的暗示。晴雯死于痨病,黛玉当也是。疑《芙蓉女儿诔》为作者改动多次,一诔祭二人。不仅此处,前八十回的多番修改均与全书断稿遗案有关,实为不写之写。

    从人物与自然意象的对应来看,木头崔个人以为,黛玉可有芭蕉之韵,竹之情操,之别致。晴雯属海棠(人未死,花先衰,宝玉认为是晴雯不测之兆)(宝玉称其为芙蓉女儿)。湘云属海棠(名家论点,兹不证实),芍药(芍药专为湘云醉卧而设,烘托人物),柳絮(柳絮词,印证流荡之命运)。由此分析来看,三人的意象总是充满牵连,且有相同。有人说晴雯与湘云怎么会相似?一个尖牙利嘴,只容貌美艳了些,一个豪放爽朗,巧笑任为,哪里就是一个人呢?我说,不是一个人,但隐约觉得晴雯非仅黛影,备具湘云爽丽之姿。疑晴雯是从黛玉湘云二人性格里分离出的集合体。她们三个人里头,必有一个是虚构。

     至于老曹分何起用分身之法写人,不得而知,不在本篇讨论之中。待后叙。

 

 

                       潇湘

             

                                

           雯         

1

梧桐不寂寞

五月 6th, 2010 / 标签: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骑了自行车,快或是慢,街上跑。
人群臃肿着,蠕动着,天气好闷。
一个小姑娘,放学路上跑,有甚急事?
加了速度扭头看,她在一边跟上。
终于是她跟不上了,我回头见她笑。
那边有花的香,随风飘过,熟悉和浓郁,
清了我的欲念,润了我的心肝,活了我的记忆。
它不是玫瑰,更不是桃花,梧桐树无意争宠。
我想起,大学里的一个个春天。
,你真好!可惜了寂寞。
梧桐树笑,说,人世真吵,烦比寂寞苦,
落于世间的这一刻光荣和恬美,再无须对人提起。

0

当我看见她的时候

五月 6th, 2010 / 标签: , , / categories: 红楼梦吟 /

 

我想起了你。

 

她也穿着格格衣服,

她也很温厚很单纯,

她也很小比你小,

她也很湖北,

她像你妹妹。

 

她在帮爸妈端饭舀菜,

她的爸妈是店老板。

我来此只是吃饭,

我们没有说过话。

 

我还是会偷偷的看她,

这些天我不常见她,

我看过她不过十次,

她长的太像你。

 

请愿谅我的狠心吧,

远方的爱人!

最最顽劣不堪的我,

不配享受你的爱情,

我虽然很……

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老山羊在地里收白菜,小白兔和小灰兔来帮忙。
收完白菜,老山羊把一车白菜送给小灰兔。小灰兔收下了,说:“谢谢您
老山羊又把一车白菜送给小白兔。小白兔说:“我不要白菜,请您给我一些菜子吧。”老山羊送给小白兔一包菜子。
小白兔回到家里,把地翻松了,种上菜子。
过了几天,白菜长出来了。小白兔常常给白菜浇水,施肥,拔草,捉虫。白菜很快就长大了。
小灰兔把一车白菜拉回家里。他不干活了,饿了就吃老山羊送的白菜。
过了些日子,小灰兔把白菜吃完了,又到老山羊家里去要白菜。
这时候,他看见小白兔挑着一担白菜,给老山羊送来了。小灰兔很奇怪,问道:“小白兔,你的菜是哪儿来的?”
小白兔说:“是我自己种的。只有自己种,才有吃不完的菜。”
(人教版小学课文《小白兔和小灰兔》原文)
(一)
老山羊干开了白菜专业户,一年下来很发财,小白兔和小灰兔经常过来帮忙。
收完白菜,老山羊把一车白菜送给小白兔。小白兔收下了,说:“谢谢您
老山羊又把一车白菜送给小灰兔。小灰兔说:“我不要白菜,请您给我一些菜子吧。”老山羊送给小白兔一包菜子。
小灰兔回到家里,把地翻松了,种上菜子。
过了几天,白菜长出来了。小灰兔常常给白菜浇水,施肥,拔草,捉虫。白菜很快就长大了。
小白兔把一车白菜拉回家里。他不干活了,请了村里几个做菜高手,又采了些野菜,比如野蒜、酸咪咪什么的,调配出了山羊村的特色名菜系列,有的还做成了罐头。
过了些日子,小灰兔种的白菜丰收了,一担一担的给老山羊挑过去。有一回路上它碰见了小白兔,问:“你的白菜呢?”
小白兔呵呵一笑说:“都进肚子里了,我再去老山羊那儿拉一车。”小灰兔很纳闷,不知不觉又来到山羊家,山羊捋着胡须呵呵笑着说:“你们俩都进步不小,可是小白兔更聪明啊。
小灰兔就问为什么,老山羊让小白兔说。
小白兔说:“现在都市场经济了,白菜经过调配制作,会产生更大的价值。”
(二)
又过了一年。老山羊改良了白菜种子,并引进了加拿大特质良种,种出的白菜个儿大味好,一时轰动乡里,慢慢的就注册了山羊牌白菜公司。小白兔和小灰兔经常过来串门来玩。
收完白菜,老山羊把一车白菜送给小灰兔。小灰兔收下了,说:“谢谢您!能不能再给我一些白菜子?”老山羊答应了。
老山羊又把一车白菜送给小白兔。小白兔说:“我不要白菜,请您给我一些菜子吧。”老山羊送给小白兔一包菜子。小灰兔转了转眼珠子,又纳闷不得其解。
小灰兔把一车白菜拉回家里。小灰兔回到家里,把地翻松了,种上菜子,还请了村里几个做菜高手,又采了些野菜,像野蒜,酸咪咪什么的,调配出了山羊村的特色名菜系列。
小白兔把菜籽带回去,马上与兔合作办了个种子网,期间雇兔去山上采了各种药材子,统统拍了照片,传到网上,打出了山羊牌白菜籽和山乡药材子两大特色。开始几个月没怎么进展,小白兔不灰心,眼看差俩月又过去一年的时候,客户知道小白兔种子网,留言咨询的纷至沓来,并有人等不急亲自上门提货。山上的药材籽被带到五湖四海,老山羊的菜籽也不断由小白兔及合作伙伴中转供应,小白兔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不过每天不菲的收入让它很兴奋。
小灰兔将白菜制作成特色名菜,给老山羊送过去。新一年白菜快收成的时候,小灰兔一边运白菜,一边加工白菜,可路上很难再碰到小白兔。
年底时老山羊召集小白兔和小灰兔开了一个茶话会。山羊捋着胡须呵呵笑着说:“你们俩都进步不小,可是小白兔更聪明啊
小灰兔就问为什么,老山羊让小白兔说。
小白兔说:“现在都网络时代了,人人都能当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