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红楼梦》的警世思想

八月 17th, 2010 / 标签: , , / categories: 品弹 /

《红楼梦》全书雄浑博大,细节处处,无一处废墨,可当爱情小说看,可当政治小说看,可当侦探小说看(探佚),可当心理小说看,更可当世情小说看;可当思想者看,当漫画、工笔看,当文化百科看,当作诗讲义看,当管理学看,更可以当哲学新书看。探讨生命的哲理,感悟人间百态,让我们一块来品读《红楼梦》的警世思想。

如何来品读这个警世思想?因题目较大,若条条细述下来,至少也言几万言,我今且只用一事附一理的方式将原文意思提炼成句,或将已有成果进行压缩(铁槛寺、馒头庵一节),权做一份资料参考。

■好了歌——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人世匆匆到头转成空,莫为名利斤斤计较了!)

 ■秦可卿托梦王熙凤——盛筵必散,未雨绸缪

秦氏道:「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贾家之事,皆为秦氏言中。月满常思月亏之虚,居安常思治危之计)

■凤姐铁槛寺弄权,秦钟馒头庵纵欲——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这两回的情节发人深省。“铁槛寺”写贾府停灵之所,曹雪芹于书中极力铺写的是秦可卿与贾敬的身后事。秦可卿原属淫丧,与贾珍有染。凤姐的劣迹也在协理宁国府写起。事缘财主张某有女,小名金哥,已许守备之子。长安府的李衙内看上金哥,执意要娶。守备家以为张家收受几家定礼,辱骂张家,不许退定礼,还要打官司。张家赌气,偏要退定礼。长安节度云老爷与贾府相契,张家遂托老尼虚净央贾府代求云老爷。凤姐要张家出三千两银行始代出气。结果守备忍气收回定礼,金哥自缢,守备之子投河殉情,张家人财两空,凤姐坐享了三千两银子。之后的事情,凤姐手下又多了贾瑞、尤二姐等几条人命。加上生性要强,过度操劳,重疾在身,死之前还要被休掉,便是报应。

死的归所是坟墓,馒头庵正是以馒头形似丘坟来作比喻的。秦钟与小尼姑智能在庵内密约偷欢,失于调养,遭到父亲毒打,父亲被气死,不久自己也病死。他的早逝,作者以调侃之笔描写鬼判拘禁他的魂魄,又让他苏醒过来,对宝玉慨叹以往自以为是,如今始知自误。秦、智二人所为,显示情欲败坏人伦,竟到了这样的地步。

有因必有果,利欲皆是空。种了恶果,皆因了看不破。得了名利的挑唆,受了情欲的迷障,戴上卸不掉的枷锁,生成痛苦的根源。

■元春离别嘱咐——戒奢靡

众人谢恩已毕,执事太监启道:「时已丑正三刻,请驾回銮。」贾妃听了,不由的满眼又滚下泪来。却又勉强堆笑,拉住贾母、王夫人的手,紧紧的不忍释放,再四叮咛:「不须挂念,好生自养。如今天恩浩荡,一月许进内省视一次,见面是尽有的,何必伤惨。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奢华靡费,岂能长久?)

■风月宝鉴——生者为苦,纵色必亡

贾瑞收了镜子,想道:「这道士倒有意思,我何不照一照试试。」想毕,拿起「风月鉴」来,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士混帐,如何吓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么。」想着,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的觉得进了镜子,与凤姐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到了床上,哎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贾瑞自觉汗津津的,底下已遗了一滩精。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凤姐还招手叫他,他又进去。如此三四次。到了这次,刚要出镜子来,只见两个人走来,拿铁锁把他套住,拉了就走。贾瑞叫道:「让我拿了镜子再走。」──只说了这句,就再不能说话了。(贪图一时之欢,必有大害。色字头上一把刀,为好淫者戒。)

■尤三姐托梦——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因果报应

尤二姐泣道:「妹妹,我一生品行既亏,今日之报既系当然,何必又生杀戮之冤。随我去忍耐。若天见怜,使我好了,岂不两全。」小妹笑道:「姐姐,你终是个痴人。自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好还。你虽悔过自新,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天怎容你安生。」尤二姐泣道:「既不得安生,亦是理之当然,奴亦无怨。」小妹听了,长叹而去。尤二姐惊醒,却是一梦。(这一思想也可从第五回〖收尾·飞鸟各投林〗里看出: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

■探春反抄检——自杀自灭才能一败涂地

探春道:「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苍蝇不叮无缝之蛋,贾府速败,抄捡起始。世间诸多的大事小情,往往先从自杀自灭打头,内外通杀,好事成空,谋事难成。)

■湘黛月夜联诗——事若求全何所乐?

微风一过,粼粼然池面皱碧铺纹,真令人神清气净。湘云笑道:「怎得这会子坐上船吃酒倒好。这要是我家里这样,我就立刻坐船了。」黛玉笑道:「正是古人常说的好,『事若求全何所乐』。据我说,这也罢了,偏要坐船起来。」湘云笑道:「得陇望蜀,人之常情。可知那些老人家说的不错。说贫穷之家自为富贵之家事事趁心,告诉他说竟不能遂心,他们不肯信的;必得亲历其境,他方知觉了。就如咱们两个,虽父母不在,然却也忝在富贵之乡,只你我竟有许多不遂心的事。」黛玉笑道:「不但你我不能趁心,就连老太太、太太以至宝玉探丫头等人,无论事大事小,有理无理,其不能各遂其心者,同一理也,何况你我旅居客寄之人哉!」

(不完美才是人生,不遂心方为生活,若一味苛求完美,只能加重痛苦。)

■秦可卿托梦给鸳鸯——莫为情误,未发之情方为真情

香魂出窍,正无投奔,只见秦氏隐隐在前,鸳鸯的魂魄疾忙赶上说道:「蓉大奶奶,你等等我。」那个人道:「我并不是什么蓉大奶奶,乃警幻之妹可卿是也。」鸳鸯道:「你明明是蓉大奶奶,怎么说不是呢?」那人道:「这也有个缘故,待我告诉你,你自然明白了。我在警幻宫中原是个钟情的首坐,管的是风情月债,降临尘世,自当为第一情人,引这些痴情怨女早早归入情司,所以该当悬粱自尽的。因我看破凡情,超出情海,归入情天,所以太虚幻境痴情一司竟自无人掌管。今警幻仙子已经将你补入,替我掌管此司,所以命我来引你前去的。」鸳鸯的魂道:「我是个最无情的,怎么算我是个有情的人呢?」那人道:「你还不知道呢。世人都把那淫欲之事当作『情』字,所以作出伤风败化的事来,还自谓风月多情,无关紧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便是个性,喜怒哀乐已发便是情了。至于你我这个情,正是未发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样,欲待发泄出来,这情就不为真情了。」鸳鸯的魂听了点头会意,便跟了秦氏可卿而去。(堪破风月,悬崖撒手,一了百了。这一节我疑为雪芹原本。)

《红楼梦》的警世思想多以梦为载体自然表达,以我之愚拙,只择其重要者录之,旨在一目了然的看出,红楼虽为纸文却永恒博大,有着深远的警世意义。反观今日之现实,利欲熏心迷色不归等事,比往过之无不及,多有可借鉴改过者……更多启悟请翻看《红楼梦》原本用心找出。木头崔品红楼到此搁一段落……

更多红楼味,请去找燕子。燕子在何方?北京新浪网。

请点击——燕去燕又来

0

好松树

八月 12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有时会庆幸生在山区,见识了真正的松树,确切的说是松林。据说几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光秃,飞机来这儿绕了几圈,几十年后就是一片苍翠,装扮了山,坚固了土,保卫了村庄。

据说常常和实际是有出入的。因为在那个穷苦年代,人们把树皮都当了食物,把草根树根都挖出来当火烧了,山当然是光秃的,但那只是表象,是暂时的,因为那么高的山,人怎么轻易就能战胜?外面的光鲜被消灭,沙石里面,新的生命在疯狂的蕴育。只要稍加生息,大山就又郁郁苍苍了。

松树当然也是如此。可能在某个历史的阶段,他们被侵略的几无生还可能,然而大山赋予的坚挺和灵气,最终使其得以支撑,并用一种醒人的绿的旗帜宣告胜利。

我也不信这成片成片的松林全是飞播林。不信。这么高的大山,自是孕育各种青树仙草的地方,那个别的约几个碗口粗的松树就是证明。按照飞播的时间推断,是无论怎样也长不成那么粗的。

真正感受到松树的好,是在十几年前的高中时候。因为搬迁的原因,每次回家我都要翻山,山是高山,从山脚到山顶再到那边的山脚,使劲不放松至少也得个半小时。还好有松树,及各种树。这山上最多的,最成群的就是松树。行走山间,松树带来的清新和凉爽是不可替代的,那种直逼心灵的绿,更是驱走我的烦俗,让我反省许多。

如果有兴致,你可以站在它跟前,用手细细的拨弄它的每一根针叶,也可将胳膊接触,体会那刺和不疼的微痒的感觉。你还可以捏住像自行车铃铛大小的松球,看里面的结构,或者摘下来用石头敲,看能掉出几颗籽来。你还可以把它想做一个人,那绿衣包裹下的躯体,那眉宇间的清秀灵气,人又岂能比得?对着它,可以吟,你可以唱,可以说,可以笑,可以闹,可以玩,可以画,它都会很稳实,静静的看你做这一切,不怒不烦不恼不厌不恨不怨不弃,它也不是没感情,它在思索呢,有的会像个长者在心里偷笑你呢,有的会像个孩子在琢磨你呢:唉,只当你是个大人,不想比我还孩气!再看这小松树,他正晃着头,在风里乐呢。

零三年的一个暑夏,村里盛行刨药材,因为有收药材的可直接卖钱。我和爹就直接参与了这行当。有一回我们在别村的高山上,分开在两处刨,那山实在是高,据说是未开发的旅游区,忽然云烟压下来,雨丝丝如注,后随风斜织满天,本来对喊可以取得联系的,现在却不灵,可见雨烟也有隔音的效果。那个时候我们家好像还没电话,更别提手机了。雨不见停,只好找了一棵茂密的松树在下面避,竟然很奏效。只是云烟一团团的在脚下绕,很飘然,也很是孤独的怕,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了自己,自己是只有山和松树作伙伴了,心里实在没底。

以上都是关于松树的记忆。松树想来真正是好,可是我拙笔难言。城里人总是说松树有什么稀罕,其实真正值得稀罕的就是高山上的松树,有单独一棵的,有成群成片的,有高低俯仰的,有中规中矩的,有长在山崖边的,有夹在石缝间的,不一而足,真是让人想入非非,感慨万千。

好像记得老早以前的课本上有一篇《松树的风格》,把松树的好基本说尽。我在这里算是觍颜补充。松针四季长青,却不断有针叶落地,化泥自养。聪明的人类发现了这个秘密,就把这落地的针叶收积起来,或作燃料,或取怄透的松粪装入麻袋,送到城市里做养花的肥料。松木长到一定粗细便是材,可有计划的间伐,以前可以和槐木、杨木一起搭建出砖平房,现在主要是运送到木工厂,加工出各类木产品。

松树的好道也道不尽,想起它,我实感笔力不足。最后只想着力强调它很关键的一点——松树的绿,这是一种醒人的绿,直逼心灵的绿,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留意它却到现在才下笔呢?

#随笔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