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6

红木船

十月 30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红木船

月半弯如见花一瓣
天蓝蓝似佛叶飘仙
红的月云游蓝的夜
小木人撑篙到天边
风丝缕,声声雁
侧转身,痴痴看
想不尽那来时山庄
那夜空多么安详
大海上划一道弧线
我那弯红红的木船
不知航行了几万里
小船儿红不褪不变
风袭来,浪花掀
掀吧掀,我只看飞雁
那姿态多么倔强
尘光里骄傲的飞翔

0

关于红木船logo的设计创想

十月 29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木头崔 /

前两天我设计了红木船logo,放在了新浪博客里。
最初的logo主题是燕去燕又来,采取的是黑白红三原色,黑夜里镶嵌着大月,月里有一只小鸟,用一个鱼的形状写着燕去燕又来几个字。最初没有黑,后来加黑夜背景,一是可以和博客背景更统一,二是受了鲁迅的影响。
这个logo我用了多年,也产生了感情,虽然曾有人依此以为我是个女的,我也没有变它。
一个偶然,我用了木头人这个网名――当然与我的个性相附,这使有些人觉得我亲近,有些人却真以为我是傻子般的木头。后来有人说你是黑木还是灰木啊,我说我是倔木,人家说干脆叫你红木吧。我想哪有自己夸自己是红木的啊,何况是不是红木之材尚待考证。
这样的犹豫直到对《红楼梦》产生了更加深厚的兴趣,突然发现红木正为红楼梦三字的左边一半,而我与红楼梦确是有缘,便对红木这个名字发生兴趣。然我觉得红木后面加个字更好,选来选去是红木船。网上搜查得知红木船疑似是明朝人在澳大利亚搁浅的古船。我也不忌讳这个,遂定下来了。
我一直想设计一个红木船的logo,然而我不是画家,没有这个力。我想请别人画,可是难遇机缘。后来,又是一个偶然激发,我在电脑上用画笔开始学画画了,不管画的好与坏,自己乐在其中,算是多了一个爱好。这些画,我名之为“崔梦楼漫画”,崔梦楼是我的另一个名号,别人给起,喜欢但不常用。
这些漫画不唯是漫画性质,全在顿悟二字,取自一时的灵感。若是把它们当工笔画看了,这些全不合规。从零到一,再到多,虽然我画的极笨,有时也很吃力,虽然时间总是不怎么的充裕,但总算找到越来越多的感觉,现在我绘制的这些东西也有一定数量了。
图中的这个红木船,在设计时其实没有最先构思,只是蓝底和红木船三个字在心中,画着画着,就有了许多的灵感。这和我写某类小说其实是相通的。从燕去燕又来到红木船,我想让它们有一个传承,而原来的黑底白月-月中小鸟和蓝底红船-船中小人正是一个偶合。所以很单纯的画法,被我赋予了两层内涵:
其一是,白天的大海上,一个小人撑着红木船远行,忽见一只飞雁掠过,小人就新奇着看它,涌出无限畅想。海上有波纹,船被掀起,但这一切仍然是平静的,无关乎要害。――这也是我喜欢而达不到的一种境界。有人或许说这只船平放些更像船,而且不应过度侧弯。侧弯是我的故意,平静也不是人生。我只在另一个版本里将船稍稍平放了些。
另一层意思则是,我将夜的颜色做了变异,蔚蓝取代夜的黑,红船暗通皎月,这时候,月与船的意象已模糊为一体了。这便更有抽象画的意味了。我开始想把船内侧画成木灰色或棕色,后来废除了这一想法,也是出于单色考虑,月白船红,若改为杂色,意象就不能穿越,就不能很好的通过简洁的画面表现悠远的意味。仅仅为红还不够,所以有一个版本我加入了木纹。
根据图里这两层意思,我意兴昂然的作了诗:
红木船

大海上划一道弧线
我那弯红红的木船
不知航行了几万里
小船儿红不褪不变
风浪在凶狂着掀
掀吧掀吧我只看飞雁
那羽翅多么平展
它在骄傲的飞翔

月半弯又像花一瓣
蔚蓝的天不带尘染
红的月云游蓝的夜
小木人撑篙去远方
风丝缕闻声声雁
他侧转身痴痴看
想不尽那来时山庄
那夜空多么安详
……
诗里,白与夜两首可独立着看,可以对调,也可统为一体。为了使它们更有张力,文气更加通顺,我给个别字句做过修改。
遗憾的是,画里的海浪表现不够好,应用到夜这一层含义上看作月晕或云丝也显牵强;在文字里虽是一气呵成,之后却发现了许多语句上的不足。管它呢,我又不是专业大师,我是用玩的心态赚取一种充实和乐趣,还有一点点虚荣,这就够了,要那么多干吗?你说是吧?
我还会这样继续玩下去。(红木船 2010.28 夜北京)

0

叶衣

十月 28th, 2010 / 标签: / categories: 一品红 /

    路过那棵树
    我会对叶子们
    发生兴趣
    并且想象无边
    这些叶子
    我纳闷
    红绿蜿蜒
    我兴奋见
    一树惊艳
    北京的秋天
    在冬天里喘
    叶黄灿
    伴灯火阑珊
    随风散
    憔悴了容颜
    低吻冰凉的
    大地
    眼角里
    霜花含
    扫把在野蛮
    叶衣被撕烂
    谁知她纠心的哭喊
    她爱这片土地
    更爱这棵树
    可是缘断了今年
    恨不能最后的一面
    叶子还在悬
    像雪又像叹
    像发又像怨
    路上走着的
    绿女红男
    衣服穿厚了
    他们左顾右盼
    他们心里
    只有钱
    和欲念
    叶衣的遗言
    留给飞鸟
    有种爱叫再不相见
    永恒了光年

2

有一种人不聊但是很熟悉

十月 23rd,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个人日记 /

    对着电脑我在处理杂事,耳机里播放着我从前链在博客上的歌曲,灵思汹涌。昨天的我坐在这个位置,今日还在,好像昨天和今天的我什么都没变一样。正如外面的大树,没有离开脚下的土地,然树叶的绿与黄,生机与衰落,惊艳与荒凉,都在说着一个字,变!
变着变着,呆我就从石家庄变到了北京。在北京的日子里,有好多天,我几乎被生活的小圈子圈住,好像我遗在石家庄的东西与我无任何干系。可是突然在某个时候,我又惦念起它们了。过些个日子我得回去看看它们。
昨天,一个认识很久却没聊过的网友突然用小企鹅和我说话,直直的来了句:做文学光凭少年的经历是不够的。我当然不服,说还都中年了啊。后来“没聊友”又告诉我他现在沧州,说看了我的文章动了乡情,他这一句话也动了我的乡情,不顾上班和他聊了两句。得知他是我灵寿老家的乡亲,年长我许多。更让我惊异的,他说他南枪杆的,后细说是桑树沟的。这一个个熟悉的村名,一下子纠紧了我,要不是工作牵引,我该攀问他更多。我甚至还硬问人家“尊姓大名”,绕了几个弯,人家的回答很奇怪:姓肖,是南枪杆村谁谁谁的同学。
还有一个网上的老乡,突然有一天对我哈哈大笑,问是为何,人家说:突然看见你的号了,想起你是博客上的人,所以打个招呼。我随即笑道:是啊,有一种人,不聊,但很熟悉。
生活中该有许多“没聊友”,其实我们早就相识,可是我们不说话;有时偶然的一聊,发现彼此原来早就在关注,而原来曾经在身边的人都一个个散去,怎不生感慨?
马上又该回去了。北京的天气是越来越冷了。那一棵棵树,有槐树,杨树,虽然见过,感觉那气象和石家庄还是有不同。还有更多树种。有一种树,叶小密挤,细条状,据称应是栾树,在秋天里,树上铺成灿黄的一片,有似枫叶的红。如今时光往前推移,秋气凌人,树叶就飘落的紧,地下积了稀疏的叶,若是不清扫,地面会像铺上金锻般,却比金缎更有诗意。上班踩着来,回去踩着回,来时可看可感可品,回时夜色涂染,风吹飘摇,几多萧索,凭神思遐想,如荡秋千。倒不像在京城,竟是一个小城故事(有些夸张了)!
最后感谢歌,感谢树叶。(2010.10.21)

0

十月 20th, 2010 / 标签: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我写了一个字
花,是一个动词
你要的花我不能给
不是谁的谁
地皮真贵
无我容身之所
转身面北
多少碎叶(岁月)飞
曾经的美
曾经的醉
何处去追
检查身上的部件
健康在掉泪
那个晴朗的少年
曾无私无畏
曾没心没肺
对对错错
多少回
理想在发霉
激情在花没
变琐碎
敢说无悔
不到三十年
钱和时光水
流去这么多
穷下去
谁是谁
都变鬼

0

行走人间,落地流年

十月 12th, 2010 / 标签: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2010年10月10日,我哪里也没有跑,呆在办公室玩了一天。这应该算是不错的一天,有好多感想要发,天替我发了。
这里是北京的秋天。白天里,蒙蒙的雾气呆呆的,后来就起了雨。这雨到晚上越发大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是三个人,两个比我小多了的人,其中一个竟然脱了鞋以防雨,真个是赤脚板的年代啊。他有赤脚之乐,我有发现之趣。
灯光辉煌,大致就是这样子吧。这一种辉煌,有了雨和夜的加入,这是何样的情色啊?
北京的雨夜,让我感受着湿冷,心里却一度升起温暖。
那不知何时从树下掉落的叶子,此时随了雨水在地面上涌动,深浓的夜色中,幽黄的灯光下,冷和暖摇动着诗心,让人看着或感着时光流走的模样,何等的悲壮,何等的华丽!让人怎不留恋、不赞叹?这一景,我爱过了,现在仍在回味……
……
在我清寂的思绪中,一辆面包急驰而过。车灯路灯及店铺的灯光,明彻的照亮了我行处,那凶悍的力,那飞起的沫,那起落的叶,混合成像血花溅起来。好惨烈,有一点点恐怖,搅动着人的心湖。
这是我逃离石家庄之后,遇到的最美最壮的北京之夜。

0

诗图原创:弹簧人

十月 9th, 2010 / 标签: / categories: 飞鸟语 /

从弹簧筒里钻出
我遇见白天和黑夜
白天给了我光明
我却被它压成扁
黑夜蒙蔽了眼睛
思想却让我长高
我欢呼思想的红
照彻夜凝固的黑
我诅咒枯淡的白
像剑光夭斩着生息
从弹簧里钻出
我遇见白天和黑夜
抽取人生的黑与白
我要画上几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