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关于《一树风流》

十二月 25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木头崔 /

在北京之前,我有一段时间完全赋闲,正好可以大睡,可以大写。于是有了更多的精力,有了一批新作品的出现。
这些作品是我积攒下的灵感,《一树风流》 就在其中。小说写的是唐朝名将有山和妻子在战场上为奸佞所害,其后代有木和青秀被忠良保护,却遇到了新的善恶,经历了新的爱恨情仇……一次次转世轮回,围绕着两棵树或实或虚的展开,述说缘分的奇巧和人性乖张。虚构史实制造恩仇,却没有停留在复仇俗念,没有靠绵密的情节推动,只用四个光源来实现:
有木的那个轮回里,青秀作为有木的姐姐,是一个系带,拴刀打猎遇兔是一个系带;青秀和拴刀的爱情算是一个系带,坟前柳是他们的系带;有木和兔子明明暗暗的夙缘是一个系带,老杏树又是他们的系带;两种爱情,两道光彩。这两道光彩在避难的山洞里形成一个光源,有木与拴枪的那场恶战又成为一个光源。因为故事在明处围绕着有木的轮回展开,所以当兔子和老杏树出现时,也意味着一段缘分的重现,写的浓墨重彩。在有木成为木有的新一个轮回,又一个光源熠熠的出现,那就是木有在杏树下等有缘人,遇到了前世的青秀和拴刀,并终于等来了一个叫村儿的姑娘。这个光源不但是前世有木和兔子的交集,还是青秀和拴刀的交集。在这个交集里,青秀和拴刀的故事淡出,最后一个光源指向2009……
这个短篇我连续写了约两天,里面有真实的素材,却都被我虚化了。写作时有许多创新和尝试。这一篇,我虽然认定它的好,然到底还是知道最大不足。写成《一树风流》之后,曾让某人给我指点,省却了我自己找不足的麻烦。某人很给我面子,没有很说不好,只找了一些字句上的毛病。但有一点她没指出来,我仿佛是说过,即:语言的风格基调略有不一,开头以史笔写起较凝重,到后来因为是写爱情,写现代,变得活泼一些。
按以前的脾气,我可能会好好改一改,现在却想留着;在现在这样的时代,真要写得炉火纯青,也不见得被人认可,还要牺牲更多,包括时间、精力、金钱;不如就像现在这样,保留一些缺陷,使他人也感到亲近。文学是情人,她给钱,我要,她穷,我不嫌,她若作了赚钱工具,便不知是谁的悲哀。
我不知未来如何,至少在现在,我可以用手、用心敲打出一些不沾染铜臭的东西,最大限度的娱悦自己,丰富自己,这就够了。我甚至还会自负的认为,所写许多篇目已真实的记录了乡土,记录了亲情,记录了青春,在语感方面也是有突破的,它们是有价值的。这也确实得益于一个又一个灵感的叠加。
我感到最得意的是,生活常常赠予无穷的灵感,还有一些人的指点;我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就是,我不能很好的把持自己,所以错过了好多人,不能很好的做完一件事,至今还没有把一本小说完本,这一半本,照样是瑕疵斑斑。

 

0

修 行

十二月 16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飞鸟语 /

­

修 行
菩提树下照菩提,奈何桥畔说奈何。我是葫芦山上一小童,随师采药踏青苔。
山阳飞飞随云暖,地气层层绕树来。钝意恍恍十几载,情门徐徐始为开。
穿林拨日度云崖,雨过雾散逢花发。有缘花开花不识,为伊苦苦等千秋。
菩提镜里尘已满,奈何桥上可奈何?碎步走远忍回头,一曲离歌唱不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