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这段时间出奇的忙,所以建在这里的园子有些荒废。岂能荒废,这是春天啊,别处的播种了,这里也不要摞下。因为眼下已是快十点,时间的关系,我还是简单的说一些吧。
一下班,仔细想想还有什么事要干,却一时没想出,突然感到出奇的轻闲和悠闲,便决意作一篇文章出来。正准备下手,忽然想起一个堂妹托我的事情,修几张服装图片,主要是把上面的字儿抹掉。便开始做,不知不觉花费了一个小时多点。
我很心疼。一个多月来,忙碌填满了我时间的每一个缝隙。每次下班回家总是迟迟的,没有了听歌看电影、写作的时间。在北京的牡丹园地铁附近工作,之前是下了班可以徒步回去的,只不到二里地。现在换了住处,地铁便是最熟悉的了。晚了的时候,我坐的都是末班地铁。从单位到地换平时需要一刻钟,时间紧张的时候我便跑,顶快七八分就到了。有一次刚下到地铁车两旁,那车就带着风呼呼的来了,我只得在车上喘。有草民的琵琶声和歌声在耳边响起,我百感交集。
“喘”真不是个好词。自打今年返回北京上班,我就一直是咳嗽,咳嗽了足足有两个月,后来竟神不知鬼不觉的好了。每当想起自己病里的痛苦,再想想现在,内心就一阵欢愉。
尤其让我欢愉的便是最近的成绩。造化弄人,想当初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和网络深交。就在大学的时候,我也顶多是开博和用电邮早了些,其余技术知识等等,还在一般。所学的飞腾排版,其实还是为梦想中的报刊编辑铺路。现在倒好,做网站做的昏天暗地,不只做一块两块三四块,是我从头到尾把它做下来。网站的策划、美工、维护、备份以及文案、优化、推广,我全包了。
最早的时候,我对代码一点都不懂。去年时在公司一个偶然的逼迫下,熟悉了代码的基本知识,到后来又多多少少的留心自学,到现在诸如div、css、dede标签调用等,当然是有的懂些,有的还一片白。本是做两个站。一个山货站,一个玩社会站。山货站我借用了别人的模板,做起来尚且不难,一周就完成了。虽然是完成了,但许多细节问题我解决不了。让北京的同事帮忙吧,人家会说我上班时间搞这个,影响不算好。我只好摁着头皮弄,有些解决了,有些在后来解决了。
而玩社会站我打算求人――一个学美工的女孩我联系到她,让她在一个月内根据我网站的划版,给切图布局并编出代码,我给她应付报酬,她答应着却因为不好意思收我的钱,加上她自己有工作业余时间电脑又不方便,此计划靠一段落。
几个星期天加上清明节再加上一个个下班的业余时间,堆积起来被我充分的利用着,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同时也是增长知识技能的最佳方式。功夫不负有心人,玩社会站终于建成。虽然因为自身美工技能尚欠缺不少,和我最初设计的版式大有不同,但整体栏目结构功能已基本实现。如果将来投入公司运营,技术层面改进的地方实为不少。
一方面是工作,一方面是我自身的婚姻问题,一方面是自己搞的这些网站,整个的把我变了一个人。走出办公室,半天回不过神来。一倒在床上,格外的舒服。有个好处却是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可以高兴的笑一下,说是睡了个好觉。再走到大街上,看到树儿们一天比一天长着绿,花儿们渐渐的开了,空气越来越好,阳光越来越暖,心里就格外的舒坦。于是在一个星期天把出故障的手机好好整修了番。平时来了电话,这破机子又可以啦啦的唱了。
北京是有春天的。我很怪人们说北京的风沙大。有风,但不狂,比石家庄风沙不大。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很喜欢。为了缓解这段时间的重压和劳碌,上周日又转了回。真的是好地方,好风景,好时光啊!多么美,被我碰到了。个中细节,不消细说。我要回家了。应该又是最后一班地下铁。朋友晚安。
红木船于一个写字楼里草就,北京,春

写在后面:
学这么多,当然是好事,但不免被人看作是不专。要说不专,我学的是市场营销,偏偏爱好起写作来,按专业的角度看,写作也是不专业的。那么什么是专业的呢?如果细追理,什么都不是专业,兴趣才是专业,做好才是专业。并非我贪多,只是无奈。我现在的工作,文案基本被小用了,大有荒废之势,更谈不上主导。所以我自己要求自己长进,一方面益于工作,益于薪酬,一方面更利于自己做事。我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网站是建起来了,以后的路还很长。也许这些站会默默无闻的消失,但这是我的起点啊,纵然消失,我的斗志不该消掉。我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