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蚊螨告状逞凶 小狗吸尘器威武
最近地界发生了一件异事。几只成精的螨虫和蚊子纠集一些部下,浩浩荡荡、气势汹汹地来到阎王府邸。阎王正在睡觉,蚊子螨虫却等不及,凭着些许变化本事,径自飞进去,找到阎王说:“阎王爷,我和螨虫有冤情。”
谁会欢迎不速之客?不过阎王看起来很大度,他压住性子对蚊子说:“明天审吧。”蚊子不依,在身边嗡嗡乱叫。阎王说我派人代审如何,蚊子还是不依。无奈之下,便略有央求的说:“是何冤情,待我穿好衣服,我们大堂审理去!”
蚊子得寸进尺,说:“阎王老爷,我看您近来变得越来越慈善了,求您早日为我们化解冤情!现在就想一吐为快!”阎王爷说:“一切按程序办!”接着便有侍卫进来,要驱蚊子出去。蚊子见状,急忙退出,将如上等等告知了同伙螨虫。螨虫说:“这样也好。只是他们可千万别随随便便动武器啊。”
开堂锣声一响,螨虫和蚊子一块早在门口等候多时了。只见阎王爷坐在公堂之上,敲下惊堂木大喝一声:“来者何物?报上名来!”
好家伙!把个螨虫和蚊子吓了个够戗。毕竟蚊子刚和阎王熟络过,胆气稍壮,便说道:“阎王爷不认识我了?我是阿w啊!”螨虫中间有一只个儿大的也随了说:“报阎王爷,我叫小螨SN。”
又一声惊堂木下去,阎王厉声喝道:“阿w小螨,所来何事,从速讲来!”
螨虫和蚊子便齐声喊道:“阎王老爷,小的们冤枉啊!”一个说:“我是被吸尘器吸死的。”一个说:“我是被吸尘器卷进去憋死的。”“一个说:“我是被吸尘器玩死的。”一个又说:“我是被吸尘器吹死的。”总之种种,不一而足。
最后蚊子精阿D总结陈词,说:“我们控告人类反蚊子罪,反螨虫罪,滥用高科技欺虐小动物罪。我们虽然知道是蚊是螨总会死掉,却不甘心被人类用吸尘器折磨而死!”
阎王道:“吸尘器是何东西?竟有这等威力?”蚊子阿D见阎王开始关注此事,便说:“受人尊敬的伟大的公正无私的阎王老爷,吸尘器就是人类为了偷懒利用高科技生成的一种家用吸尘工具,而人类无恶不作,手段卑劣,竟将我等视作尘末进行残酷扼杀,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吸尘器又具体是何模样?”阎王爷突然听到这儿,突然很好奇,两眼直瞪,盯住阿D小螨,期待回答。
小螨此时便有发挥了。只见他伸出记忆的触角,以身为笔,在地上速速地画出一幅吸尘器模样的图来,竟有些小狗形状。还有一幅图画的却是自己被吸尘器残害的场景。在图中,这个高科技配备了一个长长的吸爪。蚊子说:“喏,我们就是被这吸爪害死的!”
闻言,阎王爷作神思状。片刻,阎王发话:“可有证人证据?”
蚊子螨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傻眼,“这……这……”的说不上话。
又一声惊堂木拍下去,所有众等都打了个冷颤。且听他喝道:“无证无据,空口无凭。待有证据,择日再审!退堂!”
小螨和阿D顿不服,台下涌动。阎王爷收拾停当,正要回去继续睡觉,却被阿D及众飞蚊层层包围,动弹不得。阎王气急败坏,喊到:“小的们,还不快上?!”
便有侍卫跟上,将要对蚊螨实施清剿。蚊螨虽然胆小,本事倒也不差,只见小螨集结部下,喷出大量臭雾,趁此蚊子嗡嗡成团,飞扑到众侍卫身上,乱抓乱咬,各种奇术怪招,尽皆使出,众侍卫反自顾不暇,无力杀伐。阎王见状不妙,一时调兵不及,便使出一些法术解数,想要一举将蚊螨扫灭,哪知蚊螨身手敏捷,一一躲过,当中负伤就死的,只是一些功夫疲弱之辈。小螨和阿D身手最是不凡,眼见阎王及属下不过尔尔,更是放肆,携手联力,朝阎王这边飞来。阎王自思不敌,便使出猛力,硬是突出重围,来到人间。蚊螨不敢见光,只好回返,占据阎王老巢。有些还独霸朝堂,许多大案小案不得审理。
阎王爷扮作商人,根据目睹的吸尘器模样,去各大商场购买一件。无奈阎王装的是冥币,人家不收。无奈之下,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阎王进入到一座大厦的28层,瞄见了一台吸尘器,刚拆开,说明书还在,估计是新买的。阎王急急学习了怎么用,便转身旋回地府。众蚊螨见阎王爷回归,早有兵马环伺。谁知阎王爷手持了吸尘器,运了法力输入机器内部转化为电能,倏忽间且听得那吸尘器嗡嗡作响,吸爪指向众蚊螨,尚不使蚊螨有所醒悟,便结束了它们在地府的生命。
阎王哈哈大笑:“蚊螨小辈,竟敢犯上作乱!有此吸尘器,便不用饭桶侍卫也可!”众侍卫闻之,汗颜不语。阎王爷躺回床上,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 (文/红木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