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

0

旧作收录不全,补一篇《猫事》

一月 4th, 2014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A 我家的猫虎
放假回家的时候发现我家喂了一只猫。
小猫虎刚捉来时,又瘦又小,约15厘米,毛黑白杂色,脸很有创意,在中央纵向一分为二,黑白分明。这黑的一半把眼遮住了,虽可爱但瘦弱,眼球少光彩。
它必须得有人好好照顾。母亲喂它馍,不吃;喂它鸡蛋,不吃;猪肉需给它嚼烂了吃。母亲把一切都试过了,喂它瓜,它倒能把肚子吃圆。看到它吃饱了饭,母亲的脸上绽出了笑容。母亲说小时最心爱的就是猫了。
可长期喂它瓜怎么行呢?亏母亲想得出,家乡出产土豆。家有火盆,专门烧炭取暖。当炭火弱下去时,将土豆用灰及炭覆盖,焖半个小时会软,香喷喷的冒气捡出给猫虎,他居然又能吃得香!
吃厌了土豆,怎么办?母亲喂它猪肠子。不知不觉,小猫虎渐渐地长大了。
为庆贺一年的好运,为来年有余祈愿,父亲买来一条大鱼。先不吃,等年上吃。小猫虎闻见了鱼腥味,等不及,神色异常,慌里慌张,人走到哪里,它跟到哪里,喵喵直叫。母亲当然给他一大块。吃完,又要。母亲怕撑坏它的肚子,便放进盆子里。小猫虎就走近,用头抵,抵不动,终于死心了。而鱼是装在食品袋里的,人每当动弹了塑料,它必以为是好东西,遂又“喵喵喵”地乞食。几天之后,它吃了不少鱼肉,添嘴洗脸,呼噜呼噜可高兴了。
小猫虎的眼睛变得金黄明亮,使人一见,就想抚摸亲近。母亲喂它最多。它有心眼哩!母亲喊:“猫——”它“喵”一声;再喊再应;再喊它则似乎有点烦厌了。小猫虎记得母亲喂它最多,所以钻她的被窝最多。
小猫虎虽然挑食,却也调皮可爱。除了像人一样睡睡懒觉,它每天都会为人表演一段绝活,闹出不少笑话,爆出不少欢乐。
第一:追尾巴。这是它最拿手的。不知出于何想,扭头蜷身,玩它舞动的美丽的尾巴。用嘴咬。咬着咬着就打起旋来了。
第二:看电视。小猫虎有时是全神贯注地看,有时就对电视里的人发生好奇,前去碰人家,抓人家,还呲牙咧嘴的。小猫虎正处于童年好动时期。一会上电视上边的接收器,一会又下来。它在接收器一时高高在上颇有得意之态,可仍不满足,便后腿站立,伏电视两侧的墙壁上,顷刻将糊纸抓出个窟窿。
第三:烤火取暖。小猫虎见人烤火,仿人姿态,也能把前爪搭在火盆沿儿上,逗得人哈哈大笑。喜欢用身子贴着火盆的泥壁,赚些温暖。睡着时将身子蜷成一个美美的圆,鼻子触着尾,尾巴虚虚地遮住俏皮的眉眼。
第四:照镜子。它见镜子里有个猫虎,算是同类,瞪了眼,想,为什么和我一模一样?前去摸人家,嘿,怎么平平的?于是以为那猫藏镜子后边了,便侧弯了头偷觑,没有,如此三番。
第五:睡觉。这本没有什么稀罕,可小猫虎不同。晚上,人不睡,它不睡,人一躺下,小猫虎头可硬了,说钻谁的被窝,就非钻不可。不让,头硬似铁,加以爪子的利害,人只得笑着依从于它。偏它不争气,晚上三番五次出来进去,钻钻你的,钻钻我的,让人好笑又好气。
第六:……
小猫虎和人一样知道过年。春节那天,我放鞭炮,蹦蹦叭叭。母亲说,小猫虎在屋里听着,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走来走去,惊惶失措。但它聪明,见人欢喜,肯定是好日子,好事情,便和人一同欢乐开了。表演绝活。正玩着起劲,老姑夫用老鼠夹儿夹死两个老鼠,给它送来了。它一见如故,“喵喵”地疯叫。给它扔地上,便一嘴喳住不放。夺它的食物,它会“罚罚”地抗议、示威。知道人逗它,不为难它了,却又舍不得吃,先在地上用爪玩许久。他终于吃上老鼠了,从头到尾,一干二净。这个年它也过好了。
小猫虎还有个特点便是省心。因为这家伙不怕人,且喜欢人,母亲怕它跑到大路边被人捉走,就拴它。后来不忍,给它自由,她倒解人心事,不复乱跑,便是出去,也会很快回来。他回来仰着头瞪着圆眼翘高了尾巴,“喵喵”地向人问好,令人顿生爱怜。便慰问它:“猫,你回来了?”猫轻声答应着,颠颠颠儿奔屋里去了。
猫其实很讲究卫生,洗脸舔爪。还照镜子,说明也有爱美之心。因为经常烤火,黑猫变成灰毛,为此它奇怪了很长一段时间呢!小猫虎拉尿的时候也有固定地点,先刨个窝,再行动,嗅嗅,臭,于是赶紧埋好。
父亲也变得爱猫——我记得以前它不是这样的。他喂猫鱼肉时很大方,他给猫买火腿。他说:“这小家伙,人刚一坐哪儿,它就爬你膝上,赖着不走。他说明年可要多种瓜,多留瓜。
我终于又离了家。我知道小猫虎会为孤独的父母带来欢乐,消除寂寞。它的存在,集童真友好真诚可爱于一身,这是常人难以相比的。所以我打电话的时候问到了小猫虎。母亲笑我,但开心,说:“你走七天了,它就给咱家逮了三个老鼠了。
哇,我家的小猫虎居然会逮老鼠了?!而我至今还不能自食其力,自叹弗如。

B 猫虎长大,人见人夸
小猫虎在我大二的时候,在父母的眼皮底下,偷偷地长大。毛发黑亮,精精神神。这得益于它亲自逮住的老鼠。
我回家见它,差点认不出。所幸黑白脸的特征,使我内心涌动出一种确认的欢欣和惊奇。猫虎在大人眼里已成为活宝。夜晚杂乱无章的鼠害在猫虎凝神倾听之下格外收敛。粮食在房间储存得安然体贴,与熟睡的农人一起做着好梦。
猫虎到山上跑。一天,它逮住了类似松鼠称作鸽灵的动物。猫虎紧咬的牙关和闪着利光的圆眼让人敬佩不已。
“鸽灵可是值钱的****。我们从猫嘴里夺出来吧。”母亲却说:“你不要。那天它逮的一个老鼠在它骄傲大意的调玩之下逃脱,以致使它一天一夜懊恼而不吃东西。你不要在折磨它。”“你看看那鸽灵是死里活?”母亲忽想起十多个猫虎的不幸的夭亡,只因误吃了服毒的死老鼠,忽然担心起来了。当我探动的右手下移,对鸽灵的轻轻一触,引发一阵剧烈的抖动,我放心于猫虎的大餐,并相信这会是多么美妙。
屋里人望着猫虎的吃食,脸上溢满喜悦。记得从前的猫,它们拖了鼠可是在柜子下面的阴暗角落偷吃。猫虎是不饿吗?它迟迟不忍置鼠于死地,偶尔将其放下,看它徐徐地挪动。鼠有时突然窜出老远,猫虎再擒住它,游刃有余。而人总是为它担心,怕它再次经历食物逃脱的苦痛。叼着老鼠的猫虎频频出现在公众场合,引发了人们的啧啧赞叹,猫虎每次逮上老鼠,总先不吃,带回家报喜,予人无尽乐趣。也挺勤恳,静卧任一处,痴痴地长久等待,傻瓜?禅者(让老鼠见了骨子发酥)?世间竟有这样耐心的猫?人们的夸赞使我对其倍加恩宠。
猫虎身上有着丰富而优良的品质。不怕肮脏,在人家猪圈旁静侯;不怕露湿,晨昏多穿梭于草林之间。少年的英勇怎在乎得风吹雨打?只当做久沐尘世的涣然一洗罢了。
它还不计较恩怨,无论谁家它都驻留,所以谁家的老鼠都怕它。猫虎又不是叛徒。它深记着主人的好。它总会按时回家,呆一阵子,然后再出去。猫虎还保留着童年的积习,喜欢吃火腿,每听得火腿外包装沙拉拉的响声,两眼珠子鼓突,比平时机灵的多。仰头高叫,喵喵喵的呼叫让人无比怜惜。于是不由自主,保留了给它买火腿的习惯。

C 猫妈妈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猫虎就做妈妈了!
那晚,猫仔从猫妈妈肚腹里钻出来了。
先是,猫妈妈喵喵喵地叫,双眼瞪得圆圆,四腿来回走,头往被子里钻。人知道它要下猫仔,给它准备箱子,铺棉花,好生安置。猫妈妈看着自己的四个娃娃蠕蠕地动,呼噜噜兴奋不已。
它忙活着要舔干猫娃娃,毫不疲乏的样子。
猫仔可真像老鼠。猫妈妈怎么不吃它们呢?
傻孩子,那是它的骨肉呀。
人把猫仔从箱中取出,猫妈妈就急着叫要,人把猫仔放在外边,猫妈妈会跳出,用嘴把它们一个个叼回去,却一点咬不伤它们。
猫妈妈善良。它从不计较人的粗暴。以它逮老鼠的本事,对付人的手,不在话下。可它深记人的恩德,好处,嘴和爪总是格外留情。
从前养过的一只猫,在人都睡下之后,不知嫌怨了人的什么,居然将三个猫仔叼到一里外的某家,一次叼一个,整整跑三趟,不厌其烦。
猫这动物真怪!当娘的将孩子养大,图它什么?
人呢?人多多少少会得到回报的。
据说,猫仔长到半大,会有人来要,只好送人,猫妈妈自然不得做主。从此一别,来日难相认,直至身边的猫仔全无,方才喵喵地叫上几天,很伤心。
又据说,即使无人要,猫仔迅速成长,当长到猫妈妈大小,也会迷失亲缘。
猫域的世界,有着重要的诱因和迷障,让人的喜欢着接触,探索……

D 猫仔之死
猫仔的头大拇指大,可好看。嘴上有柔柔的胡须。猫妈妈在舔孩子的时候,棉花卡嘴里了。人帮它弄掉,一会又卡住。于是将棉花撤掉。猫妈妈守着娃娃们!它身上软绵绵的毛多么好看呀!猫仔在妈妈身下取暖,一定舒服!
可时间的疼痛在人睁开睡眼时突然发生,两个猫仔已然冻死——猫妈妈不在箱里了。其余的两个猫仔,身体凉凉的,可怜。人赶紧用体温保护他们。猫妈妈呢?你那么好,可怎么擅离职守?猫妈妈呢?你是去打食,好有充足的奶哺育孩子?
人在正伤痛的时候,又一个猫仔仰翻不能爬起,嘴巴大大地张。不用说,它在人的毛躁的手下去了天堂。幸存的猫仔苟延残喘。而人全然不知这痛苦的历程。人悲哀于猫的命运,也困苦于自己的卤莽,决计要救活后一只猫仔。用麦管喂它纯牛奶的办法终久感动不了上苍,猫仔尤其怨恨人类的无知,于是在一个瞬间于茫茫的黑暗中去追随它的兄弟姐妹了。
猫妈妈呢?猫妈妈脸上多了迷惑的表情。可它终究像无事一般,待过几天。它是不能相信如此残酷的现实吗?还是误把棉球当做娃娃?它这些天可是尽责的,常不离身。你的孩子都去了,守着,又有什么用呢?人家说,猪养儿在的算数,你也是吗?你一个孩子都没有了,你是比猪更蠢的吗?可你不是这样的呀!从你在房檐上呜呜咽咽的长叫声中,我听出了你内心扑朔的震痛。面对希望的灰飞烟灭,茫然无措的你正在想什么呢?

E 殇
后来猫虎妈妈又生养过几只儿女,都特别可爱,送了人,最后留了一只小白猫,最最可爱。大猫逮了肉不吃都送给小白猫,小白猫身上精光精光的白亮,胖胖的却不臃肿。后来它渐渐的大了,我有一次回去,差一点想把它送了人。娘有点不舍,但还是同意了。但最终是我变卦了,没有送。小白猫后来死了,大猫也死了。

后记:
之所以能前前后后写出如许裹脚布般的琐碎,源自出对猫深心的喜欢。在我们贫苦交加的岁月,猫儿给了我们许多欢乐。
不怕别人笑话我长不大,喜欢就是喜欢。喜欢逗它,摸它,喂它,耍它。然后,今天这一切都已成往事。
更新换代。先前我所爱的所写过的猫都已死去了。不光是好人不长命,好猫也不长命。现在娘喂的一只白猫,据说是半路被我们收养的,说到根上其实不是我家的。它见了人就逃窜,又不白净,不喜欢。
不过爹和娘却没有歧视,照例对它好,不然它是活不下来的。爹以前不让猫上炕,见了就打,现在渐老了,心愈发的慈了,时常念道着猫儿在旧房子里,吃不上什么的。
我对猫开始有了不喜欢,一是因为现在没有了好猫到我家,也是由于一个家中有猫的人出现而彻底覆灭了。当猫儿给我有过的欢乐不再重复,便觉得这是弥足珍贵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