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0

牛郎何苦为牛郎?

八月 26th, 2009 / 标签: , / categories: 红楼梦缘 /

    引 子又是一年七夕来到时!莫叹光阴速,多思人间情不老!一年又一年,今夕是何夕!多少好诗写牛郎,千古丽句绘织女?七夕复何夕?说不完,道不尽,人间儿女情,待细细从评!更宜在世俗里,寻取新意!牛郎何苦为牛郎,人间织女何处寻?巧手巧食巧姻缘,仙缘桥畔幸福村。


牛郎何苦为牛郎?

    牛郎好苦命!父母早早离,嫂嫂不待见,故意刁难……纳闷了,牛郎怎这么没出息?非要赖哥哥嫂嫂养活?现在的孤儿都像你这样,连这样的哥哥嫂嫂都没有,该咋办?

    牛郎好运气!终于遇见了白胡子老头指点,后来果然遇见老牛,是他一生命运的改变!恰巧老牛又是个仙家降凡。老牛可给牛郎出了大力,不但救了他多次,还帮助他认识了织女。现代人聪明,知道编故事的人弄虚作假,哪有这么好的事?!现在跑媒的都收开钱了,哪有老牛这样的好大仙!

    牛郎好桃花运!那一回竟一下子看到了七个仙女在河里的沐浴,不免有点耳热心跳。但牛郎据说还是本分实在的,他只按老牛的话拿走了织女的衣服,按照一种潜在的游戏规则,仙女便不能再回到天庭。

    牛郎真是好福气!不知几辈子修来的,把天上的织女终于给追到跟前了,结了婚,生儿育女,男耕女织,人间佳话。可我就纳闷了,这样的好事能有几桩?我怎么就没这样好的福气呢?人们看了红楼梦,盼着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看了牛郎织女,盼望天上掉下个七仙女。人们知道不现实,只是盼,只是希冀。其实有些人,即使给他们牛郎织女的故事,他们也不要,他们忍受不了一水之隔的孤独、一年一相逢的等待。

    王母娘娘竟然也会干坏事!这可是人们始料未及的。在人们心中,王母娘娘应该是慈善的。可她后来竟然用金簪划出一道天河,阻止了牛郎织女的好事。——这些情节极易让人想到现实中的两个人好上了,后来熟女做成了熟饭,再后来父母家长知道了,死活不同意,百般阻止他们,但年轻人是不吃这一套的,家长们就会想出招来了,这就是“银河”的出现。或将闺女锁在屋里,或以死相逼,反正是要达到隔绝二人的目的。

    编故事的人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说了一大套,其实还是没说明白。牛郎何苦为牛郎?你怎无自知之明?区区一放牛郎,无家底,无背景,凭什么交那么多好运?!现代人可是凭钱权说话的,可是凭真才实学闯江湖的,你有何特长?你追织女的时候,想过这些问题没有?你凭什么养活她?给她幸福?王母娘娘或许不是很残酷,她只是料到,怕你来到了现代社会,无法过活,岂不尴尬?到这个时候,织女也会嫌弃你了,不如提前把你们隔断,聊作美好回忆,每年的七月七,倒还可抛眉弄眼,窃窃私语呢。

    这正是:既知当日好,何苦为牛郎?不如多乞巧,艺满走天下!

 

人间织女何处寻?

    织女是天帝的么女,她不仅年轻貌美,个性乖巧,连手工也很巧,十分会织布的她每天最忙碌的事,就是编织满天灿烂的云彩晚霞。抛开这一切,仅从她的地位而言,岂是一般人能占有的?要按俗人的眼光,织女至少也得找个天臣的公子。可世事完全出乎天帝意料,她竟然下凡寻了个放牛郎!不禁要问,她究竟看上了他的什么?

    世人眼里,牛郎虽然各方面极普通,但在织女眼里,他勤劳朴实,善良,具有爱心,救了老牛;吃苦耐劳,敢于追求新生活,能很好的把握到手的幸福。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观念,婚姻观也不例外,但社会发展的何其匆匆了!随着男耕女织的时代的结束,先前的观念已变更,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你不得不与金钱地位打交道。一切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都得以进化和改变。现代人总是以绝顶聪明的眼光探看和衡量现世的一切!所以就有了各种各样的话题:要房子不要爱情,找对象时,体重、气质、财富、思想综合打分财富第一,甚至还有了这样的名谣:

 

    女人四理想:男人头脑都坏掉,每天给我送钞票,还要排队任我挑,自已一直不会老。

    感叹男人:有才华的长的丑、长的帅的挣钱少、挣钱多的不顾家、顾家的没出息、有出息的不浪漫、会浪漫的靠不住、靠的住的又窝囊。

    感叹女人:漂亮的不下厨房、下厨房的不温柔、温柔的没主见、有主见的没女人味、有女人味的乱花钱、不乱花钱的不时尚、时尚的不放心、放心的又没法看。

    我想找对象:我想找对象,越想越够呛,年纪一大把,连个女人都没找着,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现在的娘们心气儿高,要钱要车还要房,光有帅气还不够,文凭也得响当当,光能挣钱也不行,床上功夫也得棒。称心的女人真难找,老子我默默把心伤,城市的太放荡,农村的不开放,漂亮的不温柔,温柔的不漂亮,漂亮温柔的不鸟我,太丑的我看不上。

 

    不由感叹,织女不再!寻一个甘于和牛郎一起吃苦的织女,难!寻一个心灵手巧的织女,是难上加难!
    把织女流放到渺渺星汉,或许不是王母娘娘心狠——是她早就明白,这年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是与红尘格格不入的,终有一天也会和牛郎分居!因此长恨不如短痛,让她不要在人间长驻了吧。
    唉,人间织女何处寻?此女只应天上有!

 

巧手巧食巧姻缘

    《》里,大主人公孩子王熙凤就叫巧儿。取这个名字是有深意的,暗示了命运的机巧乖蹇。王熙凤坏事做尽,不过当初对刘姥姥的心意蛮好的,所以终于换来了巧儿的一生平安。看来多做善事正如你无意中撒播的种子,会在某个时候让你日后在树下趁凉。这或许就是佛家常说的缘。

 “巧”字在文学作品当中是屡见不鲜的,而更多的“巧”字在诗里出现似乎肇始于七夕的传说。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秦观《鹊桥仙》

      天人宁许巧,剪水作飞花。——唐陆畅《惊雪》

      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已多。——五代·后唐 杨璞《七夕》


缘何叫做乞巧节?是因为民间传说这天牛郎织女会天河,女儿家们就在晚上以瓜果朝天拜,向女神乞巧。
后人的联想能力是不可小觑的,由针织手巧联想到巧食,巧酥,乞求智慧和巧艺,巧配(婚姻)。世间无数的有情男女都会在这个晚上,夜深人静时刻,对着星空祈祷自己的姻缘美满。

女人的心灵手巧在男人眼中是极为看重的。设想一下,一个能织布能养蚕的女子,该使其美貌增色多少!该是有一种怎样的古典气息?

    织女出身贵族,来自天上,使得平民百姓对她更多了几分仰望。然而,仰望归仰望, 缘分如如水流激荡,稍纵即逝,人还是要面对现实认真把握的好;那真正伴随自己一生的姻缘,还得我们自己虔诚祈祷,努力寻找。

 

仙缘桥畔幸福村

    七夕的故事其实很一般,无非就是加了一些新意。比如让人们对牛郎娶织女一事感到惊讶,形成心理落差,难以忘记。再比如鹊桥,一有凭依二有美感。鹊桥不是凭空想出的,是有根据的,缘自现实中银河的阻隔,进而由河联想到桥,又联想到是一群受了感动的喜鹊临时搭了一座桥。这一缘自天文地理编出的故事使人们在想象中有了夜空依托,于是发现了自己亲近自然、冥想宇宙的本性,尤其是牛郎织女星的相会一年只有一次,所以更愿意把七夕这一天作为一个节日。

    距离之美和以稀为珍,是古人今人深以为然的。假若牛郎织女一年能见两次,其艺术感染力不知失去多少!

    古人写诗,常常省简笔墨,又常常喜用“一”字入诗——万绿丛中一点红;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更有甚者如清代王士祯《题秋江独钓图》: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举重若轻,轻描淡写,便绘就一幅渔人秋江独钓的胜景。

    鹊桥故事很美,但一贯被人们当作是婚姻的桥梁,我则认为欠妥。因为是牛郎织女相爱在前,后有鹊桥,而且鹊桥的作用仅仅是让牛郎织女每年得见一次——实在搞不懂,这样的一种桥,怎么就成了现代人连理爱情婚姻的桥梁呢?

    其实,断桥和仙缘桥才是真的鹊桥。《白蛇传》中,白娘子和许仙相会的地方叫西湖边的断桥。好好的一个情人桥,却名之曰断桥,已隐含了某种不祥之兆,所以也不宜用作情人桥的象征。而仙缘桥就很合适,名字也好听。仙缘桥又名相思桥、爱情桥、姻缘桥、情侣桥、仙人桥、仙女桥等,据传说,牛郎织女在凡间相会的地方就是桂东仙缘桥,还是现代相爱男女的朝圣之地;又据说有胆量走完此桥的人,无论男女,没有找对象的,走过此桥后,必可找到美好姻缘,准备结婚的男女双双牵手走过此桥,结婚必会幸福美满百年好合,已结婚的男女感情不和时双双牵手走过此桥,必会和好如初,感情已经破裂的男女,双双牵手走过此桥,还可以破镜重圆等等。

    邓丽君唱过一首很好听的歌叫《》,极具诗性,让人能想见情人桥的美妙,遂生向往。我先前听过,实在好的很,兹抄录如下:

  

 哎……

白云飘飘

小船摇又摇

没到家门

见到情人桥

没呀到家门呀

见到情人桥

 

见到情人桥

岸上瞧一瞧

瞧瞧情哥等得可心焦

瞧呀瞧情哥呀

等得可心焦

 

情哥莫心焦

小妹回来了

几年没见

哥哥你可好

几呀年没见呀

哥哥你可好

 

情哥说道

妹妹你莫笑

日走千遍

踩断情人桥

日呀走千遍呀

踩断情人桥

哎……

你看看,多美妙的歌词?有时间的话不妨听一下,歌声悠扬跌宕,听的人感到像在荡秋千,又像在经历一场爱情。

 


崔梦楼

惊闻林妹妹的扮演者陈晓旭13日去世,心里百感交集!
最初传知此事,不以为然,但转而与她出家剃度的事联系到一块,有一种不祥之感。现在得到证实,内心猛起波澜!
陈虽然是现实人物,可她给红楼梦的林妹妹以最充分的心灵演绎。晓旭是性情中人,性格也极似林妹妹,演《》时又极其入戏,现实又使她走了一条传奇的路子,不乏与红楼梦剧情相似之处。这大概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人们心目中的林妹妹的样子大致就是这样子的吧。
陈晓旭的去世使我对人生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多少有一些破灭感。许多的事物,昨天看来还精精神神的,你怎知它何时悄悄隐匿了?他何时创伤斑斑了?她何时开始慢慢香销玉损了?许多的梦幻其实是真的生活,真的生活其实也是一场幻境。只不过是长长短短的事,有对对错错和平庸深刻的区别。

生亦何欢,死亦何哀!

随花飞到天尽头。

一代才女!

……

这是网友对于死亡一事的一些感言。看来生活中的林妹妹是深入人心的呀。据证实,她的丈夫郝彤也于14日剃度出家,还有前夫毕彦君还是“林黛玉”的伯乐哥哥,正是他的鼓励和煽动,促使陈晓旭向当时正在海选演员的《红楼梦》剧组寄出了自荐信。不管她生前遇到过什么,毕竟有那么真爱在身边,便足够。想着这些,我为晓旭人生这一途活得值而稍许欣慰了。但内心的愁怅和失落仍是排遣不掉的。毕竟,晓旭是真去了——虽然她和我非亲非故,只因一丝斩不断理还乱得红楼情结。

“花谢花飞飞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 ”“明媚鲜妍能几时, 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 阶前愁煞葬花人。”“一朝春尽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可爱的黛玉妹妹,你当年在雪芹笔下那么潇洒地活了一回,终于在人们阅读的体味中去了,魂灵却是任谁也驱不走的呀!这一下子,晓旭也追随你去了!你将不再孤独了!21世纪的红楼是唯有有着晓旭如此性情的人出演的。我默默地想,眼角却有一丝丝酸的感觉了。

0

遇见

六月 22nd,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缘 /

崔梦楼

这一夜我得了感冒,是前日走亲,不小心着凉之故,,略有发烧,怎么也睡不着。到凌晨两点,意外地浅睡了半小时,于是有了一个巨大的收获。醒后急忙找出笔纸以记之。如下:

我行走在路上,两只手挥动着,不停地向前奔,忘记是为了什么以及去向何处。忽然遇一女妖,伸出鹰爪似的手,朝我一指,大脑便嗡地一声响,什么也不知道了。我记得这是勾魂术,前几天曾梦到类似情况。我仿佛也见到自己的那些被摄走的魂魄。我成为了一具尸壳,并没有倒下,像机器人仍然在原野上飞奔,除了奔跑的意识,我的所思所想已不是了自己。

就这样奔跑着,不知何时,意识让自己变成了一只猫。好像是一只黄白色的猫。我的魂魄已去掉,可女妖似乎并不想放过我,可她的妖术似乎也并不高明,也和人一样在地面上呆板地跑和走。她追着我不放过,像是有解不开的心结。就这样跑呀跑,但我薄弱的身躯最终还是被她抓住了,一回又一回。每次被妖怪捉一回魂,我身上的猫皮就脱掉一层,至到快要脱完。正在我又一次快要被女妖追上时,我发现有一个人在前边默默地等着我,费力地想出那是我的母亲。母亲告诉我xx处的树上有一张死去的猫留下的皮,我飞速跑到那里赶紧穿上。我虽然不是我自己,可我居然怕痛、怕剥皮、怕活捉怕死。

浑浑然不知所以,我只知跑呀跑呀……

突然发现一个小古屋,妖怪仍然在后面追赶,伸着长长的手指……我拼命跑,一头撞开了门,赶紧把门闩上,却差点与一位老者撞在一起。来不及我多想,老者居然也如同那女妖手段,伸出手臂,只轻轻一挥,我大脑就轰一声全然不知,沉睡下去。翌日,方渐渐清醒,我还是我,我也没有变猫。我的眼珠子飞转了几下,许多思想就云游过来。不错,我还是我。很纳闷。

见我要走的样子,有人送我出门,一大群,其中有老者,看他时正对我点头示意,我却仍然为了昨日之事深恨之。只见那老者以老人特有的笑徐徐说道:“你这孩子,总是不懂我们。不懂,不懂。”

走出古屋没多远,忽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那一同送我的人当中,有一个芳龄女子正伸着手朝我追过来。细细一看,只见此女生得天然美貌,肤白透红,态度和蔼,略有羞涩,水眼含情,看那举止行动就可大略猜出是很活泼可爱的一种。这女子把一张纸条塞在我手里,说:“这个以后慢慢看吧,我还有两件礼物病送给你呢。”说着把一枚两分的硬币,一件紫驼铃递在我另一只手中,看我如何反应,我也充满着爱意看她,四目对视,无语自有声。接过女子的礼物,见有硬币,细看日期是偏古一点的,便道:“你送了我我也要送你。我这里也有一枚硬币,是五角的,年代也较古。”说罢就从兜中掏出来给她,还补充说比你的贵呢!她却稍有点愠色,说:“不一样的。”

  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彼此相依,其乐融融。我说我们玩出牌吧。规则是,各自拿手中的一张或几张钱,放到一起比总额,然后谁出的钱都将成为对方的,这样的轮回要进行十五次,在第十次,看谁出的总额高,到最后再比较一次谁的出牌多少,如果两次总额都大于或小于对方的,便是谁的心最真,便是甘愿意为对方付出的。如果谁两次出牌的金额相差越少,便是情最真。最后谁手中的钱总额小于对方的,便是谁更愿意付出真心。如果双方两次比较的差额相差不大,两人便有缘在一起。

  这样,你出一块我出两块,你再出五角我出五块。这钱牌就这么出下去,开始每一次出下去,我所奉出的钱数几乎都大于那女子的,但那张百元的,可能因为舍不得的缘故一直没有奉出,后来竟至于忘记了。所以越到最后反而是我奉出的钱数总小于她的,于是形成了这种情况,我的第十次出牌小于她,最后奉出的本来也小于她,可我手中的钱实际上还有那张一百的,所以便大于她的了。最后手中的总额也大于她的了。我虽没有说,但我看她的表情,似乎是知道的。

  再看彼此手中的零钱,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手中的钱和游戏前的竟然一模一样!但实际上,她拿的是我的零钱,我拿着她的零钱。我的零钱恰与她的相同,不过我多着一张百元的,她没有。

   女子见我后出完,似乎很难过,我便用眼睛看着她,让她领会我其实也是一片真心。转而,她仿佛就理解,遂将微笑在脸上匀染了,为我开脱:“玩着的东西,岂可当真?不过,我可是拿自己的全部来做这游戏的。”我无言。

忽然记起了什么,我说要赶赴行程,目光中透露出对那女子难舍之情。女子也是如此,她终于很难过,说了句:“已为人妇。”

我攥着那纸条和礼物仍然不停地往前奔,经过一些小河、泥滩,鞋子湿了,后来也丢了,这时母亲出现,后则见一张饭桌显现,人皆围满,母亲招待。问:“谁有何事?”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跑在了路上,偶然间又发现了小木屋。前所遇到的老者再次出现,他将手伸开,一串圆形透明的灵物直向我砸来,如同一盆水浇在头上,头脑格外地清醒,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不由顿下去,稽首高呼:“古公!真乃前世之缘也。”老者却淡然一笑,说:“我明白你话里包含了什么。”遂不见。

醒,不复睡,草记之。自思能得此梦,虽病愈甚尤可欢心!只是那纸条我竟没有看,于是不断地怪梦中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