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2

大观园里走进个木头崔

八月 1st, 2011 / 标签: , , / categories: 红楼梦余 /

    

2011..24  星期天 中雨2-3 暴雨1次


                          此花开在潇湘馆

昨天并没有计划周末干什么,甚至于早上起床时,大脑中也没有什么奇异的想法。去大观园玩耍的念头,竟不知何以引发。要论天气,灰蒙蒙,酷热难耐;要论心情,一般;要论伙伴,我和我。

想到就做。先去双井桥北存了些钱,便搭乘到北京南站的公交转乘到了大观园。时已下午1点。之前看到公路电子牌有一处公告了午后有暴雨,当时就想,也好,最好不过。便径奔目标而去。

40元的门票。要是在别的风景处,我也不会独自出游,更不会买门票去某某园子里游玩。只因为它是大观园,因了《红楼梦》的关系,这个积久了的愿望要实现。 

闲话休题。只说此次游园不分次序,随兴所至,不过总的下来全园小景几无落下。诸如泌芳亭,聚烟桥,曲径通幽处,潇湘馆藕香榭,稻香村,栊翠庵,秋爽斋,暖香坞,蘅芜苑,缀绵楼,省亲牌坊,顾恩思义殿,凸碧山庄,嘉荫堂,皆一一的看过品过。太虚幻境门锁了,不得进,不知何因。红香圃挨着蘅芜苑,可能是季节的缘故,没有芍药花开,没被我注意,书中提到的这么个好地方错过了。牌坊前面绿水遥遥,十分气派,有个洋妞专心致志地给一只大鸟拍照。后面则是雄伟的建筑,比如顾恩思义殿等。凸碧山庄叮叮当当在翻修,让人在大观园里生成的红楼迷梦变得残破。大观楼也不太方便进去。这片地方没多看。

怡红院我是最后去的。不是不重视宝玉,是因为当时我去他那时人太多了。所以,我的行踪大致是哪里人少,我去哪儿。有些小团队,花了较多的钱,便有专职导游一路讲解,从我跟前过时,我就在一边听上一两句,心里却在偷乐。独自一人玩的好处是,一切听凭意志,可以细细的品,细细的想,不必随波逐流。

 

 

有几处给了我很深印象。一是曲径通幽,一是菱洲藕榭,一是潇湘馆,一是稻香村,一是妙玉的栊翠庵。曲径通幽里面的草老长了。从这里面穿绕,回味宝玉在此当对着父亲和众官给宝地拟名的场景,感知此地模拟逼真,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只场地太局狭了。 

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藕香榭处的荷花最成规模,名副其实,佳趣萦绕。那成片成片的荷花,让人看了心里真舒服,真凉快,真愉悦。北大清华的荷花开的恐比不过这里。 

午后的天气闷热,没有风,幸好在大观园,闻着绿草仙香,倒觉得仍然是个好地方。尤其在黛玉的住处,确实让我体验了回“龙吟细细,凤尾森森”。潇湘馆乍一进去感觉真好,那房屋栏杆都是竹绿色,竹子散发着幽幽的香气,有小水在小河渠里弯弯绕绕,发出轻吟。

栊翠庵给人的感觉是有阴气,有佛气,有喜气。原来的想象,这是佛门之地,妙玉修身过的地方,不应该用重重的红色。谁知现在这地方被现代人当作了商用,说好听点就是祈求福禄。栅子上挂满了人们用钱买来的“福”“禄”“寿”字,上面写着个人名字。当我看见屋里面有个女孩坐在地毯上,很虔诚的许了愿,便感觉这地方强作祈祷用也未为不可。看见她出来,我就由不住笑,她也微微笑。

 

稻香村的确植有杏树。门头培有茅草,院内也很有朴风。诸多细节显示出当年的剧创者模拟构筑大观园时的认真。老曹在书中笔触画到之处,在此处都有真形。此处若是春日杏花开时来观,更得美趣。

找宝钗的蘅芜苑好费劲。找到后所见一般,不过在里面见到了宝钗、莺儿和周瑞家的。梨香院的门紧锁,不对游人开放。原是被一家影视公司承包了用,旧名字梨香苑还在。木头崔认为“苑”字该是园林误笔。 

看庐雪庵最好是冬天。这里面现在住了一家琴艺公司。在外面听了听,并不怎么悦耳,只是能辨得出是琴音而不是噪音罢了。里面的人也不美,除了弹琴的,别几个好像在瞌睡。与此同类的,还有凹晶溪馆。

木头崔逛大观园,雨也跟着凑热闹。就这对了,我原也不叫做“雨天的回忆”么?正好转完整个大观园时,雨之将来,我就赶紧往潇湘馆跑,好体验一下宝哥哥往黛玉那儿急跑的情形。可惜我地理学的不好,虽然宝黛住的特别近,我只顾摁住头瞎跑,结果跑到了妙玉的栊翠庵。可见人间诸事并非所愿。或预示我未来看破红尘?哈哈 

在怡红院和潇湘馆呆的时间较长。再去时却感到潇湘馆地方不大,一走就完了。雨小的时候我就从栊翠庵跑到了潇湘馆。在那里偷了一只梨儿。那梨儿像我家院子里的梨,大小颜色一模一样。一吃,童年的印象就出来了。借此梨祝愿我的家人和我一切顺利。

又去别处转了会,总觉得还是潇湘馆最好,便又旋回,在红楼里鹦哥学舌处(这一角现也住了人,不知作何),我又静静的看起了雨莲。有一朵开得硕大。夏,雨,荷,多美。忽然想起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的妈妈,自思琼瑶童鞋在这方面还是蛮有意趣。翠竹森森之围,龙吟细细之地,我把手浸进去呆了片刻,竟摸出几粒小石头,便取出留在身边。这算是最好的旅游纪念品了。 

距滴翠亭不远,在林妹妹葬花处花冢东边,有挤的压压的桃子和盛开的绒花。没人理会这里,我却独爱,先摘了一个桃子放口里(愿我能***哈)。

才过一会,又有雨来。便钻进了滴翠亭湖面那个有着大瀑布造型的洞里。雨来时人瀑已止,天然的雨瀑直下,我就在那里避的。在洞沿上我静赏外面的湖面,一边享受,一边思考。  

那进出红楼的一个个,多是大略的来过,匆匆的离去,然后各干各的事儿了。我想入梦红楼,俗人俗事却不断搅扰入耳。在红楼梦大观园的小半天,这个梦始终没有进入。下雨的时候稍有沉醉,但也只是醒与梦的状态。虽如此,竟与红楼有所融汇,不枉此行。

              

 

                         滴翠亭

 

25日补记:

四五点折返。路上又有小雨,不过很快就止住了。回到所住的小区时,雨又来——这回看老天像是动真格的了。在我经常光顾的一家驴肉火烧店,雨势就大起来。考虑到积水之严重,我是宁肯淋雨也不要等下去,便冲进雨幕里去了。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一直到数小时后我睡下,雨一直没住。

崔梦楼

这天我下病房拍照,又看到了那位糖尿病足患者,她叫赵雨苹,她现在的状况很好,先前右腿的病足伤口已经愈合,她自然是笑嘻嘻的。她的丈夫也时不时的来看她——她的丈夫看起来不是有大本事的,却也是个厚道之人,我多次见他推着老伴在病房里走。这天,赵玉苹和他丈夫一块出去,骑了小车快快乐乐的出去。

我看见这老两口和和美美的出去,心里也自然高兴啦!我所服务的医院有这般疗效,我高兴呀!不然的话,医院治不好他们的病,他们来这里会感到是上了当受了骗,我这心是于心不忍呀,我岂不是为虎作伥吗?所以说,他们病好了,他们看起来又是好人,作为平常人,我的平常心当然是要活跃一下子的。而我的心岂止是活跃一下子,还要跳一下子的。道是为何?

要说起这赵玉苹,她来到医院是通过拣到我院的一张宣传页。她看见别人看宣传页就说你们这是看什么,让我也看看,就看了看,一看看到了一个和他的脚相似的病例,回去反复考虑了几回就来到了银亚。治了一月有余,伤口明显见好。刚有一些喜悦,忽而一个意外让她悲从中来。那是一个晚上,这个时候还有些冷,她用了电热煲,晚上睡下的时候,左腿不小心压在上面,烫伤了一大片却不觉,第二天看见这伤口就呜呜地小哭了一回。本来就有糖尿病,这又烫伤,旧病未除,又添新疾,这苦日子何日是个头?

在银亚住院的另一个病人张小田,这女的三十来岁,只身一人从东北来到这里,颇有女侠风范。而你见其外表,就会为其倾倒。这人气色红润,谈吐自然大方,不是一般人哟!虽有女侠风范,亦有美人之格,却不幸因车祸得了骨髓炎,岂不可惜!外表看不出她多少的愁怅,但若细细观察,其神色言谈中总有掩不住的无奈和苦闷。盼着早点好啊早点好啊,可病听不懂她讲话,不懂她的心,愈合的慢呀,慢呀!不管怎么说,过了大约三个月时候,半个巴掌大的伤口合得只有一个缝了,脓也排得少了,她这高兴劲呀,自不待言。而这人的美呀愈是增色了。忽一日,口子上爬上的一点肉又破开了,这一下子可急坏了东北美人,这心情呀真是沮丧得很!本想会一直这么地往前进,一天天好,谁知还要走退路,走弯了!病,我恨你!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银亚医院的领导于某天让张小田挪了房位,正好搬到了赵雨苹住着的屋里头。哈哈,这俩人在一起,看两人模样,就知道能说到一块,虽是赵雨苹年龄大了张小田一圈,可毕竟是女人的心,软呀!软到一定时候就会……嘿嘿……

赵雨苹给张小田讲她的故事,张小田给赵雨苹讲她的故事,赵雨苹给张小田讲她的病,张小田给赵雨苹讲她的病,赵雨苹给张小田讲她的心情,张小田给赵雨苹讲她的心情,这俩人呀,讲起来是越讲越投机,越讲越讲到了心里头,讲到心里头的酸痛处,这眼里的泪水呀,就再也忍不住,抖了几个圈抖落了下来啦!嘿嘿,落了下来了,这哭的声音也出来了,唉,不容易呀!

或许是俩好人的哭,惊动了上天且被感动了,于是赐福于她们,或是她们这一哭,沉积的苦痛得以宣泄,有利于疾病的恢复也说不定,或称作是心理疗法呢!呵呵,我是瞎说,但有一条,她们俩人的病是真好了!张小田早已出院,现在估计正感慨着她在银亚的这段日子呢!

在我写这篇之前,我征求同事兼文友兼知音小李的意思,我说我忽然有个想法,就是把两个人的哭写出来,咱银亚哭过的俩人的病都好了。哈哈,你听她那边怎么说,她说,你要是写了,这里所有的病人就都哭了。呵呵,他们哭吧,我才不怕呢!我现在把这篇写完了,我更不怕,我没有说谎呢!

0

《银亚梦余》:夜猫也疯狂

六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余 /

木头原注:木头不知从哪听过一首诗,这样写:
我们都是纸老虎,你拿枪来我来棒,打死一个算一个,打伤一个倒一个,打不死,乐而乐。
我们都是夜猫子,你拿笔来我铺纸,边画边写累不累。累垮一个算一个,晕倒一个躺一个,晕不死,乐而乐。
在银亚医院,就出产这样一批人,第一类,就是稚气未脱亲善好动面对了电脑骂个不停说个不停的,第二类颠倒阴阳专伺夜里干坏事的人,第三类就是白日里做白日梦还不够晚上却要睁着眼做梦的。这三类人当中若不细细分,其实不可明辨的,非大智大悟者不能也。
这些人当中,木头崔当属何类?木子李当属何类?无可细分,但依木头对木头崔的了解,他该更侧重于第三类人。
木头崔做梦多时,神智当不清醒,受了他人蛊惑,竟然胡说八道,儿女情长,更显女性了。按木子李说法,就是,,你都快成了婆婆嘴了!有一回,她这厮竟叫了他一声崔大妈,吓死人也!后来经木头崔与之理论,方说以后让她家孩子叫我崔婆婆,崔大妈!
初,银亚医院的这些夜猫们,并不甚猖狂,一般夜间顶多不出子时,而今可好,竟夜夜非得熬到鸡鸣狗吠方止。
有一回,亦是六月的一晚,银亚医院的一班狐朋狗友竟然在外边小聚,有傻笑的乱说的梦呓的唱曲的疯语的,有指手划脚张扬乱踢的,闹个没玩没了,一直到凌晨一点半了。还好,这银亚医院是开放式建院,这般疯人回去,院里是无甚阻碍的。真个不顾了身体,不管了一切!疯狂到底!而这些疯人当中的疯杰则是木子李!这木子李其实是人间绝妙,容貌是花间月色,心灵似空谷幽兰,只是这嘴上常也胡说八道,蛮不讲理。你道这晚她何时回的家?半路出逃,刘邦作为,猫杰勾当,不提她了!
此篇充分印证了风水邪说当中谈到的道理。银院医院——出的就是夜猫子,人疯了以后就变猫!喵喵叫!

     我叫木头,我那兄弟叫木头人,她叫木子李,我们都姓木,我们很有缘。
木头人是我兄弟,这家伙坏的很,暂且不表,日后自见其品性。木子李我不得不说。想说的不行。她,长得是何模样?有诗为证:

    咪咪之笑绽喜猫可爱,纤纤之手弹文字芳音。短发精干不乏稚趣,苗条青春可见温柔。

    夸过之后必贬。她,除了心地善良,除了好模样,其余是大大的坏,是李大蒜也是李小蒜,是云也是花,是猴也是猫,是李药师也是免大夫,是二流妹也是李小倔……

    附:免大夫出处:木子李在银亚医院做咨询,有一次和新疆的一个妹子聊,那家伙可以对汉语掌握得不太精通,问木子李:你贵姓?木子李答:免贵姓李!对方随口就称免大夫。我在旁,见木子李哭笑不得。遂又得一绰号。
二流妹出处:有一回不知从哪说到木头人这家伙是二流子了,哦,可能是说木头人这家伙不肖,因为这个,所以娶不到媳妇。木子李听言,随口说到她是二流妹。她说她想做妹妹。这家伙也很不肖。她笑木头人顽劣,一直想让他做弟。这厮,想来可恨!

   木头自思:在红楼卫校学习时,没人能比得我起绰号的功夫,不料在银亚医院碰到对手了!也活该有这么个词说的对:报应!
家伙底!一般这绰号可不是乱起的,起不好了,可就得罪人!你看人家红楼梦里人们的大名本来就不来,却常常还加一些幽雅事物代称,像什么潇湘妃子,枕霞旧友,史湘云因为有点咬字不清,林黛玉笑讽她爱哥哥。这绰号别人给起还不过瘾,有时自己还给自己起,妙玉就自称是槛外人。
木头自许给他人起绰号的功夫了得,谁知在银亚医院遇见了木子李却如同鼠见了猫,卤水点豆腐,被人降住了。非但遇到了起名大王,并且给木头挂了一身的外号虚衔,闹了一肚子的气,却也气得高兴。这就是艺术了。再自思木头给起名大王所起之名,无甚来由,没什么艺术可言,这正是木头三生愧赧之处。若说这起名大王的高明,转述不如现拿,木头那日去西天走了一圈,虽然没能取些经文回来,倒也有点成绩,把个木头人与她的心灵对话抄了下来,可让某人细细观摩,若有不妥,再一一删去,也无不可。
有人曾疑惑:这木头人、雨天的回忆等等,★★★到底何人?是真是假?木头不言。木头只微笑不言。可能与木头有些挂钩吧,有些事儿它也不甚清楚,只将清楚的做个注,是谓原注。

^^^^^^^^^^^^^^^^^^^

    木头备注:崔梦楼这个名字的起因最初来自于,五月份的一天,木头人先是让木子李看了一篇关于记写银亚医院的事情的文章,也即木头现在策划要写的这部无厘头拙作:《银亚梦余》之一章,或一节,她看出些味道和苗头,和木头崔再聊起时就自然了称他为崔梦楼。木头崔自知红楼涉猎尚浅,不得其味,托我这块木头醉读红楼,奈何我也是这般粗浅,难当此任。后自思,世上这占茅拉屎位素餐肿脸充胖之人多不可胜数,又不在乎多我一人。再者,红楼之味,百人百味,我自读出我木头的味道即可。这样想了,心中竟无丝毫羞愧之念,竟把个崔梦楼名号索了过来,顶在头上。呵呵,对不起木头崔弟弟了!

   忘了告诉大家,木头崔的祖姓崔。偷笑。

 

0

《银亚梦余》:风 水 邪 说

六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余 /

 

话说风水之学问,深之又深。木头虽不信也,奈何确有此验。比如,蒋介石他家的风水就是龙脉,可惜有点不好,据说出生溪口,溪多水而少石,天生的岛命,最终被逼到了台湾。曾国藩家的风水也好的很,湘乡的人们说,曾国藩之所以发家,全靠着他的曾祖竞希公的坟地的风水。据风水师的说法,曾竞希的墓地形为“金鸡啄白米”,有灵气,是块风水宝地。事实也是这样,他弟兄几个都成了大事,青史留名。所以这风水乃正二八经之科学,不可不信,木头为之正名。

木头本愚顽,多事本不关自身,自己若做了某事,也无济于世运,徒惹得心意彷徨,心烦意乱。唯亲身经历之事往往应验一些事情,使此块顽木生些枝叶,这些枝叶绿在心里,也是快乐也是忧,不得不表。

就说这风水之说吧,木头从前本是一棵古松,再说具体点就是一粒小松籽,长成古松后却扭曲难看,颓唐无青春气,且长在悬崖边,几番消磨,多受摧折,无芝兰之陪伴,无游鱼之朵颐,闲了无事只看看天边的云朵,低头与身边的小草互诉心事,倒也自在一会儿。有诗为证:

风携松籽入高山
高山崎岖又凶险
凶险也罢觅故园
故园竟是悬崖边
悬崖扎根空念远
远山不见莺和燕
莺燕移爱闹市喧
小松独与小草怜

 

这样如许过了若干年,上苍告木头:因你从前犯事,故有悬崖这般遭遇。而今日久,汝命亦苦,先前曾和你在山涧一同修炼的木头如今且去了人间,而红楼卫校欲招你入学,如能修成一块可用的木头最好,不知可愿意?小松听了,喜不待言,急说:可以可以!谢了谢了!

如许,在红楼卫校修练若干年,谁知竟对医学不感兴趣,整天是捧读着一些情书艳词邪曲,说些丈二和尚摸不着边际的混话,又时常给张三李四编个绰号,令同人哭笑不得。此间经过一笔带过。单说这小松修成什么模样?呵呵,这厮积习已久,劣性难改,上苍本欲造它成一块良材,或是红木为最佳,奈何它这般不争气,竟成了曲曲弯弯的一块灰木头,无所适用,唯质地稍可坚硬。同人皆谓之不肖之根据。而木头竟不以为然,自谓:灰木土心,但求无名;无才无德,但求有性;质地虽硬,倒也坚韧。山涧记忆,曾可记否?在这块木头的心里,永远忘不了在山涧的那段日子。

话说木头离开红楼卫校后,顺理成章的进入一家大医院。木头受尽了千般良好待遇,人皆谓他得了鸿运。哪知这厮烧包,平日里打打闹闹,跑跑跳跳,没见过他这般不沉稳的。且它还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一意孤行,极富个性,凡他认定的事情,别人若非说的千般有理,是改变不了的。这点它还比不得林黛玉呢,林黛玉倒听得进紫娟的劝说。其实,就连木头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的,可见其真是块倔木了。

木头不甘于在红楼卫校长期服务下去,遂于一个暗淡的黄昏偷偷离院出走,来到一座山林。因此时正是春光明媚时候,形单影只的木头倒也快活。忽见一树李花,花开正绚,遂忍不住上前与之搭讪:李花妹妹,我是木头,你来这里多时了?
李花妹妹说:云开月明,才不两天。
木头:才不两天,你就修得这般绚烂?
李花妹妹:错矣!你看我等何曾是在人间?此处一时,人间一天。
木头恍然大悟,继续问:枯木逢春,见着妹妹,不忍走了。
李花微愠:快走吧你!此处叫做石头山。前边狼虫虎豹的多的是。你一瘦弱木头,替你担心呢!
木头说:找的就是石头山。
遂留居此地若干年。

不知云开月明了几个轮回,木头逐渐修成人头木身,恍恍忽忽的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简直与山涧小松之命无异。后又辗转游过一处,无甚美谈。至牛年春朝,木头懵里懵懂的来到了银亚医院,陡然梦醒,见到一些花样的男男女女,时而想起前身诸多事情,时而又感觉完全不是,零零碎碎,不可胜记。后又凭借多年修成的异术打探了,方知这些事情早已是兄弟木头人经历过的,而自己又与那块成人的木头分体连心,故此零乱。原来如此。

此间木头虽则朽劣不雕,倒也有一些心得。大凡人间的事情,极是怪异,有的人一生追逐权势,变态发狂,土鸡谋凰,或经营名利,浪得虚名,万事皆空。有的人但求性灵作派,洒脱个性,亦自超然。像曹雪芹笔下贾宝玉之流,大凡古今皆有,都是因了风水不同,有了不同的作为。诸如银亚医院的事略,一个个人比石头都倔,比李白都狂,比祢衡都个性,比猫头鹰都能熬夜……木头已深深品到了风水给人的作用。

风水之说,不可轻矣。

0

《银 亚 梦 余》 引子

六月 29th, 2009 / 标签: , , / categories: 红楼梦余 /

此开篇第一回也。作者自谓一块松树木头,简称木头,是木头约略的将别人的一段故事隐约的呈现。

要说这块木头,不得不讲另一块木头。因其当年在山涧修炼的时候,木头我不幸遭了一场暴风雨袭击,树梢分叉处掀裂为二,半身不知去了何方,后经多方打听,得知现在的尘世有个叫木头人的,前身应该就是我丢失的那块木头。但现在既落了凡尘,与一些人形混世,所以他便是他,我便是我,木头便不是木头人,勿相混淆。因木头人曾与木头根脉相连,所以他的一些事情,木头约略是有见闻的。又因木头人在凡尘的经历到底比我有趣,所以此书单说这木头人怎样怎样,木头云云,其实也无可取之处,只是把一些愚顽丢落在了世间。

话说公元二零零九年,天下太平,万物条顺,星象清明,奈何争战之事日少,交通之祸不断;因苦得病似少,富贵之病剧增。凡交通之祸得病者,诸如骨髓炎诸症,往往西医治不果断,迁延难治,病人之痛,可谓深矣!又诸如风湿糖尿诸病,于胡温盛世,真乃有大暴发之态。呜呼!人间之疾苦,从来不得消停,此去彼来,此消彼伏,果苦痛之人生哉!

废话暂且略去不表。现在我们就讲讲木头人身边的故事,银亚医院里的人和事!银亚是何医院,乃骨病溃疡治疗基地。银亚多少人也!呵呵,木头不曾统计,不多。虽不多也,但要把这事儿一件一件的写下来,一缕缕地捻了开,却也并非易事。但又想写的不行,毕竟人事悲欢聚散,其见多少真情,多少感慨,多少见闻,不得不书,不书不快。但究竟怎样个书法,由何人来书,确实令天仙伤透了脑筋。一天,大仙想起孙悟空故事,想他当年愚石一块,竟也修得那般神通,宝玉一块拙石,回到俗世而有清眉秀眼,便作了非分之想,何不遣此木头到山涧修炼一番,看能成何模样,随它去吧!既有此想,便有此事,于是便有了开头所述之事,一棵小松的缘起,成就了木头我和木头人。之后我这兄弟就有如凡人一般游走在了世间,我们且称他木头人。木头人因是木质,凡与他有过交往的人事,均自然刻其身上,久不磨灭。但有记起他者,到他跟前,一看便知,如经一场梦幻,却总是不得完整。道是为何?因这木头人古怪,别人刻在他身上的,他都用了特殊感应或魔力将其变作繁体或梵文,令俗人不识,独独我能懂得。但凡感到一场梦幻的人,又觉得仿佛是经掠了一场小风小浪,像梦的尾巴,有点琐碎不堪,零乱无绪,故称梦余。

松树木头云:都说红楼痴,银亚亦多事,情梦多迷离!木头人与人,可信可不信,胡话有时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博君忽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