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0

木兔本记

十一月 8th, 2009 / 标签: , / categories: 红楼梦新 /

 

有一只兔子,忘记是什么颜色了,也不知来自哪里。不是月宫,就是山野。

它现在二十几个月大,平日里闲着没事就眼珠子左转右转,可有意思了。兔子转眼球的时候,许多风物和灵思便从她脑中飘过,时而苦时而甜。


这只兔子有时还很爱玩,这一切皆缘于十足的好奇心。在山上玩了,在庄稼地里玩,在树上玩,一天到晚的玩。她跑到村庄里的时候,认识了许多家兔。

她有许多话,藏在心里好久了,可家兔们不懂。这一切直到兔子遇到木头得到改变。

 
而木兔的相遇相识,据崔梦楼调查了,主要有两个版本,闲着没事,便涂鸦这段真实故事,他审校这些过往情缘故事,竟不知哪个版本才是真实。白天夜晚,感觉不同,逻辑倾向便不同,真是没法裁夺此章节。无奈便都收了进来,以读者之境遇具体判断,料想如此更好。遂见如下:

 

缘遇版本一:

有这么一天,兔子游玩至一木头处,见其默然无语,孤独一木,顿生怜惜,不愿离去,遂伏在木头一侧静看云卷云舒。

木头说,兔子有神力。兔子说,木头有灵性。

木头又说,兔子是水,解木干渴。兔子说,木头是木,水得施展。

木头说,你不要过谦。兔子说,你太客气了。

木头和兔子说,是呀,我们都太见外了。

后来木兔都不说了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里的话变作各种表情,一会笑,一会恼,一会慎,一会怨,一会乐。

一位老大爷路过,看到此情景,点评道:这也是一种幸福。

就这样日复一天,月复一月,平淡中倒也有几分真趣,木兔心下自是满足。更可喜的是一个春天,枯木逢春,灰色的生命冒出嫩黄的芽儿,夏天一到,绿意浓浓。兔子欣然卧在木头的绿荫下,与木头共同感受着生命的喜悦。          

 

缘遇版本二:

有这么一天,兔子在山上待的寂寞,就下山走走。忽然半路遇见大灰狼,大灰狼穷凶极恶,要把兔子吃掉。情急之下,兔子从半山腰来个纵身一跃,一下子落到了一大块草地上。

天上掉下个好兔子,正好落在了一块木头身上,木头顾不上疼,问,谁家兔子走路不小心,摔疼了没?

兔子说,有只大灰狼要吃我!

木头说,嘿嘿,不怕不怕,它果真要来,你可举起我一棒打死它!若图息事宁人,你只管藏到我身下,暂且一避。

兔子说,切!你的话我敢信吗?我可不能拿命作赌注。哎唷,疼死了!

木头见如此,忙关切的说哪里疼了?可能是震着了心肺了,来,我帮你揉揉?说着就要动手。

兔子微嗔道,坏木头,傻兔头!不疼了又!我的肚子岂是你随便揉的?哼,不和你玩了!

木头接过说,兔子慢走,小心大灰狼!

兔子回过头一笑,说,我这当兔子的心急慢不了!回头要记着给我写信!

一溜烟窜到××某学校,呵呵,原来是个学生变的!

兔子给木头的这一撞击让他连日茶饭不思。这是怎么了,是被她碰疼了?疼不疼,但还不至于吃不下饭。那是为什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喜欢?软绵绵的兔子呀,乖兔子呀,你弄痛了我反倒对你说不痛,为何不说真心话?我也不知道。啊,我是爱上你了吗?兔子!

自思,兔子让我写信,还有那最后的回眸一笑,果真不讨厌我呢,她的心里也定是波澜壮阔!她也会喜欢我吗?管她呢,赌一把再说,想到啥就写啥,看她到底是何心思!

风信子把木头的心事传到××,兔子收到,偷偷笑,心想,木头果然坏!虽如此,到底是块通灵木头!想当初,我说心疼,原是心疼碰疼了他呀,他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搞不清,呆头呆脑的木头!

兔子把信回过来,木头满心欢喜,又回复了一封肉麻的情书,如此木兔往来甚频,后来终至于花前月下,柔情蜜意,良宵苦短,直叫世人羡慕不已。

 

过河

木兔偶遇,先已表过。一日,兔子去外寻草, 见一小河漾漾可心,且有小船浮动,船夫放歌,惠心畅怀!于是回返,非要木头也河上一去。木头在此处久呆,原本修行,经不住兔子再劝,且对河水也心向往之,于是答应过去玩。

可是如何才得过去?兔子说,我推你吧。木头说好的,就把身子紧缩了一下,让兔子推,兔子费尽力气,竟不能推动。木头呵呵一笑说,兔子,我有个妹妹叫风儿,以前信善积德,现在专管风事,我呼她一下,她就能把我带到河边。

真的?兔子不信。木头就吹口气,果然一阵大风来,木头在半天空飞呀飞,飘呀飘,兔子在下边只是追,不一会就到了河边。

兔子来到河边,船佬已不在,空渺渺一片。兔子有些害怕,说,我们如何到这河上玩?会不会被淹死?木头笑说,不会,有木头在,你怕什么?兔子还是怕,说,可我不会游泳呀!木头说,有我在,自有办法!

木头让兔子伏在木头上,兔子犹豫不决。木头再说,兔子同意了。木头又朝天空吹了口气,又是一阵风来,把木头刮到了水里边,兔子可真被吓了一跳,不过还好,兔子抓得木头够紧,木头也小心负载着兔子,就这么的在河上漂游过一程。天色渐有些暗了,兔子心头忽然涌上一阵莫名的担忧,并且她发现,这条河并非她想象的那般美好,就说要回去。木头答应,把兔子送到了河畔。

兔子说,木头,你再吹口气,把我送上岸吧。木头说,不用了,我本是一只修行的白狐,在山野里等了你千年。可是上天告诉我一个兔死狐悲的秘密,说要我在你出现的那一刻变作木头!我答应了!现在,我没必要再瞒你了,我且以狐狸的双脚和脊背负你上岸吧。

兔子听了木头的话,眼角的泪水就簌簌的落下来,木头经泪水一激打,煞时变作了白狐,转眼间负着兔子上了岸。兔子还没来及再认真看一眼白狐的样子,白狐已消失在深密的山林里去了。

 

 

 

待续:

 

……

0

黛玉之死

六月 22nd, 2009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红楼梦新 /

  崔梦楼

    贾宝玉与林妹妹一见钟情(其实也不一定是),闲暇时,卿卿我我。孰知人世陆离,在这大观园里大家喜欢的原是贾薛二人的金玉良缘。贾宝玉一直以为轿子里坐着的是林妹妹,要不雪雁就不会来了。痴宝玉偏在这时疯癫了,竟也勉依了贾母熙凤(也不一定,贾母是有意成全宝玉黛玉的)意思,黛玉孤守空房,万念俱灰,恨居心膺(以前理解的不对,以后可能要改写),遂一烧再烧了那可作怀念的诗稿。人们单知道林妹妹不甘心地有所惦念的枯槁了,不知她竟也有一首绝笔词,这可不是《葬花吟》。

葬蝶吟
花香花媚花满地,蝶飞蝶舞蝶满园.
葳蕤团团释烂漫,杨柳依依作缠绵。
春风沙沙声声轻,艳阳煦煦罩空寒。
蝶娇蝶欢羡鸣蝉,自在吟哦自在言。
忽而风急天啸哀,黄砂满地黄花残。
黄泉路上有时近,但苦逢榛羁绊繁。
可怜彩蝶娇无力,两翼单薄荣华短。
曾经庄生易梦蝶,犹有梁祝化蝶般。
未晓此蝶那一蝶,来来去去终成幻。
怜花怜草复怜侬,思柳思蝶倍伤眠。
既眠奴伤便暂逝,逝则奴必可稍宽。
花好月圆总难求,月自无声花自懒。
遥问香丘何处是,共收蝶骨花一处。
花去蝶坏侬收葬,可知侬身今日丧!
试看蝶亡花容褪,便是红颜夭折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蝶去人亡两不知。

    且说黛玉死后,紫娟找着宝玉,气冲冲只不言。宝玉疯病稍好,从袭人那获知详细,呼天抢地,哀号不绝。宝玉问紫娟:“林妹妹死前为何不告我一声?妹妹见我,许会好转起来呢?”紫娟哀泣着,斥责宝玉:“你这负心的贼!往后有你的宝姑娘,还提我家小姐什么?”宝玉跺跺脚,又止住了,泪流不止:“好紫娟?林妹妹给我留下东西没?”紫娟说:“ 她恨你!把诗稿都烧了,我也抢不及。哦,对了,他还写了一样东西——在我那死去的小姐身边。”宝玉就风一般地冲了出去。宝玉从黛玉身下拈出一张灰色宣纸来,强看时上面有泪渍斑斑,仔细看去,见上面正好凑成个“还”字。宝玉遂心痛不已,自思从前为那受冤的晴雯作过诗文叫作《芙蓉女儿诔》的,此间心绪正同彼时,一会往事挥然在心,一会脑水急骤不化,一片苍白,借喘气未死之片刻,宝玉呜呼哀哉,即吟出一首《哭潇湘》,道是什么,且看:

    维磋砣流离之年,花好月圆之季,涕泣欷嘘之日,怡红院石头,谨以涌泉之泪,婆娑之涕,大哭于林潇湘黛玉妹妹之前,曰:
    曩者妹妹孤苦,唯父是托,孱弱几年光景。值入大观园,拙石与妹妹一见倾心,栖息宴游,衾枕栉沐,吟对诗唱,不觉匆匆,石头未碎,奈何香消玉殒,魂去九天?恨无灵槎,重画眉黛;今倩彭祖,增寿夭妹。
    写到这儿见可怜妹妹犹然不动,宝玉遂绝了心,哇呀吐一口鲜血昏死过去。紫娟忙和别丫环把他扶至炕上,好生救护伺候。袭人急着麝月前去往贾母那儿告知这般这般。

 

本文写于若干年前,有些情节意思还是按高鹗的思路写了,并不可取。日后可能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