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0

疯狂的蝙蝠 旧作一篇以怀想

四月 21st, 2014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疯狂的蝙蝠(修正版)

 

我们都是蝙蝠,

观云洞里一群傻傻的蝙蝠,

因为同时感应到一场暴雨,

和一站彩虹,凑到一块欢聚,

上演那好戏一出一出

我们哭什么,呆青蛙它不知,

我们笑什么,乱蜻蜓很诧异,

风一团来雨一片挤,

我们这群蝙蝠

兴之所来唱开了歌曲

 

我们都是蝙蝠,蝙蝠,

黑的,黄的,嫩的,老的,

仙的,妖的,男的,女的,

是一群疯狂的蝙蝠

见到美人暗欢喜

结缘帅哥心相忆

生逢MT不发怵,

怒斥不平心胸舒,

都是蝙蝠,蝙蝠,

唱歌的蝙蝠,打闹的蝙蝠,

咬人的疯蝠,疯狂的蝙蝠……

 

 

都是蝙蝠,蝙蝠,

大头,小头,圆头,方头,

山药头,绿豆头,贝壳头,

傻乎乎的蝙蝠,

聪明的蝙蝠,可爱的蝙蝠,

踩着洞口的草枝欢呼,

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天消灭一个仇敌,

我们都是龙和虎,

叱咤风云,笑傲江湖,

嘿嘿哼哈^嘿嘿^突—突,

我们都是蝙蝠,蝙蝠,

唱歌的蝙蝠,打闹的蝙蝠,

咬人的疯蝠,疯狂的蝙蝠……

0

旧作收录不全,补一篇《猫事》

一月 4th, 2014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A 我家的猫虎
放假回家的时候发现我家喂了一只猫。
小猫虎刚捉来时,又瘦又小,约15厘米,毛黑白杂色,脸很有创意,在中央纵向一分为二,黑白分明。这黑的一半把眼遮住了,虽可爱但瘦弱,眼球少光彩。
它必须得有人好好照顾。母亲喂它馍,不吃;喂它鸡蛋,不吃;猪肉需给它嚼烂了吃。母亲把一切都试过了,喂它瓜,它倒能把肚子吃圆。看到它吃饱了饭,母亲的脸上绽出了笑容。母亲说小时最心爱的就是猫了。
可长期喂它瓜怎么行呢?亏母亲想得出,家乡出产土豆。家有火盆,专门烧炭取暖。当炭火弱下去时,将土豆用灰及炭覆盖,焖半个小时会软,香喷喷的冒气捡出给猫虎,他居然又能吃得香!
吃厌了土豆,怎么办?母亲喂它猪肠子。不知不觉,小猫虎渐渐地长大了。
为庆贺一年的好运,为来年有余祈愿,父亲买来一条大鱼。先不吃,等年上吃。小猫虎闻见了鱼腥味,等不及,神色异常,慌里慌张,人走到哪里,它跟到哪里,喵喵直叫。母亲当然给他一大块。吃完,又要。母亲怕撑坏它的肚子,便放进盆子里。小猫虎就走近,用头抵,抵不动,终于死心了。而鱼是装在食品袋里的,人每当动弹了塑料,它必以为是好东西,遂又“喵喵喵”地乞食。几天之后,它吃了不少鱼肉,添嘴洗脸,呼噜呼噜可高兴了。
小猫虎的眼睛变得金黄明亮,使人一见,就想抚摸亲近。母亲喂它最多。它有心眼哩!母亲喊:“猫——”它“喵”一声;再喊再应;再喊它则似乎有点烦厌了。小猫虎记得母亲喂它最多,所以钻她的被窝最多。
小猫虎虽然挑食,却也调皮可爱。除了像人一样睡睡懒觉,它每天都会为人表演一段绝活,闹出不少笑话,爆出不少欢乐。
第一:追尾巴。这是它最拿手的。不知出于何想,扭头蜷身,玩它舞动的美丽的尾巴。用嘴咬。咬着咬着就打起旋来了。
第二:看电视。小猫虎有时是全神贯注地看,有时就对电视里的人发生好奇,前去碰人家,抓人家,还呲牙咧嘴的。小猫虎正处于童年好动时期。一会上电视上边的接收器,一会又下来。它在接收器一时高高在上颇有得意之态,可仍不满足,便后腿站立,伏电视两侧的墙壁上,顷刻将糊纸抓出个窟窿。
第三:烤火取暖。小猫虎见人烤火,仿人姿态,也能把前爪搭在火盆沿儿上,逗得人哈哈大笑。喜欢用身子贴着火盆的泥壁,赚些温暖。睡着时将身子蜷成一个美美的圆,鼻子触着尾,尾巴虚虚地遮住俏皮的眉眼。
第四:照镜子。它见镜子里有个猫虎,算是同类,瞪了眼,想,为什么和我一模一样?前去摸人家,嘿,怎么平平的?于是以为那猫藏镜子后边了,便侧弯了头偷觑,没有,如此三番。
第五:睡觉。这本没有什么稀罕,可小猫虎不同。晚上,人不睡,它不睡,人一躺下,小猫虎头可硬了,说钻谁的被窝,就非钻不可。不让,头硬似铁,加以爪子的利害,人只得笑着依从于它。偏它不争气,晚上三番五次出来进去,钻钻你的,钻钻我的,让人好笑又好气。
第六:……
小猫虎和人一样知道过年。春节那天,我放鞭炮,蹦蹦叭叭。母亲说,小猫虎在屋里听着,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走来走去,惊惶失措。但它聪明,见人欢喜,肯定是好日子,好事情,便和人一同欢乐开了。表演绝活。正玩着起劲,老姑夫用老鼠夹儿夹死两个老鼠,给它送来了。它一见如故,“喵喵”地疯叫。给它扔地上,便一嘴喳住不放。夺它的食物,它会“罚罚”地抗议、示威。知道人逗它,不为难它了,却又舍不得吃,先在地上用爪玩许久。他终于吃上老鼠了,从头到尾,一干二净。这个年它也过好了。
小猫虎还有个特点便是省心。因为这家伙不怕人,且喜欢人,母亲怕它跑到大路边被人捉走,就拴它。后来不忍,给它自由,她倒解人心事,不复乱跑,便是出去,也会很快回来。他回来仰着头瞪着圆眼翘高了尾巴,“喵喵”地向人问好,令人顿生爱怜。便慰问它:“猫,你回来了?”猫轻声答应着,颠颠颠儿奔屋里去了。
猫其实很讲究卫生,洗脸舔爪。还照镜子,说明也有爱美之心。因为经常烤火,黑猫变成灰毛,为此它奇怪了很长一段时间呢!小猫虎拉尿的时候也有固定地点,先刨个窝,再行动,嗅嗅,臭,于是赶紧埋好。
父亲也变得爱猫——我记得以前它不是这样的。他喂猫鱼肉时很大方,他给猫买火腿。他说:“这小家伙,人刚一坐哪儿,它就爬你膝上,赖着不走。他说明年可要多种瓜,多留瓜。
我终于又离了家。我知道小猫虎会为孤独的父母带来欢乐,消除寂寞。它的存在,集童真友好真诚可爱于一身,这是常人难以相比的。所以我打电话的时候问到了小猫虎。母亲笑我,但开心,说:“你走七天了,它就给咱家逮了三个老鼠了。
哇,我家的小猫虎居然会逮老鼠了?!而我至今还不能自食其力,自叹弗如。

B 猫虎长大,人见人夸
小猫虎在我大二的时候,在父母的眼皮底下,偷偷地长大。毛发黑亮,精精神神。这得益于它亲自逮住的老鼠。
我回家见它,差点认不出。所幸黑白脸的特征,使我内心涌动出一种确认的欢欣和惊奇。猫虎在大人眼里已成为活宝。夜晚杂乱无章的鼠害在猫虎凝神倾听之下格外收敛。粮食在房间储存得安然体贴,与熟睡的农人一起做着好梦。
猫虎到山上跑。一天,它逮住了类似松鼠称作鸽灵的动物。猫虎紧咬的牙关和闪着利光的圆眼让人敬佩不已。
“鸽灵可是值钱的****。我们从猫嘴里夺出来吧。”母亲却说:“你不要。那天它逮的一个老鼠在它骄傲大意的调玩之下逃脱,以致使它一天一夜懊恼而不吃东西。你不要在折磨它。”“你看看那鸽灵是死里活?”母亲忽想起十多个猫虎的不幸的夭亡,只因误吃了服毒的死老鼠,忽然担心起来了。当我探动的右手下移,对鸽灵的轻轻一触,引发一阵剧烈的抖动,我放心于猫虎的大餐,并相信这会是多么美妙。
屋里人望着猫虎的吃食,脸上溢满喜悦。记得从前的猫,它们拖了鼠可是在柜子下面的阴暗角落偷吃。猫虎是不饿吗?它迟迟不忍置鼠于死地,偶尔将其放下,看它徐徐地挪动。鼠有时突然窜出老远,猫虎再擒住它,游刃有余。而人总是为它担心,怕它再次经历食物逃脱的苦痛。叼着老鼠的猫虎频频出现在公众场合,引发了人们的啧啧赞叹,猫虎每次逮上老鼠,总先不吃,带回家报喜,予人无尽乐趣。也挺勤恳,静卧任一处,痴痴地长久等待,傻瓜?禅者(让老鼠见了骨子发酥)?世间竟有这样耐心的猫?人们的夸赞使我对其倍加恩宠。
猫虎身上有着丰富而优良的品质。不怕肮脏,在人家猪圈旁静侯;不怕露湿,晨昏多穿梭于草林之间。少年的英勇怎在乎得风吹雨打?只当做久沐尘世的涣然一洗罢了。
它还不计较恩怨,无论谁家它都驻留,所以谁家的老鼠都怕它。猫虎又不是叛徒。它深记着主人的好。它总会按时回家,呆一阵子,然后再出去。猫虎还保留着童年的积习,喜欢吃火腿,每听得火腿外包装沙拉拉的响声,两眼珠子鼓突,比平时机灵的多。仰头高叫,喵喵喵的呼叫让人无比怜惜。于是不由自主,保留了给它买火腿的习惯。

C 猫妈妈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猫虎就做妈妈了!
那晚,猫仔从猫妈妈肚腹里钻出来了。
先是,猫妈妈喵喵喵地叫,双眼瞪得圆圆,四腿来回走,头往被子里钻。人知道它要下猫仔,给它准备箱子,铺棉花,好生安置。猫妈妈看着自己的四个娃娃蠕蠕地动,呼噜噜兴奋不已。
它忙活着要舔干猫娃娃,毫不疲乏的样子。
猫仔可真像老鼠。猫妈妈怎么不吃它们呢?
傻孩子,那是它的骨肉呀。
人把猫仔从箱中取出,猫妈妈就急着叫要,人把猫仔放在外边,猫妈妈会跳出,用嘴把它们一个个叼回去,却一点咬不伤它们。
猫妈妈善良。它从不计较人的粗暴。以它逮老鼠的本事,对付人的手,不在话下。可它深记人的恩德,好处,嘴和爪总是格外留情。
从前养过的一只猫,在人都睡下之后,不知嫌怨了人的什么,居然将三个猫仔叼到一里外的某家,一次叼一个,整整跑三趟,不厌其烦。
猫这动物真怪!当娘的将孩子养大,图它什么?
人呢?人多多少少会得到回报的。
据说,猫仔长到半大,会有人来要,只好送人,猫妈妈自然不得做主。从此一别,来日难相认,直至身边的猫仔全无,方才喵喵地叫上几天,很伤心。
又据说,即使无人要,猫仔迅速成长,当长到猫妈妈大小,也会迷失亲缘。
猫域的世界,有着重要的诱因和迷障,让人的喜欢着接触,探索……

D 猫仔之死
猫仔的头大拇指大,可好看。嘴上有柔柔的胡须。猫妈妈在舔孩子的时候,棉花卡嘴里了。人帮它弄掉,一会又卡住。于是将棉花撤掉。猫妈妈守着娃娃们!它身上软绵绵的毛多么好看呀!猫仔在妈妈身下取暖,一定舒服!
可时间的疼痛在人睁开睡眼时突然发生,两个猫仔已然冻死——猫妈妈不在箱里了。其余的两个猫仔,身体凉凉的,可怜。人赶紧用体温保护他们。猫妈妈呢?你那么好,可怎么擅离职守?猫妈妈呢?你是去打食,好有充足的奶哺育孩子?
人在正伤痛的时候,又一个猫仔仰翻不能爬起,嘴巴大大地张。不用说,它在人的毛躁的手下去了天堂。幸存的猫仔苟延残喘。而人全然不知这痛苦的历程。人悲哀于猫的命运,也困苦于自己的卤莽,决计要救活后一只猫仔。用麦管喂它纯牛奶的办法终久感动不了上苍,猫仔尤其怨恨人类的无知,于是在一个瞬间于茫茫的黑暗中去追随它的兄弟姐妹了。
猫妈妈呢?猫妈妈脸上多了迷惑的表情。可它终究像无事一般,待过几天。它是不能相信如此残酷的现实吗?还是误把棉球当做娃娃?它这些天可是尽责的,常不离身。你的孩子都去了,守着,又有什么用呢?人家说,猪养儿在的算数,你也是吗?你一个孩子都没有了,你是比猪更蠢的吗?可你不是这样的呀!从你在房檐上呜呜咽咽的长叫声中,我听出了你内心扑朔的震痛。面对希望的灰飞烟灭,茫然无措的你正在想什么呢?

E 殇
后来猫虎妈妈又生养过几只儿女,都特别可爱,送了人,最后留了一只小白猫,最最可爱。大猫逮了肉不吃都送给小白猫,小白猫身上精光精光的白亮,胖胖的却不臃肿。后来它渐渐的大了,我有一次回去,差一点想把它送了人。娘有点不舍,但还是同意了。但最终是我变卦了,没有送。小白猫后来死了,大猫也死了。

后记:
之所以能前前后后写出如许裹脚布般的琐碎,源自出对猫深心的喜欢。在我们贫苦交加的岁月,猫儿给了我们许多欢乐。
不怕别人笑话我长不大,喜欢就是喜欢。喜欢逗它,摸它,喂它,耍它。然后,今天这一切都已成往事。
更新换代。先前我所爱的所写过的猫都已死去了。不光是好人不长命,好猫也不长命。现在娘喂的一只白猫,据说是半路被我们收养的,说到根上其实不是我家的。它见了人就逃窜,又不白净,不喜欢。
不过爹和娘却没有歧视,照例对它好,不然它是活不下来的。爹以前不让猫上炕,见了就打,现在渐老了,心愈发的慈了,时常念道着猫儿在旧房子里,吃不上什么的。
我对猫开始有了不喜欢,一是因为现在没有了好猫到我家,也是由于一个家中有猫的人出现而彻底覆灭了。当猫儿给我有过的欢乐不再重复,便觉得这是弥足珍贵的了。

2

“树缘”系列散文(序)

九月 6th, 2012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序:前世或许就是个木头吧,所以生就的木心,念念是木,像草呀树呀什么的。花儿我不敢拿来说,我这样的丑人,花若被我描画了,不知成何丑模样了!
唯独对草木,心有灵犀,怜其静寂无声,爱其绿意浓浓,喜其果实累累,感其与人同象……
多年来,在山林里长大,如我,与各种树结下深情。这深情始能体悟得出,原是近两年的事。试想没有多个阅历,有谁能悉知这一树一树的好处呢?
与树在一起的日子,我就是树间一木,随春夏秋冬,逢雨露霜雪,或披绿衣,或上花枝,自自在在的活了几年。只有一点不同,我不能像别木一样结果,不能舒放的枯老,我被世俗卷挟着进了城市,一点点的沾染了恶浊,空虚而孤独的活着。
警幻一梦,终有醒时,悬崖勒马,终不为晚。梦醒时分,终于记起了当初,怎不怀念和众木一起生活的日子?
我记起了那一棵棵树。桃树,杏树,,栗树,苹果树,槐树,枣树,酸枣树,黑枣树,,香椿树,梨树,松树,杨树,榆树……高的,低的,老的,小的,胖的,瘦的……
8

大堰子的桃树

九月 6th, 2012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我老家灵寿,因住在山区,地亩不多。记得小时候,我家有一块地比较大,我们称作大堰子。一块地有什么好说?我要说的是大堰子的桃树。
大堰子临河,却在河之上。我们那里遍是梯田,这大堰子就是这条河的第一节梯子,是一节比较高的梯子,从河到“梯子”处须走百步。大堰子上面还有几节梯田,靠着大山,山上有土有石,长着草,树,开花,结果。
我要讲的这棵桃树,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它所处的方位,就在地边缘处的两块巨石中间,能活动的余地也就一米见方。我从小到大,见证了她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再往后因不常在家,就不知道了。
这棵桃树虽然多次在我眼里过,然而这么多年,现在想来也只是模糊的印象。不必说它长的什么样,我只是常常的想,这棵孤单的桃树,为什么就没个伴啊?初来此地时,记不得风刮来的种子,还是被人移栽过来,怎么偏没个伴啊?还好,地里有时候铺着绿,还守着河,河是美的,清的,动的,听那淙淙的声音,小桃树的世界满是梦,少了些愁怅,但又多了寂寞。
我不会说这棵桃树的生命是如何如何的顽强,那样似乎太陈腐老套,在我的经验里许多东西都很坚韧,我不会因它生在紧夹的地方遭受了一点肉体的痛苦,就夸大其辞。我喜欢把她幻成一个人的模样,于是我的眼里满是爱怜。这样一个美人,在这样一个地方,舒缓的成长,纤纤身材,摇摇手臂,袅袅花姿,小红果果,细看细品,散发着很难得的诗意。
梯田的平面形状其实就略似个直角梯形,靠河的这边是长边,里面的是短边,桃树这边的地线就是直角边,那斜对的自然就是斜边了。直角边上靠里的大石头是我经常爬的地儿,上边连着另一块地。有趣的母亲力图做到物尽其用,在小桃附近的地皮上点上几个籽,待秋天这石头上、桃树上,还会突然出现几个瓜,或扁豆角,躺着的,悬着的,很有意思,很难忘。
更有趣的是娘会在大堰子靠桃树的边沿开辟出些地方专门种扫帚,产的籽叫地肤子,待绿时或红黄的成熟季,一个个丰满的身体在田边张扬,散着香,通观整片地,怎么看怎么惬意,怎么闻怎么舒服。再看那棵桃树,她也在招摇,在和我们一起笑。(红木船)

 

回家这天算是帮父亲干点活吧,临中午开始下山往回走,眼光随便一扫,居然看见了令人心动的山丹丹花,心里一惊!脱口而出:“这什么时节,它怎么还开着花?”说话间已上前猫腰触摸了。转念一想,我真糊涂,山丹丹花本就是从初夏开,一直到秋实季节的,我原是把这花错当成是去年的了。一种梦境顿时笼上心头。似乎是一转身的时间,什么都变了,又仿佛什么都没变。这真是,岁月轮替梦未觉,山丹花开又一年。
是的,山丹丹花又一次热烈地开放了!
>
>最喜欢细细地看山丹花了。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好。山丹丹花近些年多起来了,但你要刻意去找寻,还并不容易。比较而言,高山上、悬崖上等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它们生的越是出脱,花开的越是精彩,精气神儿越是高昂。当其欲绽未开之时,骨朵青中映红,最头起的一点,胭脂匀染,微微吐露,似红楼女子中将启未启的朱唇;值盛开之时,远看,几束长长的弧形枝干,正挑着一小团一小团光焰,红红火火;近看是仙女的指尖撑向后背,手掌上轻托着一颗颗星,奔放的花蕊像极了姑娘脸上浓淡皆宜的笑,蜜一样甜。
>陕北信天游里就有一首关于山丹花的好歌:
大雁听过我的歌
>小河亲过我的脸
山丹丹花开花又落
>一年又一年
大地留下我的梦
>信天游带走我的情
天上星星一点点
>思念到永远
>这歌听起来已有点老,但能帮人追回记忆。早在我8岁时就开始唱了,原唱好像是李娜。我对音乐本是不通,但听到“山丹丹花开花又落”,那时小小的心便倍感亲切,现在想听,只能在网上听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正忙着毕业的一系列事情,准备论文、答辩,领就业协议书,提前琢磨找工作的事,领让人激动的毕业证,和老友欢聚,……像海中漂浮不定的一架竹排,晃晃悠悠,不知去向何方。最后还是回了家。家没有什么好,只是不缺温情,还有我所爱的山水,这些都是真的,所以爱。这个季节,我最偏爱的花当属高山上那红艳艳的山丹花了。
>毕业后闲呆了两个月。逢偏热一点的中午,有事没事,常和父亲来两杯,有时是啤酒,有时是别人送给的枣酒。喝过,倒头一睡,什么都不想,梦里什么又都可以耍,真是太自由、太舒服了。至今回忆起来相当好。还有山丹花的记忆。两个月里,能够胜出于此的唯有山丹花带给我的清新的记忆。在山上游转,偶然见到山丹花,细细地欣赏,并说上两句话,然后悄悄离开。实在喜欢,也会挖出来带回家,很是美好。有一回和父母刨完了土豆,突然来了玩劲、有了闲情,竟然把一些野花从野外挖掘回来想要栽到院里,其中就有山丹花。此举竟让父母批评得够戗,以至于连我都自认为是很差劲的了。
这类事其实在我十七八岁时就有先例了,所不同是,那时还特为山丹丹花写了诗,现在却少有这诗情了:
>返家的路上,
捉了许多花
>其中就有山丹花
连根带花
>把它们移进花盆
望那骨朵青里透红
>我的喜爱
化做风
>变做雨
“我发誓定要你开花”
>拄着笔
方格纸上深情地抒写
>沙沙沙

>你呀,欢快地歌吟
我呀,莽撞地成长
>山丹花的脸蛋更透红了
它那纤细的脖子
>羞答答地

>我就问
“山丹花,你好大意
>你被我采到了夏日里最美的诗。”
山丹花耸耸肩,一笑
>“其实,我早在你的笔下
生成了诗一样的花粉……”
>把山丹花从高山上移植到自家院内,其实是一种自私的想头,让花经受痛苦不说,还让它们像我一样被封闭了视野。山丹花很快被鸡啄了去,我认为是自己罪过,便决定再不干此类蠢事。谁料,我还是因为着一种自私的爱,仍然犯错,这毛病不知何时能改掉。
>n年前的旧作 红木船

7

所谓末日之夏 珍视你的美和好

五月 23rd, 2012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素颜朝天
蘸满了阳光
这日子过的开心
看一眼
再看一眼
又看了一眼
那朵花儿
你绚烂的笑
扔掉我烦恼
那朵花儿
我的花儿
谢谢你让我来到
所谓末日之夏
珍视你的美和好
如彩云随风不老
素颜朝天
蘸满了阳光
这日子过的开心
看一眼
再看一眼
又看了一眼
那朵花儿
你绚烂的笑
扔掉我烦恼
那朵花儿
我的花儿
谢谢你让我来到
所谓末日之夏
珍视你的美和好
如彩云随风不老

0

复原旧时光:如梦校园

五月 20th, 2012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阔别了嬉笑玩耍过的校园
恍恍忽忽一段时间的沉淀
生活的琐碎丝丝勾连
许多美好总是让人思念
你说你大学怎样空泛
你说你快乐何处上演
日日日红,
如此重复,灵光不闪
记忆再怎样模糊一尘不变
总记得要把好花好果拾篮
工作的失落悠悠颤颤
你说你的心如死水一潭
再不相信话语里蜜甜
再不随便和人谈情感
不知不觉,受伤不浅
不由自主,我追我缘
苦苦乐乐的大学三年
再回首生几多遗憾
再受伤也不心灰意懒
再无助也不卑膝奴颜
真想好好的在大学再玩上几年
飞着跳着耍着在校园的一片天
再不要让胆怯丢失我的浪漫
再不要让病痛阻隔我的情缘
红木船作于2007 2010重改

也许是看惯了,比如春夏秋冬四个字,单从字形上看,春给人一种张臂欲飞的感觉,夏显得独具个性,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下边供着火料,热气不断上扬,秋显得沉静安详,冬显得简洁。
夏有时像一位热情好客的女子,永远保持一种火热高涨的状态。又像是一位爱打扮的女子,喜欢着绿装,披花戴绿,把自己打扮得妖艳多姿。偶尔还耍些小脾气,这时云挤风涌,落泪成雨。
有时又像一场梦,热气熏得你懵懵懂懂,昏昏沉沉,再喝些啤酒红酒之类的冷饮,身边如果再有情侣相依,这梦便做的愈加深沉了。
夏有时又是一个传奇故事。夏天是浪漫的,也是曲折多事的。因了人心底里的各种因由,许多故事如丝如缕地演出,让人为之愁烦为之动情。夏最易撩起人心头的浮躁不安,也总是惹出人深深浅浅的欲望。许多事情,方才还一片辉煌,转眼就可能消沉下去。常常是,今是昨非!
夏天又像一条寂寞幽深的小巷。声音和热度可使人暂时忘却某些东西,可一旦沉静下来,不知是吃错什么药,有时莫名就忧伤,这心情就像漫步在小巷,走着走着,心里又像记着什么,等待什么,轻的风细的雨此时成为陪衬,扑着敲着那浮乱又多情的心。
夏天有时像个妒妇,戚戚艾艾,牢骚不止,让人逃之不及,避而不能,你再难受,也得听她讲下去……
夏天就是这样一种味道,一种魔幻性质的味道,时甜时苦时辣,飘忽不定。夏天是难以捉摸的,朦胧的,色彩斑斓的……

红木船作于n年前 n≥5

站在成功旁边

有一位农夫正在耕作,这时上帝出现了。
农夫问上帝:“我长期孤零零一人,既填不饱肚子,又受地主压迫,你有好的办法让我脱离苦海吗?”上帝说有。
“怎样做?”农夫赶紧问。
上帝说:“充分发挥你的眼睛和心灵的作用。”说完不见了。
农夫就追呀追,来到一块大青石边,睁大眼,看到里面有黑色的闪光物质。他想是铁。可怎样提取呢?农夫想不出法子,正要前行,看到一只老虎,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而老虎并不凶恶,它眯着眼,正懒懒地睡觉呢!农夫想自己肯定不是老虎的对手,倘若与之搏斗,必死无疑。当他行出一里,发现有大片荒地。凭他的记性这绝对是没主的。他本要利用这块荒地,可想:区区一块田能让我脱离苦海吗?这样,一个个目标出现,又一个个被推翻。日头落山之际,上帝终于又出现了。他惋惜地对农夫说:“那么多次你都幸运地站在成功旁边,可是你没有抓住。
事实上,大青石是你的财运,老虎是你的伴侣,那片田地里将有你吃不完的粮食。可是你都让它们溜跑了。”而我们人呢?又有多少机遇光临我们的门槛,而我们却失之交臂。机遇的来到悄无声息,庆幸的是我们还有一双慧眼,一颗慧心。

 

机会无处躲藏
我的一个朋友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部落,男人不叫男人,叫“追逐”,女人不叫女人,叫“机会”。这个部落虽然有各种严格的制度,但有一点不容置疑,提倡婚姻自主。所以“追逐”都比较大胆,有时费尽心思,讨好机会,可“机会”就是不喜欢他;有时,“机会”心情愉快,偶而登门,“追逐”却因为一时想不到而错过,“机会”就看扁了他;可也有这么一些“追逐”,从来好吃懒做,一切依靠父母,他们以为婚姻是道程序,等长到十七八,“机会”自然会上门。同样也有这么一些“机会”,她们虽然也佩服“追逐”的恒力,明白对方的一片真情,可她们也看到他们的粗暴、疯狂、自私,迟迟不肯嫁给对方。不过,部落开明的正气一直占主导地位,以至“机会”无处躲藏。 在地头,“机会”耕田,“追逐”帮忙,和“机会”搭话,两人相恋;在森林,“机会”砍柴,“追逐”夺过斧子说,以后我替你砍柴吧,俩人从此陷入爱河;在雨天,机会淋雨,“追逐”寻来干柴,篝火升腾,“机会”红着脸说,“追逐”你真好!于是大部分男子都娶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部落的后代迅速成长,繁衍,并吞并其它部落,建立了强大的国家。
在人生的王国,如何适时地把握、得到、拥抱自己的“爱人”:机会?南辕北辙,明知不可而为之,这样的机会不来;一时疏忽大意,机会也不来;不努力,坐等机会上门,没有这等好事;,不要因为我们的自私和褊狭而吓跑了机会。人生的王国,机会无处不在。当你留意机会时,机会无处躲藏。抓住了机会,你便拥有了爱情,浇开了事业的花朵,“王宫”上下,春暖花开,芳香四溢。
校园里的一个时段,q比较爱看 小故事大道理 佛理哲学故事 之类的书 借着图书馆的便利 搜集了好多故事记在纸本子上 那个时候这个确实很盛行 许多纸媒都是这故事那道理的主题 借这个机缘 我也学会了编故事 那时我不叫红木船。

0

复原旧时光:读夕阳

五月 20th, 2012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好友邀请我和张某去吃饭,欣然同意。下午时候,我和张某骑上自行车,行进在滚烫的柏油路上,谈笑风声。抬头的瞬间,猛然注意到此刻的太阳特别的美,圆圆的,红彤彤,像含着笑,旁有轻云扶摇,环抱。最妙的是,此时的太阳绝不刺人眼;相反,人与她的对视成一种心灵的陶醉,低首垂思的片刻,让人感觉到她的平和淡定,轻煦可爱。
这是夕阳真正的本色!
绝不是我少见多怪。如此夕阳,我着实见过多番。早些年,当一双幼稚的眼睛读着磅礴初起的朝日,抑或悠悠下山的夕阳,心里有懵懂,好奇。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短而曲折的过程使我对夕阳有了一种地老天荒的怆然之思。
“你看这轮夕阳,她沉着而不杂乱,望着我们,俨然一个哲学家。她发着光,再不是夏日正午的万道钢针,更不是阴天压抑的暗淡。她真是个会把握火候的智者哩!”
张某听我大发感慨,脸上染笑容了。没有说是,也不否定。 回看流动的人群,在夕阳的陪衬下,每人手脸臂膊,眉发眼神里,溢出如许沉静、自然和安详。
“光阴荏苒,再过一段时间,将各奔天涯,想来岁月何其匆匆!”我又高谈阔论。
张说:“是呀,你怎样设计人生?”
对于未来,我想过不止一回,可难以理出头绪。张的一番提示使那潜隐在心的愁怅、迷茫、沉重再翻心头。“前途茫茫,理不清,理更乱。”我说。自行车咯吱咯吱在响。
当我再抬头,天边那轮温情款款的夕阳,她已坐下一截,而笑容愈加深浓。风的轻拂吹散了心头的丝缕。
我对朋友说:“你再看这夕阳,她真可以印证到人生里去。她在天空自东而西的游移,写满了表情。得意时她狂傲,光芒闪耀;失意时她沮丧,藏入云翳。一直到黄昏这时候,苍天藉她丝丝灵泛的冥思,终于大彻大悟,把好多事情都看开了。”
张呵呵笑开了,“道理真深!咱们可还年轻着呢!”
张的话我懂。我补充说:“对!我们正年轻!我的意思,并不是向往黄昏。正因为年轻,所以我们更应该借鉴夕阳的处世态度。”
“说得好!”张又笑了。他忽然说,“你有自己的才干,为什么不施展出来呢?”
“唉,我内向的天性从来如此,怕是一朝难改。可我冲撞于现实的疯狂、无知、蛮干,你也没全看到呀!”其实我并不赞成过于表现的人生。眼见一轮优美的夕阳,那份从容的情态,让我以为,人生的最妙莫过于一种既不张狂亦不消沉的境界。

红木船在大学校园 那时发表欲强 用俗名儿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