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0

叶衣

十月 28th, 2010 / 标签: / categories: 一品红 /

    路过那棵树
    我会对叶子们
    发生兴趣
    并且想象无边
    这些叶子
    我纳闷
    红绿蜿蜒
    我兴奋见
    一树惊艳
    北京的秋天
    在冬天里喘
    叶黄灿
    伴灯火阑珊
    随风散
    憔悴了容颜
    低吻冰凉的
    大地
    眼角里
    霜花含
    扫把在野蛮
    叶衣被撕烂
    谁知她纠心的哭喊
    她爱这片土地
    更爱这棵树
    可是缘断了今年
    恨不能最后的一面
    叶子还在悬
    像雪又像叹
    像发又像怨
    路上走着的
    绿女红男
    衣服穿厚了
    他们左顾右盼
    他们心里
    只有钱
    和欲念
    叶衣的遗言
    留给飞鸟
    有种爱叫再不相见
    永恒了光年

0

《姽婳词》暗存的玄机

九月 10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一品红 /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出现了一篇祭文:《芙蓉女儿诔》,不能尽抒其意又加了辞赋,还有宝玉的一篇乐府诗:《姽婳词》。前者不用多说,只说这《姽婳词》玄机深广,阅者如果以为这只是写贾政试才,看宝兄三兄弟谁更有前途,那便大错特错;如果以为借诗体现各自的性格特征,那也不完全对。

 

很关键的几点,木头崔极想指出来:一是曹雪芹有传诗之意,二是通过闲征闲词传达老学士对宝玉管教态度的转变,三是咏叹女英雄并借机暗嵌。

传诗一说,早有定论,因脂砚斋评注里明确点明,我也时常感觉到曹公故意炫才,不拘什么样的诗,什么样的谜,他都能写。

闲征《姽婳词》表明贾政对宝玉态度的改变,这一观点不是我凭空捏造,书中曾有明确交待:

 

近日贾政年迈,名利大灰,然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因在子侄辈中,少不得规以正路。近见宝玉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还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就思及祖宗们,各各亦皆如此,虽有深精举业的,也不曾发迹过一个,看来此亦贾门之数。况母亲溺爱,遂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所以近日是这等待他。又要环兰二人举业之余,怎得亦同宝玉才好,所以每欲作诗,必将三人一齐唤来对作。

 

通过闲征《姽婳词》一事,我们明显看到贾政的另一面:端方儒雅,时有闲情,因势利导。政老以前让宝玉必要读懂“四书五经”,而此词命题却是女流之辈,又不拘形式,这正合宝玉心思,所以能写的出采。

高鹗续书费力不讨好,颇遭人诟病的一个大方面,就是太注重为兰桂齐芳的结局铺衬,没留意到贾政对宝玉态度的转变。也许是迫于政治等因素,不得不这样吧。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雪芹之所以安排姽婳情节,是借咏叹林四娘咏叹红楼女儿。早在《姽婳词》之前,黛玉就曾在扇子上作《五美吟》,这几首诗,以我看很有丈夫之气。像是出自湘云笔下,细看又不是,确切品来,是湘云的骨格,黛玉的心肠。《五美吟》如下:

 

西施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

效颦莫笑东村女,头白溪边尚浣纱。

 

虞姬 

肠断乌骓夜啸风,虞兮幽恨对重瞳。

黥彭甘受他年醢,饮剑何如楚帐中。

 

明妃

绝艳惊人出汉宫,红颜命薄古今同。

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

 

绿珠

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娇娆。

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慰寂寥。

 

红拂

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具眼识穷途。

尸居余气杨公幕,岂得羁縻女丈夫。

 

史湘云,人称假小子(假托),豪放,爽朗,趣浓,说话办事放的最开,宝钗说她话多。最能吃的时候:雪天啖鹿肉,最放浪的事件:醉卧芍药圃,最有个性的穿着:穿二(爱)哥哥的衣服。左右铭:是真名士自风唯,唯大英雄本色。

这还罢了,她还经常武扮,红楼梦第六十三回里提到了:

湘云素习憨戏异常,他也最喜武扮的,每每自己束銮带,穿折袖。

这也罢了,自己是假小子,还和人凑红火,给别人扮小子:

 

(湘云)近见宝玉将芳官扮成男子,他便将葵官也扮了个小子。那葵官本是常刮剔短发,好便于面上粉墨油彩,手脚又伶便,打扮了又省一层手。李纨探春见了也爱,便将宝琴的荳官也就命他打扮了一个小童,头上两个丫髻,短袄红鞋,只差了涂脸,便俨是戏上的一个琴童。湘云将葵官改了,换作「大英」。因他姓韦,便叫他作韦大英,方合自己的意思,暗有『惟大英雄能本色』之语,何必涂朱抹粉,才是男子。

 

曹雪芹是个懂得省笔墨的高手,一篇文字,你若单从字面看了,那就可惜了。这一点想必大家都认同。只说这七十八回,经过上面这样论证,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

 

吊晴雯 实祭黛玉

颂林四娘 实颂湘云

 

也可能是颂晴雯,颂晴雯的正直和以死无声的反抗。因当下正重点花笔墨给晴雯。

那么也就有可能是颂黛玉了,黛玉之死可能是平缓的淡淡的死,也可能略受过类似晴雯般的冤曲,在精神上有过反抗,孤拔傲世。

另外压倒须眉的还有探春。诸如以上人等,都可以和过去的“五美”同吟,因为《红楼梦》就是为女儿作传,那么,这些文弱的女儿们,就如同姽婳将军林四娘和她的部下,真正是大观园里的女丈夫!这一结论也很切合红楼主旨。

12

红楼札记:《南华经》

三月 20th, 2010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一品红 /

《红楼梦》读至第二十一回,有宝玉读《南华经》的情节。

录《南华经.外篇.胠篋》部分原文:

故绝圣弃知,大盗乃止;掷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绝钩绳而弃规矩,俪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

 

上面这段意思大体是说天下之所以有鸡鸣狗偷盗,都是聪明机巧和金玉名利造成。比如为防止小盗,把箱子封得死死,而大盗一来,正盼着箱子紧固呢,正好连箱子都盗走!表意如此,看似荒诞,却隐含着对伪学的抨击。有文化的人和没文化的人不是一个层次,过多的教条没有用,要想这个社会没有盗贼,唯一的办法是消灭文化武装的假圣人,返归天真纯朴。

宝玉读到此文的心境正是和袭人有点小小不快。原是袭人有点争风吃醋或小性的意思。宝玉将南华经作了发挥,意思却别开生面。

 

焚花散麝,而闺阁始人含其劝矣;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减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彼含其劝,则无参商之虞矣;戕其仙姿,无恋爱之心矣;灰其灵窍,无才思之情矣。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罗而穴其隧,所以迷眩缠陷天下者也。

 

宝玉的骨子里是天真纯朴的,因为他本来就是石头,是假的宝玉。所以读见《南华经》能有此深心之感,不在意外之中。而宝玉的创造者曹雪芹,从他的个人行为和作书风格来看,也是反对儒家的一套腐朽无用的东西的。他主张人性自由,随意为之,旷放无羁。

但具体到这个续文来说,我看却有更深次的意思:

这段续文大致是说,没有了花麝钗黛等美好之物,世间的美丑善恶便没有什么区别的。这段话我看很矛盾。前边好像是赞美世界诸如花麝钗黛等美好之物,因为他说没有这宝钗的仙姿,便没有了恋爱之心,没有了黛玉的灵窍,才思之情无可发。可最后突然笔锋一转,说这四者都是迷惑纠缠于人世间的怪种!

这不奇怪,在《西江月》中,老曹都将宝玉贬了个够戗,其实还不是在夸?他这种手腕用的多了。而宝玉之所以最末来这么一句,也是因为心气不顺。因为女儿们和他的纠结。此时与袭人之间仅仅是导线。

由此可见,此续文与原作根本上是不相同的。所反映的性情是一样的。而续文运用的语意双关,更是值得反复捉摸。宝玉有意将花、麝、钗、黛等物象与眼前的好人做了个对应。四者都是世间美好珍奇之物,对它们的体悟可直接通达对四个人的体悟。而且,续文似有意将四个人归为人世间四类美好的人物。

还有宝玉将袭人与宝钗黛玉同比,还有袭人的名字可是宝玉给起的。还有更多关于袭人的精采描写,比如袭人说要离开贾府,宝玉那个情急劲儿。都足以说明,袭人在贾宝玉心中的地位。麝月突然冒出来也比钗黛,我却有些不理解。不过,麝月这丫头也是红楼里相当重要的一个角色,可惜我对她还不是很了解。

我的理解是,这个麝更多的指向史湘云。因为当时的情节是史湘云也在林妹妹那里,贾宝玉急于见她们,袭人不愿。史湘云有男人之豪气,有女儿之俏皮。当然了,李宇春离她还差得相当相当远。史湘云的雪天啖鹿肉都是精采之笔。她还有金麒麟,人们一般认为长颈鹿就是麒麟的原型。麝是什么?也是一种鹿。

曹雪芹挺重视《南华经》的,他托它言了不少志。后来史湘云无意把黛玉比作了戏子,黛玉朝宝玉生气,宝玉一时无着,私下占有一偈:

     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并填了一支《寄生草》: 

    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

 

后来黛玉宝钗几人见了,黛玉挖苦宝玉之后,思悟遂续偈文: 

    无立足境,是方干净。

 

并借宝钗的口,说出偈文的意思,正同“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此意。

具体何意,大家理解,我不懂。手机读红楼,凭感觉臆猜,见笑大方之家。

0

别黄冈诗三首

一月 21st, 2010 / 标签: , / categories: 一品红 /

 

2009.11.21—2009.11.23

三首

 

A

踏足龙王山,赤壁多少年?

一生文图展,苏子知足矣!

 

B

欢乐今昨夕,转瞬变尘灰。

木头造木船,沉舸在今朝!

 

C

万物浮与沉,变幻梦一场!

苦乐何足牵,心轮转阴阳!

 

   

0

为什么会有真假宝玉?

十二月 17th, 2009 / 标签: / categories: 一品红 /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这首诗不用说,是写贾宝玉的。

贾宝玉和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之间有着不可回避的情缘,贾史情缘当在下部中重点描写的。还有一个甄宝玉,给人的印象似乎是虚笔带过,没有多少故事在。凭直觉,曹雪芹设置这个人物大有深意存焉。

女娲补天时余下的一块无用的石头,无材可补天,后来变成了假宝玉,幻化人形即成贾宝玉,徒有光华的外表,其实败絮其中,《西江月》一诗就是传承了石头情状并有发挥。

贾宝玉是个什么样的人?除却外在事实所体现,我们发掘他深刻的内心,既有封建社会公子哥的部分残余,更有旧社会人性当中最光辉的一面;他既有文弱书生的姿态,也有桀骜不驯的反骨;他崇尚深入骨髓的知己之恋,但同时也会为尘世俗欲所牵动;他以广远的情思博爱美好的人和物,可也造成过像金钏之死这样的悲剧。他,贾宝玉,自私而高尚,多情又无情!

这个贾宝玉,他活的那样真切,那样生动,就像无稽崖下的那块石头,种种个性积于一身,让人为之萦思不绝。想当年曹雪芹写他应该是最轻松的,该打该骂由他,随笔而来,落拓不羁,自成一体。他对书中主人公从没有第二人像批点宝玉一样直露,而且又是欲批实辩,似贬实褒;这个宝玉身上太有雪芹的影子了。

而那个甄宝玉呢?不错,他是真宝玉,可是他的价值在哪里?半部残书无处寻找,高鹗续笔尚还凑意。关于甄宝玉,《》第五十六回说,江南甄家遣人来送礼请安。甄府四个女人一见贾宝玉,说两人模样性格均极相似,然后宝玉对着镜子睡觉,梦中见了甄宝玉。第五十七回也交代了甄家家中形景,自与荣宁不甚差别。高鹗续书中有二人对话,反映岁月变迁后的性格差异,大意是说甄宝玉走了一条仕途经济之途,贾宝玉说他“不过也是个禄蠹”,与之“冰炭不投”。按照曹雪芹的真假逻辑,设置甄宝玉意图即在此?可能是,也可能是想借此点出一些与贾宝玉不同的真人真事,而又不便于直白,只好假借传影。

人名及地名撰写上,曹雪芹常常赋予其和扑朔迷离的隐寓。甄贾宝玉也不例外。甄贾宝玉其实就是两块玉,一真一假,真的不真,假的不假。假作真时真变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清周春《红楼梦约评》:“甄贾两宝玉,从《西游记》两行者脱胎。” 俞平伯在《读红楼梦随笔二则》中说:“如甄贾宝玉,一式无二,即《西游记》之真假悟空也。” 先人对此早有发现,木头崔此处是略补新识,稍有发挥。

因为红楼梦是残缺的,我们不得而知曹雪芹最终将两个宝玉统一起来,又安排他们怎样的结局,真了又怎样,假了又如何?还不都是人生一场?据此我推想,这个甄宝玉是宝玉原型真实生活中的另一个影子。

《红楼梦》一书充满了辩证思想,真与假,无与有,美与丑,清与拙,阴阳论,意淫与滥淫等,均有涉及和阐发。不但有真假宝玉,还有清拙宝玉。

宝玉曾说女儿们是水做的,男子是泥做的,但实际当中,宝玉的原始形象,正好可以用清拙二字形容,既清又拙。因为贾宝玉是真石头,沐受了天地之气,阴阳之精,所以又是清的,而后来因在红尘中经历了梦幻一场,又含拙了,反映在书中就是既清又拙的宝玉形象,而借甄宝玉之笔轻轻点过,虚虚实实,诱人入思,妙不可言。

人的性格绚烂多姿,变化万千,大部分人多重人格,有的还有棱有角。或者可以这样解释,甄宝玉的身心里藏着一个贾宝玉,贾宝玉的身心里藏着一个甄宝玉,甄宝玉理性大于感性,世俗大于朴真,贾宝玉感性大于理性,本真多于世俗。所以,我归纳为,人的一生,就是真假两个宝玉互相打斗的过程。

是否也可以这样理解?贾宝玉和甄宝玉代表了人的两个结构?一个是灵,一个是肉,贾宝玉是灵,甄宝玉是肉。类推之,钗黛是否合一?钗黛看似两个人,其实是一个人的分身,正如真假宝玉?还有脂砚斋,看似一个人,其实合了两个人的名姓!

曹雪芹不仅是文学大师,还是一代寓言大师,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借人物对话故事揭示出人性的庞杂和多重人格的争战。他能够做到将人物假设,用故事生活的演绎自动推出人生的结局……

通过《红楼梦》,曹雪芹给我们展示了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动态的人,我们在解味他人解味名著的同时不妨多解味一下自己。

木头原注:木头我从来没有服过谁,但当弟弟木头崔把这件事告诉我时,我信了。我真的信了。
我相信中华民族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这样一个民族不乏故事。有说不完道不尽的离奇,有抽不完理不尽的爱恨情愁……有雄才,有巾帼,有泣人泪下的英雄,有各种风味的女子,有熊才,还有狗才。有骂人的鬼才,有熬夜的奇才,有装蒜的英才……
但木头就不行,木头其实想说的是木子李,她绝对是国家一级演员,可惜她没想过去找北影签约演戏,北影架子大也没来找她。木头为了说明这件事,竟然扯到了中华民族,引题这么大,天都笑出声来了。你说木头不木头?简直是枯木槁颜了!
人们形容会装的人叫装蒜,据其来历虽然是有很正确的说法,我还是有点想不通。其实应该是装算。能装会算,也就算了。要说装蒜,男的还好说,现在的男装设计了不少口袋,还能装得下几颗蒜,想吃就吃,臭就臭吧,要不叫臭男人呢。但女的就不好说了。现在流行时髦,女孩们的衣服口袋不是没有,就是极浅,就是设计了也不装一些累赘东西,都是手提一个时尚的皮袋子的。纵然是口袋里装了蒜,人们见了,问:“你装蒜干嘛?”这女孩将有何话说?多么尴尬的事!
本来这木子李是一级演员的装蒜水准,该叫李大蒜,但她年纪正轻,学苑级别,当他叫我弟崔大蒜的时候,我弟认可了。我们总是想着秋后算账,为时不晚。我弟弟也不傻,他不叫他大蒜,他叫他小蒜。我看是对的。一个小蒜,包含了多少柔情!
追根到底。话说这木子李到底在哪里装蒜了?唉,这个吧,就不能多说,许多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有时嘛,在一些微妙的东西上面,人人是很会装的。不然就不会有人说很多人都是戴面具的。恩,戴了面具吃蒜,不方便吧。我见识少,大人勿笑了。
为了同情大家听我罗嗦了这半天,木头千辛万苦把在西天记录的一些妙物重新找了来(本来是遗失的),算做佐证,也看得具体明白。
这记录的引头是我弟和木子李的一个离别。将离别,简单送个东西是吧。怪的是,送了东西却说没送,便蹊跷了。这让我弟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直到现在,他说起这件事来,一副惶惑无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