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2

“树缘”系列散文(序)

九月 6th, 2012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序:前世或许就是个木头吧,所以生就的木心,念念是木,像草呀树呀什么的。花儿我不敢拿来说,我这样的丑人,花若被我描画了,不知成何丑模样了!
唯独对草木,心有灵犀,怜其静寂无声,爱其绿意浓浓,喜其果实累累,感其与人同象……
多年来,在山林里长大,如我,与各种树结下深情。这深情始能体悟得出,原是近两年的事。试想没有多个阅历,有谁能悉知这一树一树的好处呢?
与树在一起的日子,我就是树间一木,随春夏秋冬,逢雨露霜雪,或披绿衣,或上花枝,自自在在的活了几年。只有一点不同,我不能像别木一样结果,不能舒放的枯老,我被世俗卷挟着进了城市,一点点的沾染了恶浊,空虚而孤独的活着。
警幻一梦,终有醒时,悬崖勒马,终不为晚。梦醒时分,终于记起了当初,怎不怀念和众木一起生活的日子?
我记起了那一棵棵树。桃树,杏树,,栗树,苹果树,槐树,枣树,酸枣树,黑枣树,,香椿树,梨树,松树,杨树,榆树……高的,低的,老的,小的,胖的,瘦的……
0

红木船《核桃志》

八月 4th, 2011 / 标签: , , , , / categories: 松林忆 /

凡树多见我笔下,唯核桃树似不见提。非真冷落,是内心倚重,实不敢轻易下笔。而我享核桃之福二十年有余,渐至老大横秋,凡事缕缕于心,亦无须灵感激发,所闲之日无多,趁此漫漫永夜,略志核桃一二:
幸生山区,山水自然,人情世故,略通一二。彼山石耸立,形象类虎狮者多矣;九曲河道,恰似针线缝缀了山顶至平原。草木有情,虫吟含细,风雷雨动,经春夏秋冬,气象万千,能言者羞于尽形,虽神人亦不敢妄拟。花开万千,或成群或独守者竟多不知其名,树株成林,尢以松、杨、槐及核桃树为众。若论树之繁简,诸如荆条等小树种为多,因其小弱遂为人忽略。
核桃树大,然不负其形,因多有年,根深树高,壮硕虬劲。春上轻绿,夏著华茂,旧枝自颓,新梢自舒,叶似手掌,纹络晰晰。徐秋日,青果胀大,渐至鸭蛋大小。侵入深秋,青皮自脱,有内分于坚核而外不露声色者,有半脱且衣掩掩者,有皮核分而落于异地者,有落于草棵者,有落于路面者……落地之声,不一尽形,自可随想。
核桃实为多裹。外有青皮之褪,内有坚皮之护,更可甚者,其仁又有苦膜之依。当其似熟犹未熟,皮褪犹未褪,童稚求鲜之心急,于路边某树下,石掷三四,往往强褪,遂致手上尽染,香皂亦为无奈。于是讲台之下,学生举手答题,平时举右手者改举左,举左手者改举右,以避偷耻。
核桃之形,大大小小,硬度稍差,因树种之异自不同也,即一树亦有分歧,为虫害者,风运光照不佳者,先黑青皮,再蚀内仁,是为黑核桃也。然而有不解者一,纵风运水时光照之不佳,黑核桃亦多香甜可口者,只仁形略瘦而已。
桃核之坚,人皆知之。破核之法,不一而足。乡人自是随意,或用石敲,或用牙咬,或用手捶,或用脚踩,或攥双互挤……城里人则多借门缝挤压之,或以凳子猛击之,亦有破核不开无奈弃食者。不知何年何月,我见有人用钥匙开之,极爽利,后每用之,多以此法。遂有调侃:一把钥匙开不只一个核桃。
至若核桃之味,欲尽言而不能。当其初熟之时,仁质生脆,皮膜苦涩,大人多轻揭之,小孩则少讲究,唐突之间,皮仁尽入小腹。青涩时脆生一味,带青皮囫囵烧之又一味,合馒头同吃一味,将仁儿炒了一个味,不拘将何时的核桃焖火盆里,出来又一个味……待其为农人掇之,晒之,经岁月之久曲,苦膜与仁质为一体,纡香可口,又不放任之,微苦收之,食之不厌。
核桃可炼油自不必说,还可与枣儿、栗子、花生等一齐陪粥,是为腊八粥。我上初中时,母亲曾为巧食,五谷为面,间有核仁,可用开水冲泡食之……
核桃可随处可贾,然真品无多,因商客自有蒙人之才。核桃之价不一,多贵重者。核桃之用颇众,主以补益为用,为养生或送礼之佳品。
友多问我家乡有何特产,我多以核桃相助,心下却滋味种种。何味也?自豪,羞愧,失落,彷徨。何也?因家迁之故,因我老大无成之故。家迁,旧时之山水不但别去,连一些好花好树也离了。旧地核桃无见,新居核桃未分,年年核桃下来时,乡人喜牙粗长,忙不可开交。我家却无多,仅祖父母少留之一二棵。虽此,年年能晒得一二百斤,而父母竟不食一二颗,留之以待稀客。核桃年年不忘结果,我却无果年年,每想及此,面皱心酸,愧来世间一遭。